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再近些|走进艰苦偏远武警部队⑥:中国黄山余脉神秘大峡谷四大“神”兵

2019-06-09 14:5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文/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在中国黄山余脉的一条大峡谷中,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官兵们驻守着国家储备资源。他们在深山里个个都练就了一身本领,身怀绝技:“大老山”7年舍小家将一个落后的中队建成全省标兵中队,山里人“误入”大山总在危难时刻显身手,弼“猪”温养猪种菜改灶节约也干成了大事业,“全能王子”将青春奉献国家却亏欠父母兄弟……他们之所以“神”,是因为他们不但练就了一身“神”功夫,而且他们忠诚地履行党和国家赋予的神圣使命。

“大老山”7年舍小家带强一个落后中队

生于1987年的邱军强曾经担任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的中队长。他在大山深处工作了7个年头,被人称为“大老山”。7年间,他将一个落后的中队,带成先进中队,并一跃成为武警安徽总队的标兵中队;期间,他经历了恋爱、结婚、生子等人生重要时刻,尽管面对或大或小的各种困难,他都未曾向组织提出离开大山。

“我去这个二中队之前,领导就跟我打了‘预防针’,让我做好吃苦准备,把这个中队建成一个优秀集体。”2019年6月8日,如今已经调入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机关任职的邱军强告诉千龙网记者,当时,该中队基础比较薄弱,执勤点比较分散,人员也不好管理,是典型的落后中队。

2019060903

图为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驻守在黄山余脉的一条神秘大峡谷中,巍巍青山见证了邱军强的青春奉献精神和人生幸福时刻。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905

图为邱军强曾任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中队长时与战士交流如何保养枪支。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供图 千龙网发

邱军强在调研中发现,该中队所有执勤哨位都没有休息的地方,战士们下哨之后尤其是下夜哨之后,必须要步行几公里回到营房才能休息。他想方设法四处筹措经费,对哨位精心设计和改造,还用大理石将地板铺好,战士们下夜哨之后就不用再回营房了,直接可以在哨位里休息。

官兵们都说邱军强特别“会过日子”。2013年夏季,绩溪县遇上大旱,连续3个月没有明显降雨,一直靠山泉取水的该中队驻地一个单独执勤点断了水源。邱军强向该中队党支部提议在山上建一个储水池,获得批准后,邱军强不让外请施工队,他自己带领几名战士叮叮当当地完成了这项工程。事后计算原材料费、运费等,这个以石材为主体建成的蓄水池,一共只花了340元。

“我的眼里掺不得沙子。”邱军强说,到了冬季,驻地大山里的气温极低,有时达到零下十几摄氏度,战士们在哨位上需要开空调取暖,但原来安装的空调只有1匹,无法应对严寒天气。邱军强就再次向该中队党支部提议更换空调,2016年,该中队将所有哨位上1匹的空调全部换成2匹的空调,战士们都笑逐颜开。

邱军强回忆说,他原来是想打算花3、5年时间就完成任务,没想到时间过得飞快,在山里一待就待了7年。2013年3月,邱军强请假回家与未婚妻拍结婚照,坐车刚刚来到家门口,他就接到了参加武警安徽省总队基层干部“双四会”考核的电话通知,脚还未踏入家门就立刻转身返回部队。之后,各种大项任务接二连三,邱军强和未婚妻拍摄结婚照的事儿一拖再拖。

2013年6月底,未婚妻来邱军强所在部队探望,山中美景让她心中一动:“既然你没有时间回去,我们就在山中取景拍一组婚纱照,你看怎样?”于是,一对新人美丽的笑容与大山融为一体,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这里巍巍的青山,不仅见证了邱军强的青春奉献精神,也见证了他的人生幸福时刻。

“孩子刚出生3天,我又不得不返回部队。”邱军强介绍说,他全家是三地分居:父母在老家江西鹰潭市,妻子带着孩子在安徽合肥,自己则在安徽宣城市。该中队营门前横亘着皖赣铁路,铁路向南延伸的尽头,就是邱军强的家乡——江西省鹰潭市。每次他的妻子和孩子来部队探亲往返,都要乘坐火车经过该中队营门口大约5秒钟。

