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再近些|走进艰苦偏远武警部队③:浙江玉环海岛4位"90后"大"傻"兵

2019-06-03 14:1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武警2

图为战士夏斌正在练习徒手攀爬绳索。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海岛上,驻守着一群以“90”后为主的武警战士。有的战士忠孝不能两全,痛失父母双亲后,“傻傻”地把海岛当成自己的新“家”坚守;有的战士一开始厌恶政治理论学习,还嘲笑别人“傻”,当他通过运用政治理论获益后,反而被同化得“傻”劲更足;有的战士在比武场上,坚持5公里越野跑到终点当场昏厥,“傻”得简直是要名不要命;还有的战士在入伍特战兵梦断后,仍然带病坚守枯燥小海岛……在他们看来,没有这种“傻”劲儿,就干不成大事,这就是人民子弟兵的忠诚与奉献精神。

忠孝不能两全 痛失双亲坚守新“家”

1997年出生的夏斌,来自浙江省安吉县。2016年9月,他在入伍时,还是浙江省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应用电子技术专业的大学生。夏斌就读的这个专业不但比较热门,而且是中国和新西兰合作办学的好专业。夏斌刚上高中的时候,他的母亲就一直希望他能参军去部队,锻炼成才,报效祖国。

“2015年,我正在安吉县上高三,妈妈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我上大学后,她每次见到我都要不厌其烦地劝我去当兵。”2019年5月16日,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玉环中队下士夏斌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回忆说,他的母亲当时已经确诊为癌症,生命里留给母子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虽然每次都当面向母亲承诺一定会去实现母亲的愿望,但是却迟迟没有行动。

夏斌伤感地告诉千龙网记者:“我妈妈想在有生之年看到我身穿军装,报效祖国;而我只是想多陪陪她,陪伴她一起走完生命里的最后时光。”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2015年,夏斌考上了大学,选择了在离家不远的大学上学,每到周末还能回到家乡,陪伴母亲。2016年5月,夏斌大一还没上完,母亲病情突然恶化,在医院留下一个让他参军的遗愿后,溘然去世……

在上大一的时候,夏斌发现学校旁边驻扎着一支部队,官兵们每天早上都会来校园里集体长跑,他看着整齐划一、英姿飒爽的军姿,越看越喜欢,心里油然而生对军营生活的向往之情。在母亲去世之后,他一上完大一,就决定投笔从戎,进入部队服役。

两年军旅生涯的锤炼,夏斌“傻”劲十足——他总是想在前面,干在前面,吃苦在前面,奉献在前面,赢得了部队官兵一致好评。2018年8月,他还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在当兵第二个年头,很多与夏斌同批入伍的大学生战友都返回校园,继续追求学业,他却选择继续扎根玉环海岛这片热土。在夏斌看来,他更喜欢军营里团结一致、相互关爱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尤其是该中队领导的奉献精神更令他“很着迷”。

然而,夏斌刚晋升下士没多久,就传来父亲因病猝死的噩耗。夏斌说,2019年1月8日,父亲在家突发心肌梗塞去世,而他在部队服役,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父亲一直非常关心夏斌在部队的生活与成长,他在去世前几天还在手机微信上聊天,询问儿子是否能适应当地气候,嘱咐儿子抓紧时间多看书,营养也要跟上,养好身体、练好本领,多为部队做贡献。

夏斌没想到这些暖心的话语,竟成父亲的生前遗言。夏斌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健在时,他自己没能尽孝,他们相继去世之后,他在家也没待多久,没有好好安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爷爷和奶奶,他就选择归队。当时,很多战友并不理解,说他真的“很傻”。然而,夏斌却说:“我的双亲已经不在了,海岛、中队就是我的家。将来即便是我考上了军校,毕业后,我还会回到玉环岛,回到我们中队,在这个新‘家’继续报效祖国……”

嘲笑别人“傻” 反被同化“傻”劲更足

1992年出生的曹旺旺来自江苏沛县。2014年,他从江苏无锡工艺职业技术学院数控专业大专毕业后,就南下打工,几次上当的经历,让他后悔不已。最惨的一次是,他当时兜里仅剩的90元钱还被工友骗走,差点流落街头、吃不上饭。由此,他觉得自己当时轻信别人而“特别傻”。

“我们家中一位长辈为国奉献一生的故事,成了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曹旺旺告诉千龙网记者,1962年,他的大伯入伍当兵,20多年后干到副团级,一直没有回家探亲。直到伯母撒谎说父亲病危了,他才请假回家去看望了老父亲。2015年9月,毕业工作一年的曹旺旺也选择了部队,入伍当兵。

