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情2018|“吹哨报到”北京16区各有妙招

2019-01-02 08:4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年,来自街道乡镇的一声“集结哨”,成为北京实现精细化城市管理、打开基层社会治理症结的一把“金钥匙”。

说到城市基层治理,作为超大城市的北京,曾经面临着诸多“难题”。横向部门合力不足,“五指分散不成拳”;纵向基层力量不强,治理重心偏高,“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管理执法衔接不紧,都管又都不管,“八个大盖帽管不了一个破草帽”……

针对长期以来基层治理主体的街道乡镇面临着有责无权、有心无力的困境,无法适应精细化管理、现代化治理的更高要求,2018年1月起,“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成为首都城市治理改革的“1号课题”。

如今,“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已在北京16个区全面铺开,“哨声”此起彼伏,许多市民家门口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得到妥善解决。而16个区在落实吹哨报到机制的过程中,也结合自身特点各出奇招,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制度增色不少。

WechatIMG1709

东城区“小巷管家”经验做法已经在北京全市推广,成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重要经验之一。图为东城小巷管家梁萍负责的龙潭街道夕照寺社区背街小巷。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东城:“小巷管家”嵌入城市基层治理

梁萍是北京东城区龙潭街道夕照寺社区的一名老党员,作为在夕照寺住了40年的老住户,梁萍坦言自己曾经一度越住越憋屈——10米宽的街道两边,不是开墙打洞的门脸就是沿楼盖的违建,有亲朋好友来串门都找不到小区入口。

2016年年底,龙潭街道启动夕照寺西里环境整治提升工作,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地拆违,梁萍家楼体的原貌30多年来终于再次重现。

梁萍是东城区第一批“小巷管家”,她每天对街巷进行三次“巡”视,经常走“访”沿街商户,随手“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能解决的就“报”送街巷长,将各类信息及时“记”录在册。在结束巡访工作后,携带巡访记录到所在社区“刷”卡,进行志愿者积分。

现在东城区“小巷管家”经验做法已经在北京全市推广,成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重要经验之一。当街巷吹响为民解忧的集合哨时,老百姓也开始自发加入到社区治理中,成为城市精细化治理的重要补充。

2018年4月2日,北京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大数据中心(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2018年4月2日,北京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大数据中心(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西城:“大数据思维”助力吹哨报到

西城区胡同交错,停车是胡同百姓的“头号难题”。但今年不少胡同的老百姓都收到街道的通知,胡同外的街道两侧,或是大商场的停车场,甚至是一些政府部门的停车场都开放了。

在“寸土寸金”的西长安街地区,通过数据分析找准“停车难”痛点,打通地区资源库,单位免费借用土地给街道改造成便民停车场,为当地老百姓增加了673个车位。

据悉,西长安街街道依托创建的“数字红墙”大数据中心,实现了“三声哨响、两个打通”,即发挥属地党建引领作用哨子越吹越响,发挥大数据支撑作用哨子越吹越准,发挥条块合作机制融合自适应作用哨子越吹越少,而且打通了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和条块衔接“最后一百米”。

朝阳:“七步工作法“打造吹哨报到闭环流程

安贞街道一声“哨响”,朝阳区8个部门集体“报到”支招。双向六车道、利用周边社会单位停车资源开展错时停车、向患者开放安贞医院内部停车场、研究修建立体停车楼等3大类14项措施……如今安贞路拥堵的这一“心病”得到彻底解决。

安贞路不再“拥堵”是朝阳区推进“吹哨报到”机制的一个缩影。目前,“街乡吹哨 部门报到”机制已经在朝阳区全面实行,以“安贞路畅通改造项目”等具体工作项目为例,朝阳区率先总结提出了七步工作法,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流程划分为哨源形成、街乡分析研判、街乡吹哨、区级平台受理(联审、立项、派发)、部门报到、评价监督和结果反馈等阶段,初步探索制作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流程图。