每次送别妻儿,邱军强都会和妻儿约好,他站在营门口的一个高地上,等待他们乘坐的那趟火车由远而近从山角拐过来,当火车出现、绿皮车窗闪动着一条如火焰般的红领巾——这是孩子临行前与爸爸约定的告别“暗号”,邱军强都会连忙挥手致意5秒钟。只有5秒钟,邱军强每次目送列车渐行渐远,直到那团在风中跃动的“火焰”彻底消失在视野里,他那挥舞的手臂却仍然没有放下,黝黑的脸上早已却挂满了泪水……

山里人“误入”大山总在危难时刻显身手

来自湖北钟祥市柴湖镇王营村的王红强生于1988年,他高中毕业后,就想参军入伍。他连做梦都是梦见自己成为一名军姿飒爽的士兵,威风凛凛地在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巡逻、站岗、放哨……尽管王红强心里向往军营,他母亲却想留着他在家务农。后来,他父亲表态说:“你这‘豆芽菜’身板也干不了农活,那你就去部队锻炼锻炼吧。”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兴冲冲地从湖北家乡的大山里走出来,结果不是去城市开阔眼界,而是又走进了安徽的一座大山。”王红强告诉千龙网记者,2005年底,他入伍后,被分到了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驻地服役,经历了很多人生第一次。他第一次上哨执勤,是凌晨4点到6点,面对四周漆黑、山风呼啸、野兽怪叫的神秘山谷环境,他第一次被吓得两腿直打哆嗦。2006年,他在单独执勤点突发急性阑尾炎,由于山上距离当地医院很远,他第一次经历了痛到麻木、毫无知觉……

最令他心有余悸、刻骨铭心的第一次,是半夜里被毒蛇咬伤。2009年夏天一个夜晚,王红强半夜里他被一阵疼痛惊醒,打开灯一看,王红强发现自己脚上有一个伤口,他当时以为就是被蜈蚣咬了一下,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是睡在旁边的战友看到他伤口流血后,非要找出“元凶”,四处查看营房。王红强也就掀开枕头一看,战士们都惊悚地“哇”了一声,不由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原来是一条剧毒的竹叶青蛇。这个家伙的皮肤长得跟竹叶一样的绿色,它钻进了王红强的被窝把他咬伤了,又藏到了他的枕头下面……

幸运的是该中队早有预案,事发当时,王红强和战士们不慌不忙、沉着冷静地按照应急演练,对王红强的伤口进行了及时处置,为送医抢救争取了时间。当王红强被送到黄山市医院进行抢救时,他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最终,在医生们的奋力抢救下,王红强才死里逃生。

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湖北人历来勤劳质朴,善于发现创新。这在王红强身上体现得比较精准。2008年春节前夕,安徽绩溪县下暴雪,该中队所驻守的库区道路积雪厚达70厘米,地上还结出5厘米的冰层。山上断水、断电、断粮、断路,王红强和战友们早上8点就出发,前往下坑运送补给,官兵们用盾牌拉着物资往山上走,大家一步三滑,直到下午4点,才把物资运上山,每个人都被摔得脸青鼻肿。大家刚铲出一条路来,大雪又把道路覆盖了厚厚一层,由于路面狭窄,又没有护栏,路面下方又是悬崖,战士一旦滑倒,随时可能摔下悬崖而丧命。对此,战士们个个都愁眉苦脸。

“当时,我忙活了一晚上就给大家编织了32双草鞋,草鞋样子跟红军过草地时穿的差不多。只不过,这双草鞋不是拿来穿的。”王红强解释说,战友们把这双草鞋套在作训鞋上,能增加在雪地里的摩擦力,可以防滑倒。上哨时,大家带一根粗绳子系在腰间,一个系着一个,相互可以支撑,手里再拿着应急棍,这样就更不会滑倒了。这个方法果然实用,此后,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再也没有一个哨兵滑倒。此后,王红强的这一创新在该中队使用了10余年。

