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再近些|走进艰苦偏远武警部队①:福建宁德核电站四大"核动力"倔兵

2019-05-28 08: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武警1

图为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应急班战士马博在营区向国旗敬礼。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图/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在东海之滨、晴川湾畔的福建宁德核电站,有一群生龙活虎的大兵,他们肩负着维护核电站安全生产和驻地群众安宁生活的神圣职责。11年来,一茬又一茬的武警战士在这里迅速成长、成才,他们凭着一股倔强的军人血性,从“胆小鬼”“丑小鸭”,一点一点地蜕变,变成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核动力”的忠诚卫士。

“胆小鬼”内心“核裂变”实现脱胎换骨

2015年入伍的马博来自湖南邵阳的一个农村,入伍时年仅18岁。生于1997年8月、如今还不满22周岁的他,已经在部队服役快4年了。4年前,马博经历了人生第一挫折,不仅参加高考失利,身体素质也下降了,当时的体重只有90多斤,他就想来部队锻炼一下身体。

“我到这里第一天就感冒、发烧,因为这里太潮湿了。”5月中旬,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应急班战士马博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回忆说,刚下连队时,他最大的困难就是5公里越野,因此而成了整个班里跑步最慢的一个兵。

20190527004

图为武警战士马博在宁德核电站驻地营区向国旗敬礼。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尤其是冬天在跨海大桥上训练,马博需要顶着凉飕飕的海风跑步,冷风灌进肺部,令他很难受,常常跑得岔气,这种痛苦令他很多次都想放弃跑步。班长田威有意给他“加餐”,在休息时间带着马博一起在跨海大桥上跑步,教他调整呼吸,控制节奏。马博也在一点一点地突破自己的生理极限……

经过长期训练,马博最害怕的5公里越野这一项成绩,从全班倒数第一名,变成了全班前几名。马博在当班长后,也用这种方法教他的新兵,以至于后来,在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每次考核、或是福建宁德核电站组织的各项比武中,核电中队的兵都嗷嗷叫,每次跑在最前面。

马博说:“我用提高自身的身体素质,去抵抗来福建宁德海边的水土不服。比如,我胳膊上的力量也锻练出来了。以前,我在单杠上只能做3、4个;后来,我也是天天练习单杠,现在,我一上单杠,就能做30个以上!”

马博身体素质的显著提高,却还是一个“胆小鬼”。他第一次去2号哨上哨是在夜间,2号哨下面有个备勤室,马博和其他两个备勤的老兵晚上就在那里休息。夜里,两个老兵讲了不少关于海岛和核电站的传说和秘闻,这让马博听了浮想联翩。等到站哨的时候,马博一人站哨面对周围黑漆漆的海面和鬼魅般的灯火,一通胡思乱想,这令他越想越怕。甚至于,他紧握手中的钢枪,却因思念家乡而悄悄地落泪……

“我第一次执勤看着下面还有3个睡觉的兄弟,才缓过那种孤独害怕的心理。虽然晚上站哨是凌晨2点到4点,只有两个小时,人们看着时间很短,而一旦真正站上去了,我就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漫长。”马博微笑着告诉千龙网记者,4年来,他不仅强健了体魄,适应了海边的潮湿环境,还克服了站哨的害怕心理。即便有时候海边突然下起大雾,视频监控啥也看不见,他也能睁大眼睛,紧紧盯着海面识别可疑船只和可疑人员。

如今,马博从一开始害怕去2号哨站哨,也变成了热爱2号哨的战士。两年前,他被抽调到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机关刚组建的一支巡逻队分队,担负城区联勤武装巡逻任务,一年后,原本可以继续留在机关,但他还是决定回到了中队,回到了2号哨。

“2号哨虽然条件艰苦一些,但是更能锻炼人的精神意志。”马博还向千龙网记者表示,他在应急班争取将来也能当班长、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争取考取军校,这3个“争取”成了马博最大的3个愿望,这3个愿望也成了他源源不断的奋斗“核动力”。“只要祖国需要,我就继续干下去。”

“丑小鸭”百炼成钢快速处突3分钟到现场

生于1995年的逯人赫是辽宁沈阳人,现在已经担任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执勤班班长。他在当新兵的时候,也经历过“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那时候,全班徒手5000米跑,逯人赫一般要跑20分钟多一点。

“徒手5000米跑项目,23分半完成才算及格,而我才跑20分钟多一点的成绩,自己感觉在全班战友成绩里面是处在中下游水平。”逯人赫告诉千龙网记者,他当时咬紧牙关刻苦练习,利用每天的休息时间,在跨海桥上练习跑步。他每天坚持跑步,苦练半年,成绩终于提升了1分钟——用19分钟就能跑完徒手5000米。

武警2

图为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执勤班班长逯人赫正在训练400米障碍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20190527006

