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再近些|走进艰苦偏远武警部队⑦:武装版那山那人那狗:战士靠喊山排遣寂寞

2019-06-11 16:1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年前,一部中国电影《那山那人那狗》斩获了1999年国内外很多大奖。其中讲述的父子接班同走乡村邮路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而在安徽黄山余脉深处有一个现实武装版的那山那人那狗:在一座人迹罕至的神秘大峡谷中,驻守着一群武警战士,他们带着一条大黄狗,寒来暑往,年复一年斗蛇虫、斗滚石、斗雨雪,战天斗地,苦中作乐;他们闲暇养猪、种菜、读书,靠喊山排遣寂寞,却把人生信仰的高度刻在皖南群山之巅;“最后一名战士”大黄狗每天护送战士上下哨,两年走了好几个长征路,却在哨位勇斗猪獾中永远失去了一条腿……

那山:神秘大峡谷蛇虫滚石雨雪杀机四伏

山高、路陡、弯多、壁直、谷深、林密,这是千龙网记者第一次走进安徽省宣城市绩溪县金沙镇一座大峡谷的第一印象。这里驻扎着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这支目前以“80后”“90后”战士为主的部队,他们斗蛇虫、斗滚石、斗雨雪,战天斗地,苦中作乐。

2019年5月20日,千龙网记者从绩溪县城出发乘坐一辆中巴车走了大约1个小时,才到达该中队队部。该中队队部驻扎在山脚下的一块平地,只有3栋营房的营区面积不大,另外两个执勤点营区面积更狭窄,都在海拔大约1000米的高山上,而从山脚下的队部开车上山还需要走半个小时。

20190601101

图为该中队出于安全考虑废弃了原来的营房,另外选址重建营房。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1103

图为大山里出现滚石的路段已经被搭建手脚架,准备采取措施将山体固定。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1102

图为该中队部队营房周围群山环抱。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千龙网记者上山时,坐在中巴车里往外看,发现这里是一个大峡谷,这条上山的水泥路,沿着大峡谷山边而建,蜿蜒而上,路面宽度只能容纳一辆车行走。路面下就是一条山水自然形成的河谷,路越往上,河谷越幽深,也让这条水泥路更突兀地“挂”在悬崖上。而路的另一侧则是峭壁,有些路段都是呈90°与路面成垂直角度,山上怪石林立,令人有一种压迫感。

十分有趣的是,这个大峡谷也与众不同,它是呈现“多”字型结构,因而上山的路也得跟着弯弯曲曲地绕山而上。中巴车开到半山腰,就无法前行了,因为前方道路太窄,又是一道呈180°的急拐弯,急拐弯的坡度还是大于60°。千龙网记者只好下车步行15分钟才爬上山,站在海拔约1000米的山上极目远眺,发现两边山头连绵起伏,山体坡度目测在60°以上,山林长得密不透风。

“这里也只有当地几个猎户才有可能爬得进来。”一位战士告诉千龙网记者,更有趣的是,当地百姓将较高的这个山叫“下坑”,而旁边稍微低一点的山居然叫“上坑”。两座山名都正好相反,“名不副实”。战士们笑称,这个山名还可以起到“迷惑”敌人的作用。无独有偶,几年前,一个逃犯为躲避警察抓捕,居然翻进了这座人迹罕至的大山,他在错综复杂的大山里也迷路了,结果被武警战士们发现并活捉,后来交由当地派出所处理。

山里原始植被茂密,一直是野兽蛇虫的乐园,中国十大毒蛇,这里就有5条,包括:金环蛇、银环蛇、竹叶青、乌鞘蛇、五步龙等。2009年,该中队四级警士长王红强,他被钻进被窝的一条竹叶青剧毒蛇咬伤,差点丧命。

战士王昆鹏半真半假地向千龙网记者“吹牛”说:“那个五步龙蛇虽然是剧毒蛇种——人畜被咬5步内死亡,但是它是一种名贵中药材。现在五步龙也少见了,要是万一让我碰上了,就能抓一条五步龙发财啦。”战士们乐观归乐观,人们真见了剧毒的蛇,不踩着《西游记》里“红孩儿”的“风火轮”瞬间“消失”才怪?为了防止蛇虫侵扰,他们在营区和路边撒石灰和雄黄驱离蛇虫,上勤路上都带上一根棍子随时准备赶蛇。

