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科技成果转化:我的一张草图变成了一幅水墨画

2019-04-19 09:4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IMG_1124

图为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展示的小型无人机核心零部件。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中关村的巨变,是共和国科学发展史的缩影。

新中国建立伊始,中关村是一个只有农舍和菜地的自然村落。20世纪50年代初,随着中国科学院的进驻,从全国抽调的顶尖科技人才汇集于此,成为新中国科学技术的中枢与大本营。70年间,高等院校在这里落地生根,科研院所在这里抽枝散叶,高新企业在这里迭代升级,一批批重大科技创新成果在这里孕育诞生。

2018年,中关村示范区拥有高新技术企业2.2多家,总收入超过5.8万亿元,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高技术产业总收入超过4万亿元,中关村示范区人均总收入220.3万元/人。中关村成为中国科技资源最为密集、科技条件最为雄厚、科研成果最为丰富的区域,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是共和国创新的摇篮。

近日,千龙网记者分别从成果转化到前沿技术再到创新孵化,蹲点采访中关村在创新探索、厚积薄发中取得的累累硕果,探索成果背后的国家力量。

IMG_1082

图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黄广炎研发的柔性防爆桶。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以柔克爆,是对传统防爆装备的颠覆

在地铁站里人们会看到一个大金属桶,上边印着防爆罐,如遇有爆炸物,可将爆炸物放在桶中爆破。

爆炸物威力惊人,金属防爆罐以“钢”制爆,难免会产生金属碎片,且自重大,移动难。不过,这些不足被新一代柔性防爆产品弥补。

在北京理工大学中关村校区国防科技园,记者见到了这个名为“柔卫甲”的柔性材质防爆桶,它防爆能力比金属硬质桶更强,以“柔”克爆,化危险于无形。

柔性防爆技术是北京理工大学教授黄广炎的得意之作,已经成为北京理工大学成果转化利用的一张名片。“之前没有想过我的科研成果会转化成产品,国家对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视,让我的一张草图变成了一幅水墨画。”几年前,当黄广炎在撰写与防爆技术相关的学术论文时,没有想到纸上的研发理论能够转化落地。

当时学校征集创新技术,通过路演展示前沿技术。抱着试试的心态,黄广炎带着柔性防爆桶的科研论文参加路演,却有幸得到评选组的认可。

“爆炸会产生火焰和冲击波,钢质防爆罐产生的碎片会产生附带伤害。”黄广炎介绍,柔性防爆桶不含金属,几乎所有的爆炸破片均可束缚在柔性防爆装置内,保留犯罪证据。

与钢质防爆罐相比,柔性防爆桶噪音下降41%,房屋震动下降66%,冲击波压力下降78%,即使在过量爆炸的情况下也不会产生附带伤害。同时,柔性防爆桶质量轻,不足110公斤,两个人就可以抬起来,方便移动,比钢质防爆桶便于移动。

2017年6月起,“柔卫甲”成果在学校技术转移中心的全程辅导和策划服务下,正式开启产业化历程。不仅如此,它的系列产品入选公安部反恐装备遴选计划,在北京各大火车站、大连地铁全线、青藏高速检查站等多地重要部位已经批量应用,同时,它也走出国门,与巴基斯坦、菲律宾等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洽谈出口合作。

“原始创新的技术成果必须落地,反过来才能更好促进原始创新突破。”尝到技术转化甜头的黄广炎感受颇深。他坦言,这背后离不开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的支持。“技术转移中心对教师影响最大的,是观念上的转变,同时中心提供给教师与外界沟通的平台、技术指导和后续服务,有力促进科研再创新、再转化。”

如今,黄广炎在防爆技术的研发路上继续前行。根据成果转化的产品,他又发现寻找新的实际需求,正在研发柔性爆破桶的新一代产品,以及轻质防爆服、灭火防爆毯、防爆墙等,科技转化利用的成就感给足了他前进的动力。

WechatIMG450

图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黄广炎和他研发的柔性防爆桶。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

“2004年,我博士毕业留校任教时就有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立一家公司,把我们辛辛苦苦研发的科研成果转化落地。”谈及创办公司的初衷,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峰坦诚地向记者介绍。

2009年,在北京理工大学信息学院毛二可院士和雷达技术研究所所长龙腾的带领下,刘峰与学校共同创办首家学科性公司——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是北京市第一家被正式批准实施科技成果入股和股权激励的公司,也是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股权奖励的第一个成功案例。

“一旦发现黑飞无人机,这台反无人机就会立即发射一张大网,快速将其捕获。”采访中,刘峰向记者展示了无人机反制雷达研发成果的演示视频,看到反无人机放网抓捕的一瞬间,在场记者发出赞叹。

成果转化在北京理工雷科公司无处不在,而且不仅限于高校的成果转化。从一名北京理工大学的老师,再到辞职全身心投入到企业研发与管理,如今,刘峰最初的梦想已经实现。

采访中,他感慨道,如果没有北京理工大学雷科所几十年的研发基奠,没有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1+6”先行先试政策的支持,也许公司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骄人成果。

“高校教师创办公司开展科研转化,遇到最大的难题和阻碍,就是产权和处置权不清晰。”刘峰坦言,教师加班熬夜,几十年辛苦的研发积累不能得到转化,或者转化以后个人没有产权和处置权,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教师以及科研人员创新创造的动力。

IMG_1097

图为北京理工雷科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峰。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摄

幸运的是,科技成果转化方面,政策逐步明朗。

2010年底,国务院同意中关村实施“1+6”系列新政策,在科技成果处置权和收益权、股权激励个人所得税等方面实施6项新政策,进一步加大了中关村体制机制创新和先行先试力度。

2015年我国修订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从法律层面推动了科技成果转化相关管理制度的重构。

去年底,国务院再推出一批促进创新的改革举措,允许转制院所和事业单位管理人员、科研人员以“技术股+现金股”形式持有股权,更大力度上强化科技成果转化激励。

从个人没有股权,到可以占有30%股权,再到最高70%的股权激励,刘峰的创业历程见证了国家对人才和智力成果的高度重视。我国经济发展进入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把对人才的要求推向新高度。

“机制创新对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推动作用是非常大的。”北京理工大学技术转移中心主任戴斌说,学校创办的学科性公司与学科性发展起到互相促进作用,既可以促进原始创新,又可以实现教学教研与科技转化有机的协调。

加快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是北京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迫切需要。中关村地处我国科教资源的密集区,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推出有力举措,积极促进央地协同,有力地推动科技成果在京转化。(文并摄/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责任编辑:王大治  作者:秦胜南(QJ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