图为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执勤班班长逯人赫正在训练400米障碍跑。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逯人赫最害怕的军事训练项目是400米障碍跑,这个训练项目2分30秒算及格,2分钟算优秀,而他在这一项目上最好的一次是跑了2分20秒,刚在及格线上。逯人赫每次都是由于跳到壕沟里却爬上不去,一上不来就不及格了。

“我当班长了,自己更不能比别人差,尤其是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为什么做不到?我的身体素质也不比别人差。”逯人赫横下心来,开始琢磨怎么省力、省时间,如何在400米障碍跑中合理分配体力,以及爬过障碍的方法。每天战友们都收操了,逯人赫还去跑3至5次400米障碍跑……他日复一日地慢慢练习,这样一练就练了5年。现在,逯人赫在这一项目中能轻松地跑在1分55秒以内。他这5年刻苦训练,释放“核能”后,成绩提高了25秒!

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2016年夏天晚上8点,当时该中队官兵都在休息,突然该中队警报响起,据宁德核电站安保部门通报,有不明身份人员驾车冲闯跨海大桥入口,对核电厂区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我们得到指令,仅仅用了3分钟,就赶过去了。”逯人赫解释说,他带领应急班全副武装,每次响应都很快。其中,着装仅用20秒——他们拿着装备往身上一套,一边穿,一边跑,钻进枪库里取枪。当时,他们赶去一看,肇事者为一男一女因为害怕被抓已经弃车逃跑了。

根据监控显示结果,逯人赫带领应急班战士一路找到附近村里,经过多方摸排,锁定驾车闯关男子为当地村民,他与妻子酗酒后企图驾车强行驶入核电厂区。最后,该男子被带至当地派出所进行醒酒和讯问。该中队官兵面对突发情况的快速反应,赢得了宁德核电站领导的赞誉和好评。

2013年9月份入伍的逯人赫,如今已经是服役快6年的老兵了。6年的军旅生涯,令他对解放军部队有了一个整体认识,他也在实践中摸索出自己的工作思路和带兵方式,指挥能力也有明显提高。而在他心里还有一个考军校的梦想。他补充说,上军校目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指挥能力,将来更好地指挥士官集训,培训战士们怎么当班长,让每一位战士在军营里都能百炼成钢。

血性硬汉逆行较劲独创“猴子跳爬法”勇夺第一

来自广东揭阳的钟炜升是2016年入伍,这位1997年出生的“95后”,如今在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已经成为班里骨干。当新兵的时候,400米障碍跑对他来说是一个重难点科目。尽管如此,钟炜升还是以血性硬汉的逆行较劲精神,突破自我,勇夺第一。

第一次参加400米障碍跑训练,钟炜升在过独木桥的时候,由于重心没控制好,他从独木桥上摔了下来,膝盖磕肿了。本来想就地放弃的他,看到班长在后面不断加油鼓劲,硬是忍着疼痛坚持跑完了400米障碍跑,尽管成绩是不及格。

20190527007

图为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战士钟炜升正在训练。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男子汉要敢于逆行,当时训练400米障碍跑,我就跟这个障碍较上劲了。我越是每次失败通不过这400米障碍跑,我心里越是要通过它。”钟炜升告诉千龙网记者,他在日常训练400米障碍跑中,想尽了用各种方法来克服障碍,来保持奔跑的速度。

钟炜升说,既然要练400米障碍跑,那就练成最好的。2017年7月,正值炎热的夏天,海风吹来都是滚烫的焚风,他顶着大太阳,不断在400米障碍跑上训练自己,不断提升。他一次次地反复奔跑、攀爬、跳跃,通过了无数次,也撞了无数次……每次,当他脱下裤子时候,他发现裤子和血肉粘在一起了!

在400米障碍跑项目上,钟炜升一路跌跌撞撞之后,他发现自己对各个障碍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对它既熟悉,又陌生;既感觉亲切,又心生敬畏。即便是战友们都在休息了,他也在脑袋瓜里琢磨自己怎么适应400米障碍,怎么与各种障碍融为一体……

“正向过400米障碍时,矮墙到高板之间的衔接非常关键。”钟炜升解释说,他一直研究矮墙到高板之间的最佳步数和起跳点,为此他的膝盖不知撞了多少次高板,不过,他越练越熟练,越练越有激情。过云梯时候,由于不让直立走,所以他只能手脚并用,但是去爬的话就很慢,于是他就反复摸索试验,同时和专业人士探讨交流。

偶然有一次,钟炜升在看《动物世界》时,一个猴子爬梯的视频让他脑袋瓜灵光一现。他根据猴子手脚并用爬行的动作,联想到过云梯时候也可以采取这种方法。第二天,钟炜升趁着训练间隙赶紧试验一下猴子跳爬法,发现采用这种方式过云梯后,大大缩短了通过时间。

