[北京ING]生物芯片技术走出“深闺”全面应用于北京市民

2017-07-08 13: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7月8日上午,北京首个类经堂正式开门迎客,对普通市民开放。这标志着我国生物芯片技术历经17年研发之后,开始走出“深闺”,将一大批世界领先的创新成果广泛应用于社会,服务大众。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李中祥、博奥颐和董事长王国青、总裁孙义民等领导在京为首个北京类经堂揭牌洒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7月8日上午,北京首个类经堂正式开门迎客,对普通市民开放。这标志着我国生物芯片技术历经17年研发之后,开始走出“深闺”,将一大批世界领先的创新成果广泛应用于社会,服务大众。图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李中祥、博奥颐和董事长王国青、总裁孙义民等领导在京为首个北京类经堂揭牌洒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千龙网北京7月8日讯(记者 于振华)7月8日上午,北京首个类经堂正式开门迎客,对普通市民开放。这标志着我国生物芯片技术历经17年研发之后,开始走出“深闺”,全面将一大批世界领先的创新成果广泛应用于社会,服务大众。

据清华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程京介绍,生物芯片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展起来的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微量分析技术。它是一种综合了分子生物学、免疫学、半导体微电子、激光、化学染料等领域的最新科学的技术。

生物芯片技术是通过缩微技术,根据分子间特异性地相互作用的原理,将生命科学领域中不连续的分析过程集成于硅芯片或玻璃芯片表面的微型生物化学分析系统,以实现对细胞、蛋白质、基因及其它生物组分的准确、快速、大信息量的检测。按照芯片上固化的生物材料的不同,可以将生物芯片划分为基因芯片、蛋白质芯片、多糖芯片和神经元芯片。

“小小的生物芯片就像一个检测器。”程京院士打比方解释说,这个“检测器”可以通过检测人体各种各样的样品如血液、尿液、唾液等,来判断孕育阶段的胎儿是否健康,预测人体是否容易罹患某些肿瘤,指导个体化用药,并具有高通量、快速、价格低廉等优势。

北京类经堂依托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采用专门针对中国人群设计开发的基因检测设备,能够对13大类近150种中国人群常见疾病、37种遗传性肿瘤、肠道菌群进行检测,帮助普通大众找到基因中存在的健康隐患。

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暨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为清华大学生物芯片研究与开发中心。2000年2月29日,留学回国学者、清华大学生物芯片研究与开发中心主任程京,在中南海为国务院及各部委领导作了题为《生物芯片——下个世纪革命性的技术》主题报告,引起中央领导高度重视。

2000年9月30日,在国务院、发改委、科技部、教育部、卫生部及北京市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暨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以清华大学为依托,联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军事医学科学院注册成立。其注册资本为3.765亿元,拥有65000平方米的研发、生产、运营和服务设施,是清华大学“产、学、研一体化”中的一家大型生物芯片企业。

历届中央领导多次视察关怀该企业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亲临该企业了解我国生物芯片研发事业的成果,并给予厚望。2013年9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进行第9次集体学习时,程京院士向政治局领导汇报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利用生物芯片在分子诊断,尤其是出生缺陷干预、重大慢病防控及个性化诊治方面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化发展情况。

据千龙网记者了解, 程京是1999年清华大学“百人计划”引进的第一人,曾先后荣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教育部“长江学者计划”特聘教授、入选中组部“千人计划”。2016年,他还当选“北京榜样”。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开始,国家陆续投入了大笔资金对生物芯片的系统研发给予了支持,建立了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生物芯片上海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西安微检验工程中心、天津生物芯片公司、南京生物芯片实验室等研发机构,为我国在这一新型高科技领域的自主创新和产业化能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由此形成了以北京、上海两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为龙头,天津、西安、南京、深圳、哈尔滨等地50余家生物芯片研究机构和百余家生物芯片企业的市场格局。

责任编辑:戴琪(QY0021)  作者:于振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