丰台:“跨区联合哨”破解城市治理尴尬

丰台区太平桥街道一处2000平方米违建,正好“骑”在西城、丰台两区交界线上。两区工作人员找上门,使用者出难题:“有本事把这楼锯了,就拆你们属地的那半截。”如今,跨区吹哨破解了“有心治理,无处发力”的尴尬。5月8日上午9点半,太平桥街道联合广外街道共同行动,拆除了这个违建。

针对跨行政区域的难题,丰台区创造了“联合执法”的形式,建立边界线协同执法治理机制,实现跨区域联合执法。会商定则、分类处理、数据分析、依需施策,通过这样的形式,太平桥街道顺利清理了与卢沟桥乡相交界的小区垃圾、联手卢沟桥乡共同治理游商摊贩,治理成果立竿见影。

5月5日,石景山八角街道志愿者组成的老街坊街巷管家(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2018年5月5日,石景山八角街道志愿者组成的老街坊街巷管家团队(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石景山:老街坊议事厅“吹”来责任部门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有一个已有5年历史的志愿者组织——“石景山老街坊”,志愿者参与社区议事和各类帮扶活动。今年,大批在职党员向石景山的100多个社区报到,成为“老街坊”的新生力量,扮演着社区宣传员、调解员、应急员、监督员等角色,让社区的共治、精治更有活力。

与此同时,石景山区150个社区设有“老街坊议事厅”,以居民的诉求为中心,向各职能部门吹哨,涉及到各个部门一同参与开会。

当下,“老街坊”参与共商共治已经成为石景山精治共治的常态。今年,石景山区域内在职党员和驻区单位党组织全部纳入老街坊队伍,石景山区开展的“社区吹哨我报到、文明创建我先行”系列主题活动中参加人数达到7万余人次。

海淀:一体化综合执法打造“北京最美街巷”

在由北京日报社联合市城管委、首都文明办、团市委等单位共同发起的“我家街巷最好看”系列活动中,位于海淀区的双榆树三街被评为“北京最美街巷”。

曾经,双榆树三街是著名的“女人街”,这条 400多米长的小巷两侧密布100多家商铺,每到放学、下班时间人声鼎沸,居民不堪其扰。如今,居民楼下的门脸已全部关停,只剩路南几家餐饮店,两侧建起绿地花园,架空线也入了地。

“女人街”回归居民街。

“城管执法队一天最多收到五六十个投诉。”中关村街道城管执法队指导员田宇介绍,整治“女人街”前,中关村街道建设了“一体化综合执法平台”,整合城管、公安、工商、食药、卫生、交通、房管等专业力量及院所等特殊资源,变分散执法为统一管理。

2015年起,中关村街道启动了双榆树三街综合整治,拆除各类违建136处。2017年,开墙打洞综合整治,累计完成门店封堵61家,拆除各类违规广告牌匾156块。在封堵门店的基础上,居民楼和人行道之间的空地,进行了绿化。

门头沟:“四声哨响”让千年古刹回归历史原貌

随着“四声哨响”,北京门头沟潭柘寺镇对潭柘寺周边的违法建设进行集中拆除,通过多个部门齐出动,多年碰不得、拆不动的违法建设,将被彻底拆除,让潭柘寺逐渐回归原貌。

潭柘寺始建于西晋,至今已有近1700年历史,是北京地区最早修建的一座佛教寺庙,素有“先有潭柘500年,后有今日北京城”之称。然而,近年来,这座千年古刹周边逐渐被一些私搭乱建的违法建设影响了风景。

“这要搁在以前,想要拆除这些违法建设难度可就大了。”潭柘寺镇党委书记娄相峰介绍,“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曾一度是乡镇治理中最为尴尬的局面,为彻底解决“八个大盖帽,难管一草帽”的难题,潭柘寺镇结合“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重点吹好“巡查哨”“会商哨”“执法哨” “管理哨”。

房山:哨声集结 老旧小区变身“田园社区”