山里气候多变,雨雪天更是杀机四伏。2007年,安徽绩溪县天降特大暴雨,王红强作为安全员观察到山体出现松动滑坡现象,立即向驻点排长报告,有效避免了一起泥石流事故。后来,该中队不得不废弃了原来的营地,在下坑另一个高处选址重建营房。其实,战士们平常也会时而遭遇山上滚石袭击,只是他们也想出了对付滚石的妙招,他们把路边垂直的石头山体用水泥和钢筋加固,有些危险部位用钢丝网罩住……

一到冬天下大暴雪,战士们双膝没入40厘米厚的大雪中往返哨位路上,还会穿着防滑草鞋,用一粗绳子将战士们栓成一串,沿着悬崖一侧行走,一看、二停、三过。十多年来,从未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战士们戏称,当兵两年在雪地“漫步”悬崖,既练就了胆量,又练就了一个“走悬崖”的绝活。

那人:战士养猪种菜读书信仰源自皖南红军

安徽绩溪的大山地理环境复杂,植被丰茂,野生动物繁多,也曾经洒下过革命的火种。1934年10月,中央革命根据地第5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同时留下部分红军就地坚持游击战争。项英带领红军战士就是利用这里的特殊地理环境,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面对蒋介石的疯狂围剿,艰苦卓绝地斗争了4年多,竟然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以至于毛主席在延安获悉项英等战友们还活着时,激动得留下热泪……

85年前的战争硝烟虽然早已散尽在深谷幽潭之中,但是红军艰苦斗争的精神却流传至今。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也是一支有着红色血脉和光荣传统的部队,其前身为1943年3月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4军100师300团9连。1983年12月,这支部队换防到绩溪县金沙镇,主要担负武装守卫任务。

20190601107

图为孙睿晞在接受千龙网记者专访介绍部队情况。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1104

图为战士们在山林里移栽过来的野生茶叶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1108

图为营区厨房正在为战士们做的凤爪。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06年,百年不遇的大暴雪让安徽绩溪县全县断电、断水,大雪封山还造成该中队驻地断粮、断路,官兵们踩着没入膝盖的大雪下山,用盾牌拖运物资,一步三滑、跌跌撞撞地拉上山。战士李晓杰说,山上没电,就烧酒精炉,酒精烧光了,就烧柴火。如今,该中队上坑执勤点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土灶,随时可以用来烧火做饭。

吃饭、上哨、训练、睡觉,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在这个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识、也没有网络信号的深山里,全中队战士们一日又一日地重复简单、枯燥、乏味的工作。华东政法大学毕业的孙睿晞,被分到这个大山里,一干就是7年多,他告诉千龙网记者,他这几年在山上把《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也被一字不落地、认认真真地读了好几遍。

精神上的单一和苦闷,成了这座深山里绝大多数战士的最大苦恼。孙睿晞每天带着战士们去“喊山”。“喊山”原本是山里人开心、沮丧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去山里吼上那么两嗓子。山里人就把这称为“喊山”。山里人喊山是发泄、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是祖祖辈辈想走出大山的心愿。而战士们喊山,只是喊出心中所想、心中所爱、心中所痛、心中所喜,他们有的喊父母亲人安康如意,有的喊祖国万岁、人民万岁,有的喊出对老婆孩子的思念,还有的喊出对未来的梦想……

战士们喊山排遣一时寂寞,还得继续回到现实岗位该干嘛干嘛去。2007年,为了让大家吃上新鲜蔬菜,该中队司务长张平根在营房乱石缝里撒上南瓜种子。没想到,这些靠天吃饭的种子,绝处逢生,居然在石缝里生根、发芽、长出嫩苗了!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南瓜芽儿长出藤蔓,开出花朵,秋天结出一个个金黄的大南瓜。

战士们又找到活干了,尤其是2014年时任代理司务长陈泉龙提出养猪种菜、自给自足后,官兵们拿出当年“南泥湾精神”开荒种菜,养猪养羊,年年丰收,成果累累。如今,千龙网记者还在上坑、下坑营区,看到了战士们饲养的数头猪和数只羊。

