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走近戒毒康复人员:从艰难戒毒到授之以渔的帮人戒毒

2016-06-12 15:2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要我戒毒,我想戒毒,到我要戒毒,我能戒毒......是一个过程,我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在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天康戒毒康复中心的康复人员王明川(化名)说,当时父亲勒令他必须戒毒,不然就要断绝父子关系,无奈之下他只好口头答应,实则内心是抵抗的。“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幼稚了!”王明川说。

心魔难除

“吸毒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亢奋的,可以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回忆起吸毒的那段日子,王明川满脸的懊悔,今年27岁的他,从20岁开始大量吸食毒品,从一个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到后来一无所有,“真是害苦了我了。”他说。

“小时候的我住在四川凉山的一个小村庄,那里没有毒品,有的只是湛蓝的天空和淳朴的人民。”王明川说,那时候,早上起来就是喝酥油茶,吃奶渣,手抓肉,生活简单而幸福。

转眼到了上学的年龄,为了能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王明川被父母接到县里的一所学校读书,“男孩嘛,淘气又不听话,再加上县城比较乱,就很容易学坏。”15岁,王明川就开始接触毒品,到2009年他20岁那一年,他开始大量吸食冰毒等新型毒品,越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2014年,王明川因吸毒被拘留。父亲得知儿子吸毒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将他送到了北京的天康戒毒康复中心。“别人花一年两年戒毒,戒不了的话你也不用回来!”这是王明川被送到天康戒毒所后,父亲给他留下的唯一一句话。

“开始觉得自己吸毒不会有什么问题。”王明川说,戒毒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虽然不碰触毒品,但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待了一个多月,新鲜感没有了,就特别想出去,赶快逃离这个地方。”

不做卫生,不听导员的话,叛逆,王明川用了一切办法,想要逃离戒毒所。甚至,他觉得自己并不是非要戒毒不可,大不了不回家而已。“但是最后,我还是留了下来,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得做到,不能半途而废!只有把自己心理的问题解决好,才算完整的戒断毒品了。”王明川说。

图说二:在天康戒毒康复中心,为培养戒毒人员的坚持的品质及耐心,安排她们进行除草,挖沟等农作物劳动。 天康戒毒所供图

在天康戒毒康复中心,戒毒康复人员正在进行音乐放松治疗,减轻心理压力。天康戒毒所供图。

劳动让我的心灵变得平静”

劳动,总是能在任何时候带给人充实的感受。来到戒毒所之初,王明川是排斥劳动的。“整理内务、打扫楼道,这些我都有抵触”王明川说,“当时,能偷懒就偷懒,除非有老师不停地催促,才会去做卫生。”

如今的王明川明显有了精气神。天康戒毒康复中心矫治科科长肖洁告诉记者,劳动康复的训练,是为了培养戒毒人员的劳动品质及韧劲,让他们在戒毒的路上能长期坚持下去。如今王明川每天都会去地里进行四到五个小时的农作物劳动,“种菜,刨地,除草......一般农民干的活,他都能干。”肖洁说。

“我一会还要下去洗鸭蛋”,谈到自己的工作,王明川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他告诉记者,今天的工作很轻松,只要把鸭蛋上的杂物洗干净就行。不过,也有很辛苦的时候。一次,王明川负责给土地施肥,一天的工作下来,身体肌肉的酸痛感让他“瘫”在床上。“算是主动挑战自己吧,虽然很累,但是很充实很快乐,劳动让我的心灵变得安静。”王明川说。

在天康戒毒康复中心,戒毒康复人员正在进行音乐放松治疗,减轻心理压力。天康戒毒所供图

在天康戒毒康复中心,为培养戒毒人员坚持的品质及耐心,工作人员会安排他们进行除草,挖沟等农作物劳动。 天康戒毒所供图。

授之以渔

5月20日,王明川一行人作为志愿者来到“美沙酮门诊”,给想要戒毒的人一些帮助。“美沙酮门诊”针对的是那些吸食传统毒品后想要戒毒的人开设的,当这些人戒断海洛因等毒品后,会出现呕吐、睡不着觉等一系列的生理反应,十分难受。国家为了缓解他们的痛苦,允许使用“美沙酮”进行替代治疗,但必须在规定地点才能领取该种药物。

从2015年8月份开始,王明川就以“同伴小组”的身份作为志愿者,帮忙分发药品、给前来咨询的人解答一些简单的心理及法律方面的问题。“毕竟也是过来人了,对于他们的生理感受和心理需求也更能理解。”王明川说。

现在,他基本每个月都会去一两次。“给他们提供药品只能解一时之急,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才能更好的戒断毒品。毕竟,对于任何人而言,戒毒都是一件漫长而痛苦的事情。”王明川自信的说,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帮助戒毒人员,尽管他们吸食种类各不相同,但也希望他们能尽快好起来。

责任编辑:王丹(QJ0014)  作者:徐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