北京市房山区拱辰街道办事处社会办主任王化凯安装完最后一块隔离带,拿出手机拍下了一张文化路的新貌。照片中的文化路基础设施健全,曾经的脏乱差一去不复返。

“以前的文化路拥堵严重,800米的道路,我开车要花20分钟。现在有了这个隔离带,大家都规规矩矩的,没有乱停车,路也不堵了,太好了!”家住文化路小区的李先生回忆起没有整修以前的文化路感慨不已。李先生所说的文化路,全长有800米,正常人步行全程只需10分钟,因为路上有两所学校,上学放学时间,文化路的人流车流量极大;同时,周边的社区均为数十年前形成的老旧小区,小摊小贩聚集,又自发形成了马路市场,占道经营、商贩扰民现象十分严重。

多年来,文化路的拥堵问题成为百姓口中的“肠梗阻”、居民心里的“烦心事”。面对这样的情况,拱辰街道吹响“治堵哨” “环境哨”,建起“菜篮子”、停车场,而且为满足百姓的宜居性需求,街道在拆除违法搭建、清理临时摊点的基础上,也对文化路地区重新更换了排水管线,增加了基础设施建设,将文化路老旧小区逐渐建设成为“田园社区”。

日前,北京市通州区漷县镇完成了镇域内一处4万余平方米工业大院的拆除。图为大型拆除设备上场,助力拆除厂房钢架结构。通讯员 唐建摄 千龙网发

北京市通州区漷县镇完成了镇域内一处4万余平方米工业大院的拆除。图为大型拆除设备上场,助力拆除厂房钢架结构。通讯员 唐建摄 千龙网发

通州:“吹哨报到”破解工业大院腾退“硬骨头”

“你这儿没有消防设施,线路老化,而且还乱接了很多电线,环保手续也不齐全,必须要按照‘两断三清’的要求,尽快完成腾退。”在漷县镇马头村内的一家木地板生产企业,因企业负责人起初怀有侥幸心理,拖延腾退,漷县镇便充分利用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工作机制,在镇党委一声“哨响”后,安监、环保、工商、消防、供电局、城管、派出所等部门马上报到,进入企业联合执法,让企业认识到镇内工业大院腾退工作没有“例外”,观望拖延只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有力推进了工作。

漷县镇坚持基层治理模式创新,初步形成“村社吹哨、科室报到”工作机制,进一步激发了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在工业大院腾退工作中,各村党支部积极配合镇党委政府对村域内的散乱污企业、一般性制造业、工业大院等情况进行全面梳理、考察,并建立详细台账,为决策提供了依据支撑。

顺义:“十色袖标”党员认领服务岗

走进绿树葱葱的北京顺义石园街道五里仓一社区,随处可见带着“十色袖标”的党员们忙碌的身影,给树打药、捡拾白色垃圾、擦拭岗亭、宣传栏……6月2日,在职党员周末大扫除活动在这里如火如荼地开展。120余名在职党员根据自身所长分成环境卫生监督队、安全隐患队、心情驿站倾听队等十支队伍服务社区。

据了解,自在职党员回社区活动开展以来,五里仓一社区党支部共接收报到在职党员575名,全部认领“十色袖标”服务岗,清理积水、排查安全隐患、劝导商户规范经营、参与巡逻执勤等服务。目前,顺义区有3.5万余名党员回到居住地进行报到对接,主动认领志愿岗位、服务清单,积极参与基层治理,服务基层群众。顺义区委还将每月最后一个周末确定为在职党员固定服务日,引导党员自觉参与“月末清洁日”活动。

昌平:“五方共治”解决超大型社区治理难题

在很多小区,业主与物业公司是一对很难调和的矛盾。业主抱怨物业公司的服务偷工减料,而物业公司不满物业费收缴率太低,亏本运行怎么可能提高服务品质。尤其在一些老旧小区,有的前期基础建设不到位,使得业主与物业之间矛盾更尖锐。北京市超大社区回龙观的华龙苑北里社区就是如此,单靠业委会很难解决业主的不满。

针对难以调和的矛盾,华龙苑北里社区党支部创新建立了“党建引领、五方共建”的社区治理工作机制,社区党组织作为总指挥,协调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和社会组织坐在一起,为社区百姓的烦心事谋求解决方案。