在大山里一干就是13年多,王红强如今已经是4级警士长,他用行动把“忠诚”刻在青山上。2019年春节刚过,王红强带领战士们干了一个星期,将他们驻守的一块山坡清理之后,用数百根树枝在坡地上面搭成了“忠诚”两个大字,人们远远望去,十分壮观。这不仅点燃了战友们精忠报国的心,还成了这座大峡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弼“猪”温养猪种菜改灶节约也成大事业

1995年,土家族人陈泉龙出生在四川省达县一个贫困的山区。17岁那年,陈泉龙怀揣精忠报国的“将军梦”来到了多彩的军营——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下部队不久,陈泉龙万万没想到,该中队领导安排他当上了一名弼“猪”温——养猪的饲养员。

有些老乡开玩笑说:“陈泉龙呀陈泉龙,你不是说要跨出我们那穷山沟干一番大事业吗?现在可好,一到部队就当上了‘猪司令’……”想想自己未来的两年军营生活都将在山沟里喂猪,想想家乡父老乡亲的殷殷嘱托,陈泉龙的心情失落到了极点。

2019060902

图为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战士李晓杰正在拴羊。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60901

图为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战士们正在种菜。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供图 千龙网发

该中队干部知道后,就语重心长地开导他:“喂猪虽然苦和脏,但责任重大,关系到改善中队伙食和保证官兵有充沛的精力参加执勤训练。况且,这是组织对你的信赖呀!”从此,陈泉龙主动挑起了弼“猪”温的重担,励志做个顶呱呱的“猪司令”。

陈泉龙脚踏实地卯足劲儿,甩开膀子干开了。有一天,小陈在当地农贸市场看到一位农民牵着两头小猪在叫卖。由于买猪心切,他二话没说就买下了两头小猪,带回中队。没想到,刚过两天竟然死了一头,另外一头过两天后也死了。初战告败,弼“猪”温小陈慌了阵脚,心里打起了“退堂鼓”。白天,他看着一排排新修的猪圈,心里空荡荡的;晚上,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既然组织上安排我在这个位置上,我就要干出点名堂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陈泉龙横下心来一边购买畜牧书籍自学,一边向绩溪县农贸局畜牧专家请教,一边到处寻找品种优良的小猪仔。他骑着自行车跑了绩溪县的5、6个乡镇,往返上百公里,屁股都被自行车磨破了一层皮,先后买回来6头架子猪、14头猪仔,精心饲养。当年年底,这20头猪全部出栏,为该中队创收1.3万元。这回陈泉龙“背水一战”,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养猪“状元”,还由弼“猪”温升职为该中队的代理司务长。

2014年,该中队唯一的家底就是猪圈里的几头小猪,成了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有名的“超支户”。陈泉龙向该中队党支部建议,把山里长年荒芜的土地利用起来,因地制宜养猪种菜抓生产。他带领大家开垦荒地,见缝插针种上青椒、番茄、红薯等10余个品种。现在,该中队年产蔬菜1000多公斤,由“超支户”一跃变成了“万元户”。

陈泉龙还是该中队的“红管家”,他提出加强艰苦奋斗的教育建设,请电工给该中队安上总闸,定时开关,又将原来的大灯泡全部换上25瓦的灯泡,还把11个水龙头减少至4个,有效地控制了水电费超支现象。陈泉龙又亲自动手改进食堂炉灶,建成了“多眼回风节能灶”,并采取煤炭花加水和泥巴封火,一天就能节煤10公斤,一年节煤4吨。这一技术很快在武警宣城支队推广运用。

陈泉龙有一个四川达县老乡,又是战友,他退役后做了厨师。有一次,他做生意运一批芒果到安徽,急需8000元,他知道小陈管着该中队近10万元的经费,便找到小陈无论如何要帮自己一把。他还拿出500元钱对小陈说:“这是预支给你的,等事成之后,我将8000元立即奉还,再给你买一套家具,一台彩电。”

小陈把500元钱塞回战友的手里,语重心长地说:“从情义上讲,你有困难我应该帮助,但从原则上讲,部队财经纪律有规定,我不能公款私借。”老战友见小陈态度如此坚决,只好收起钱走了。就这样,陈泉龙在司务长岗位上工作这些年,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把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奉公廉洁,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先后拒收财物价值上万元。