2019060302

图为战士曹旺旺正在训练匍匐爬过铁丝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进入部队后,曹旺旺对每天的政治学习和理论学习,都十分反感。他不但自己不想看,而且觉得大家这样天天在学习政治理论“一个个都挺傻的”。尤其是老班长,强迫他进行政治理论学习,他内心更加反感。曹旺旺坚持己见,认为这种“强塞”是一种“洗脑”行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老班长越是“强塞”,他越是觉得他们太“傻”、太“天真”。

曹旺旺的老家在沛县农村,属于苏北地区。农民大多靠种小麦、玉米、大豆为生,一年收入不高,几乎是在温饱线上挣扎。每年收获之后,麦秸、玉米杆、豆杆子都被农民直接烧掉当作肥料还田。农民每每焚烧麦秆,都会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为了控制空气污染,当地政府不再鼓励农民种小麦、玉米和大豆。

2017年,曹旺旺从电话中得知这一变化后,也为乡亲们的谋生而忧心忡忡。在与曹旺旺谈心时,时任指导员诸葛运得知了这一情况。他告诉曹旺旺:“习近平主席在浙江工作时,明确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大势所趋,建议乡亲们种对环境负担小的经济作物。”

在“两山”理论的指引下,曹旺旺多方面网上调研,最终说服父亲和乡亲们少种小麦,多种葡萄。曹旺旺父母家共8亩地就种上了6亩葡萄,这种颜色发紫、品种比较甜的葡萄,到了成熟季节,采摘价格是3元一斤,一亩能赚两万元,6亩地葡萄一年收入高达12万元。2018年,曹旺旺的家乡农民种植的葡萄也大获丰收,不仅多赚了钱,还减少了环境污染。

这次实践检验了政治理论学习的正确性与实用性,曹旺旺也感叹道:“原来党的创新理论不是‘洗脑’,也不是‘催眠’,看来我们只要真学真信、活学活用,真的很管用!”从此,曹旺旺对党的创新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过去觉得枯燥无味、假大虚空的理论,只要与实际生活一联系,顿时妙趣横生。

曹旺旺还主动担任中队理论小教员,多次参加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理论比赛、为官兵宣讲理论,成为了该支队远近闻名的“小教员”。他还常常把该中队生活实际,与习近平论强军兴军理论相结合进行学习,自己去认真从每个大点,再归纳出很多小点。这样,更便于官兵们理解、领会和运用。

2019年是曹旺旺在部队的第4年服役期,他觉得4年来收获颇丰,思想、行为和性格都在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化,他笑称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傻”。曹旺旺还向千龙网记者表示,现在他觉得没有这种“傻”劲儿,是干不成事情的。“我们中队32年的荣誉都在这里了,大家立足自己的实际情况,谋求创新,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实干兴队,强军路上一个都不能落下。”

要名不要命 5公里越野跑到终点昏厥

来自山西晋城的张凯,出生于1994年11月,他17岁就来部队当兵了,至今已经入伍8年。他出生在一个民工家庭,父亲身体不太好,尤其是视力太差,只能打点零工赚点生活费;母亲在当地做了一个特色小吃店,夫妻艰难维持生计。张凯还有一个弟弟,目前还在上学。

“我中专一毕业就参军了,就因为当时看了电视剧《亮剑》。”张凯告诉千龙网记者,他是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玉环中队的唯一一名狙击手。他的军旅梦是留队、入党、当班长、当骨干,想参加比武拿第一。而几年前,他的狙击步枪射击打得一般般,每次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大比武都是获得第二、第三名,留下了很多遗憾。

2019060303

图为狙击手张凯正在练习狙击瞄准。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张凯解释说,狙击步枪的瞄准镜会影响人的心态,人在瞄准、呼吸、击发时,都要把握好最佳状态——就是人枪合一的状态。为此,张凯用这把88式狙击步枪,一练就是7年。他在第7年才找到这种“人枪合一”的感觉。2018年,他在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大比武中,终于顺利“击中”第一名——实现了狙击单科目第一名。

如今已是中士的张凯还是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5公里越野的记录创造者。2013年,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玉环中队刚组建应急班,张凯参加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大比武。2013年8月5日,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22名狙击手同台竞技,张凯由于两根手指没有扣好,当天上午排在第11名,下午最后一个比武科目是5公里越野。体重只有105斤的张凯,需要背着35斤重的整套装备,往山上跑。

“那是我第一次跑山路,而且是往山上跑,那天下午特别热,山间高温40度,我穿着防弹衣,背着枪跑在队伍的第一名。”张凯说,他发现有一位选手也追上来跟他并列跑在第一名。张凯加快脚步想甩开他,却又老是甩不开他,且被他“咬”得很紧。