“我们新兵连班长梁链锋总是跟我说,要找最快的方法,取最快的捷径,不服输,勤钻研,精益求精。”钟炜升回忆说,他不断地试验自己独创的这套“猴子跳爬法”,每次400米障碍跑下来,感觉比5公里越野还要累。“这时候,我更加需要咬牙精神——多咬牙了一会,多坚持了一会。”

400米障碍跑最能训练军人的全身协调机能。2019年3月,钟炜升凭着这套“猴子跳爬法”,在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比武中夺得第一名,而他以1分41秒,台风般通过400米障碍跑,比第二名快1秒。如今,400米障碍跑是钟炜升最喜欢的军事课目,目前他还是该中队400米障碍跑的速度最快记录保持者。

吃得了苦霸得了蛮 将“体能短板”甩进大海

1992年6月出生的田威,2011年刚满19岁就入伍,至今已在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服役8个年头了,他目前担任一班班长。来自湖南凤凰的田威,个子虽然瘦小,但是他骨子里渗透着“淳朴重义、勇敢尚武、百折不挠、实事求是、自强不息、兼收并蓄、敢为人先”的湖湘文化。

刚到新兵连,田威以“好兵”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努力感染着战友。他每天提早15分钟起床,别人还在穿衣,他已经在打扫自己的卫生区域。新战友小刘在拉练中脚上起了泡,正犹豫着要不要上收容车,田威一把拿过他的枪,扶着他一起往前走。拉练间隙,他顾不得休息,自愿做小值日,帮大家打水盛饭,忙得脚不沾地……

20190527008

图为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二中队一班班长田威正在训练中。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新训结束,班里无记名选举一名受嘉奖的新兵。全班除了田威自己,其余9个人都把票投给了他。然而,离开新兵连,田威并没有如愿成为一名特战尖兵,而是来到福建宁德外海的二中队,担任驻地核电站的守卫任务。

“我到了连队才发现,训练科目有所转变,我的体能是弱项,这导致各项训练科目都不达标。营地里的400米跑道,我只跑了3圈就吐了。”田威微笑着跟千龙网记者介绍说,他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成为一名特战尖兵。因为他的体重才104斤,体重过轻让他的基础体能训练总是不过关。最后一次3公里考核,还是班长在后面推着他,才跑完全程。

刚刚在湖南考场高考失利,无奈走进福建部队又成了最后一名——身处人生“低谷”的田威对着大海发誓,一定要振作精神继续向着“高地”冲刺。体能不达标,他就绑着沙袋练5公里;他每晚给自己加小操跑一跑,睡觉前更是3个“一百”俯卧撑打底……

平常只要一跑5公里,田威脚上就都会起几个水泡。缝衣针便成了他的随身必备,每次跑完5公里,他都会坐在路边龇牙咧嘴地拖鞋挑水泡。就是凭着湖南人的“吃得了苦,霸得了蛮,耐得住烦”的血性,两个月后,田威在5公里测试中,就跑进19分钟“大关”!这让老兵们都由衷钦佩。

当年“八一”建军节,福建宁德核电站举行武警、边防、消防等各安保力量大比武,田威一举夺得5公里测试第一名,这一举将他的“体能短板”彻底甩进了大海。田威说:“我现在跑5公里,最得意,也最痛苦。得意的是,我带的班每次派5名队员,参加宁德核电站大比武,都能轻松包揽前5名。痛苦的是一场5公里跑下来,我的脚底总是发烫,立即起水泡。”

8年前,福建宁德核电站1号机组需要发电运行,而武警战士执勤的哨位基础设施还不完善,该中队就已经上勤。这个哨位设在一个孤岛上,由于有178个台阶而被战士们戏称“178高地”;这里的台阶周围却没有护栏,海风和陡坡令哨兵每一步都走得心惊胆战。

“岛上还有各种蚊虫和蛇,夏天被蚊虫咬得满身是包,执勤路上经常遇见各种蛇,令人毛骨悚然。”田威告诉千龙网记者,尤其是遇上狂风暴雨的晚上,战士上下哨尤其危险,当时,他和战友们只能一个搭着一个的肩膀,相互搀扶慢慢往下走。

田威一鼓作气,继续向着心中的“高地”攀登。几年前的一天傍晚,田威正在执勤,武警福建总队宁德支队网络查勤员打来电话:“请哨兵检查监控视频线路,是否存在卡屏故障……”田威立即通知领班员检查,结果发现线路和设备完好无损——原来值班室画面上的田威始终军姿严整,纹丝不动,被值班员误以为监控设备出现故障……2018年,金砖会晤安保,田威被抽调去负责外宾酒店执勤,由于履职认真、形象良好,实现了验证、放行零失误,他再次获得上级嘉奖。

“8年的军旅生涯,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增加了军人的血性和担当的意识。”田威歉疚地向千龙网记者表示,他的父母在农村生活,身体也不好,他们希望儿子在部队好好干,不用担心父母。然而,他作为儿子没有在家照顾父母,如果在部队干不好,那就更加下对不起父母,上对不起党和国家。

2019052700000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于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