在下坑营区,战士们还在原始森林里找出野生的茶叶树,挖回来种在营区的一块呈大约60°的山坡上,建成一个“战士茶园”。战士王昆鹏说:“这茶叶是我们自己移栽的野生茶叶,平常大家不仅可以自己泡茶喝,还可以邮寄回家给父母尝尝,让他们知道我们在部队里过得很‘滋润’,他们就可以放心了。”

“很幸运,皖南的万顷群山给了我信仰的高度。”现任武警安徽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大队副大队长的孙睿晞说,战士们业余时间还把“忠诚”“奉献”“为民”刻在营区的石头上,时刻提醒自己的历史使命。在他们这个集体中,每名官兵都有自己的个性,但也具有一个共同的信仰,这就是艰苦奋斗、以苦为乐,如同钉子一般扎根深山,奉献青春。

那狗:“开路先锋”赶毒蛇斗猪獾成“最后一名战士”

在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队部大门口的一侧,有一个狗窝,这只大狗叫大黄。千龙网记者见到它时,它正坐在窝边的角落里舔着它刚下不久的几只小黑狗仔,它现在只有3只脚能走路。该中队战士们都说,它是一只功勋犬。

多年来,大黄狗一天从早上到晚上,一直陪伴着战士们出操、训练、上哨、养猪、种菜,成为战士们的忠实伙伴。每天,战士们上哨的时候,大黄狗也跟着战士们一起上哨,它把战士们平安送到哨位上之后,又会再把下哨的战士迎接回营区。每天如此往返,谁也记不清,它这些年究竟走了几个长征路?

“大黄狗挺聪明的,救了我们很多次。”战士王昆鹏回忆说,以前每次战友们上哨,大黄狗就像“开路先锋”一样,会走在队伍最前面。有一次,大黄狗突然返回来冲着他们狂叫不止,阻止他们继续往前走。他们慢慢往前靠上去一看,原来是一条大毒蛇盘在路中央,吐着蛇信子冲着人们虎视眈眈……

201921212121

图为大黄狗经常和战士们一起执勤。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供图 千龙网发

20190601109

图为战士们在山上石缝里种下的南瓜苗。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1105

图为战士们在营区种植的南瓜苗。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每到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野猪、野狼、猪獾等野兽都会跑出来,在这座山沟里来回穿梭,战士们也是司空见惯。然而,一只猪獾居然跑进了哨位,由于这是濒危动物,生性又比较凶猛,战士们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正当大家为难之际,这只大黄狗冲上去勇斗猪獾,结果猪獾被赶跑了,大黄狗却不幸被猪獾咬断了一条腿,它痛苦尖叫的声音也深深地刺痛了战士们的心灵……

失去了一条腿之后,大黄狗变成了3条腿,生活极其不便,它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护送战士们上哨了,它被安置在山下该中队队部,常常躲在角落里懒散地卧着,看着来来往往的战士们和围观的记者,也默不作声,只是摇摇尾巴,就算是跟大家打招呼了。然后,它低头继续舔它的孩子们……

战士们介绍说,以前,每次官兵们开饭时,大黄就会跟着官兵们“唱歌”,这一唱就是两年。直到老兵退伍那天,大黄独自在食堂前叫了好久,才发现老兵们上了车即将离开,大黄疯了似的追着军车跑了好久。最后,战士们发现了大黄跟着在车后,才让司机将车停下来,所有的退伍老兵都下车来跟大黄狗拥抱一下,说一声再见。此后几年里,每到有老兵退伍,大黄都会躲着,再也不出来了。

“大黄就是我们中队的‘最后一名’战友。”孙睿晞说,该中队的很多战士们与这只大黄狗朝夕相伴,感情十分深厚,大家都不是把它当成一条狗,而是当成一个人——一个战友来对待。它忠诚、勇敢、勤劳、利他的性格也深深感染着战友们。它是战士们的“战士”。

“我来这里当主官时,在第一次去下坑的路上,当猛地看见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蓝天之下的时候,我顿时热泪眼眶。”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的支队长钟新生说,在这里,极目望去除了山就是山,为了这面飘扬的国旗,37年来,无数的官兵们忍耐着恶劣的环境,孤独地坚守。“凝望这面飘扬的国旗,无论是他们还是我,都倍感自豪,都能生出无穷的力量。”(文/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20190601100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于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