张凯加快脚步,对手也加快脚步。跑到两公里时,张凯热得感觉头晕,气也喘不上来,被迫停下来了,眼巴巴地看着紧跟着自己的竞争对手超出了自己200米。这时,张凯爬起来又去跑,而对手也因体力不支放慢了脚步。这时,张凯一口气冲上去、追上去,赶超了对手。然而,张凯过了4公里时,发现刚被他赶超的对手又追上来了。

“这次比赛还有最后1公里,我过了一个弯道,感觉快到终点了,而这时我已经没有主动迈腿的意识了,而是双腿自己在不由自主地往前跑。”张凯回忆说,他感觉过了第一个弯道,下一个弯道应该就到终点了。结果,他发现下一个弯道还没有到终点;第三个弯道跑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看到终点,当时,他心里要跑到终点的希望完全破裂了。

张凯强调说,他当时感觉自己“根本不是自己去跑”,当他过了5个弯道,跑到终点后就没有再跑一步,而是在那里绕圈走,紧接着他“啪”的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他人生第一次经历了晕倒。这时,张凯的中队长急忙跑过来,背着他往相反的方向狂奔……在这过程中,张凯还有一点意识,他反复地问中队长:“我跑到了吗?我第几名?”他听中队长回答说,他跑到了,救护车还没有跟上来。而那个紧紧跟着他的选手,却在比赛最后一公里较量中途晕倒了,没有跑到终点。

这次惨胜的经历,让上午还是第11名的张凯,下午却在总科目成绩排在全能第三名。领奖的时候,张凯很激动,眼泪直往下掉,他脑海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后来,很多人问他:“你这么拼干什么?你怎么这么傻?你还要不要命了!”然而,张凯连续3年捍卫武警浙江省台州支队5公里越野冠军,却是在当新兵日常训练时跑得口里直吐血才换来的荣誉。

特战兵梦断 仍然带病坚守枯燥小海岛

袁林波1998年生于江苏淮安,他是看了电视剧《我是特战兵》才想当兵的。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全能的特战兵,轻重武器样样精通,擒拿格斗个个在行,就像影视剧中的人物一样,不仅会使用十八般轻武器冲锋陷阵,还能地上开坦克,空中开飞机,海里驾军舰……

2016年9月入伍后,袁林波被分到了武警浙江省总队台州支队玉环中队。来到该中队之后,他原本以为会有很大的营区,很多军人,很多装备,没想到这里营区很小,军人很少,装备也很少……战士们的职责就是站哨执勤,保卫这个海岛看守所的安全。

2019060304

图为战士袁林波在武警玉环中队荣誉室前留影。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袁林波介绍说,他和战士们每天就是吃饭、睡觉、站哨、训练,一天睡4、5个小时,晚上要站哨。这就是他们的玉环海岛生活,简单而枯燥。他的女朋友在无锡,每次给他发一次信息,他两天后才能看到。因为只有星期二、四、六晚上,部队才允许官兵使用手机。平时忙的时候,他也没有时间看手机,无法及时给女朋友回复信息。

“2018年8月的一天晚上11点半,我哭着打电话给指导员说,我不想追逐当特战队员的梦想了。”袁林波告诉千龙网记者,当时,他觉得整天在海岛看犯人没什么意思,不如当特战队员有意义。他在预备特战队员集训,却没能通过体能测试。这意味着他当特战兵的梦想破灭了,他就萌生退伍的想法。

那一晚,袁林波跟时任指导员诸葛运聊了很久,诸葛运循循善诱地跟他谈清楚执勤战士和特战的关系问题。第二天,诸葛运又赶到集训队,向袁林波讲述了老一辈海岛官兵扎根海岛的故事。

“当年玉环海岛比现在还苦,张子臣队长、陈先宏指导员等人一呆就是10年、8年,他们默默无闻,干得有声有色。”诸葛运指导员话锋一转说道,忠诚是不讲价钱的,冲锋陷阵当特战队员是忠诚,扎根海岛执勤站哨也是忠诚。

诸葛运一席话令袁林波茅塞顿开。他虽然患上腰椎盘突出,神经经常受压迫,十分疼痛,需要长时间的按摩、针灸,但是他更多的时候,就是抹点药,连5公里越野训练也从不落下。如今,担任副班长的袁林波,总是身先士卒,去影响自己班里的战士,踏踏实实干下去。

袁林波向千龙网记者表示:“忠诚没有大道理,组织让我守岛,我就守岛。”如今,在他看来,过去,该中队官兵在海岛犯“傻”吃烂叶、喝咸水是忠诚;改革开放,该中队官兵犯“傻”不去走私经商,同样是忠诚;步入新时代,听习主席的话、做习主席的好战士,还是忠诚。(文/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武警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于振华(QN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