“全能王子”青春献国家却亏欠父母兄弟

1989年出生的钟运椿可谓是“武警世家”,他父亲退役后回到江西赣州老家种着一亩三分地,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一家人生活在当时村里算得上中等水平。上高一时,钟运椿的母亲突然生病,短短半年就卧床不起,直到去世。他父亲既当爹,又当妈,拉扯着钟运椿和弟弟。

2007年高中毕业后,钟运椿虽然高考落榜,但是同年12月参军入伍,却从不甘心落后。在新兵连的时候,因为一个动作被班长指出不合格,为了练好这个动作,他就利用休息时间在营区找一个空地,成百上千次练习。为了练好战术,他的衣服磨破了就缝上,补丁却再被磨破;为了提高自己的体能,他每天超标完成“八个一百”。

2019060904

图为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执勤二中队战士们正在训练双杠。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钟运椿凭着“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韧劲,在新兵连的成绩出类拔萃,班长对他赞不绝口,战友们心服口服,新兵连的排与排会操,他总是个人第一名。每次遇到困难,他就想到父母期盼的双眼,甚至在跑3公里、身体就要到达极限的时候,他心里默默地呐喊着“我来干什么、我是谁、我只争第一”,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又一次一次地刷新着3公里的纪录。

3个月新训很快就结束了,钟运椿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分到大山沟沟里,为国家物资储备局某处守卫勤务,每天要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禽兽鸣叫声中,与山作伴、与野兽为邻。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钟运椿的应急棍、刺杀操、5公里,样样都是新兵里的第一名。

钟运椿不甘心就这样呆在山沟里执勤,他一心想“跳槽”。于是,他参加了武警安徽省总队宣城支队组织的特战排招新考核,却在负重运输子弹箱、射击考核项目中落败。尤其是在射击考核中,他耳边响起了战友们举枪发出的轰隆声,自己却一发子弹都没能打出去,原来他以前都是练习射击静止目标,对着移动目标却一时手足无措……当时,他抱着枪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悄悄哭了起来。

接连几天,钟运椿都没有从这次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中队长发现了他的异常就找他谈心,鼓励他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从此,钟运椿开始带着思考去训练,成绩迅速上升,一年下来超过了该中队很多士官的水平,成为“全能王子”,还成了武警宣城支队的小教员。

刚转士官的那一年,钟运椿在武警安徽省总队100多名教学法精英中脱颖而出,获得武警安徽省总队教学法比武第一名,同年获得了武警安徽省总队“五个十”优秀执勤能手,又去北京参加了武警总部的比武,收获了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次年,他又获得了武警部队的士官人才二等奖。他转成了中士时,还是教员,教出了一个个敢打敢拼的队员,获得了两次三等功。

这几年,钟运椿带领战士们克服了心理障碍和一些训练顽疾,因势利导,因材施教,让越来越多的战友具备了更多实战能力的擒拿格斗技能。而作为一名班长,他又像老大哥一样无微不至地关怀着自己的小兄弟:一年四季,他雷打不动地每天晚上查铺,替班里的战士盖被子;涉及个人利益时,他总是让给新同志。

钟运椿升为中士第3年,父亲告诉他,弟弟患了白血病,病情不断恶化,家里债台高筑,一年累计欠款30多万元。父亲把家里能变卖的东西全部变卖完了,当钟运椿紧急赶回去走进家门时,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空荡荡的屋里,弟弟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正拄着拐杖、靠在床边,给瘦得皮包骨头的弟弟喂药……钟运椿一下扑过去,跪在床前抱着弟弟失声痛哭。

尽管钟运椿的战友们为他捐助了10余万元,还是没能留住他弟弟的生命,一个月后,钟运椿的弟弟去世了。钟运椿再次回家,亲手掩埋了亲弟弟,又来不及安慰悲痛欲绝的老父亲,无法孝敬一家4口中唯一健在的这位白发亲人,又回到了部队岗位上。

1559580784380

责任编辑:马文娟(QJ0017)  作者:于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