如今,“五方共治”模式也成为昌平区解决回龙观、天通苑等超大型社区矛盾的一种新机制。

6月13日, 在北京亦庄镇综合网格指挥中心内,工作人员在综合信息屏进行资料巡查(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2018年6月13日, 在北京亦庄镇综合网格指挥中心内,工作人员在综合信息屏进行资料巡查(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大兴:亦庄综治中心“一键指派”高效报到

亦庄镇综治网格指挥中心位于大兴区亦庄镇三羊里,中心统筹综治、城管、公安、食药、工商等15个业务职能部门。

“以前遇到张贴小广告类似事件,需联系城管队员,城管队员到达现场,再进行问题处理,起码要花上半小时左右,路上会耽误很多时间。如今使用综治网格指挥中心,在线上仅用1多分钟,问题就得到了有效解决。我们要把一些琐碎的小事,解决在社区和网络上,拿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让专业力量去处置一些大的事情。”亦庄镇副镇长盖征介绍。

综治网格指挥中心实行坐席制管理,梳理各类基层执法力量,整合工作职责,构建“一网多格、一格多人、一人多责”的工作格局,“瘦身”执法队伍,加强部门协作,遇到问题,由“中心”坐席员结合工作实际,进行“一键指派”。一般性事件直接派单至网格长,由网格长对镇属相关部门“吹哨”并牵头处置;重要事件由“中心”向区相关部门“吹哨”并进行联合执法,实现“小事不出社区、大事联动解决”。

6月21日,北京市怀柔区网格化北房镇分指挥中心(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2018年6月21日,北京市怀柔区网格化北房镇分指挥中心(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怀柔:“群众吹哨”纳入网格化“多网”融合系统

“我是郑家庄的网格巡查员,上午巡查发现和梨园庄交界处有乱堆放。”怀柔区北房镇的“吹哨报到”微信群中出现了这样一条“吹哨”消息,就在这条信息发出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里,北房镇城管、环境、公安以及郑家庄、梨园庄两村工作人员就赶到现场完成了垃圾清理工作。

自今年4月份北房镇将“群众吹哨”正式纳入到网格化“多网”融合系统平台,该系统整合了区内95个专业图层、27000多个监控头,对接了市信息资源管理中心1053个专业图层,建有区、镇街两级指挥中心和三级工作平台,即1个网格化区级工作平台、16个网格化镇街工作平台和318个网格化村居工作平台,将公安、城管、食药、工商、环保等专业力量,29类协管力量和社会志愿力量全部实名制纳入网格内。

“吹哨、报到”不再是街乡、部门一事一议,而是形成了良好的运作机制,市民的诉求均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分流派遣,从而快速解决。特别是在一些复杂问题、部门交叉问题的处理上,这套系统有着先天优势。怀柔区社会办副主任孟吉民介绍,将政府的眼和手伸到了群众身边,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服务好群众最后一公里。目前全区7563个网格共配置网格员32853名,形成了“有人吹哨、有人报到、有人办事、有人督查、有人考评”的工作格局。

自2017年以来,北京市平谷区自觉融入首都发展大局,首创“乡镇吹哨、部门报到”联合执法链模式,疏解整治促提升各项任务顺利推进。图为碧波荡漾的金海湖。 路晓东摄 千龙网发

自2017年以来,北京市平谷区自觉融入首都发展大局,首创“乡镇吹哨、部门报到”联合执法链模式,疏解整治促提升各项任务顺利推进。图为碧波荡漾的金海湖。 路晓东摄 千龙网发

平谷:首创“乡镇吹哨、部门报到”

平谷区金海湖镇位于北京最东端,此前“靠山吃山”的粗放发展方式对环境造成较大影响,并衍生出基层治理、环境保护、库区整治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乡镇党委、政府一直在管,但有责无权力不从心。”金海湖镇党委书记韩小波坦言,过去常常遇到联合执法联而不合的尴尬。

面对一系列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顽症痼疾,平谷区委、区政府下决心“揭盖子”,在乡镇成立了由镇党委书记任支部书记、16个职能部门一把手任支部委员的临时党支部,赋予乡镇领导权、指挥权、考核权,提出“事不绝、人不撤”的工作要求,摸索出“突击式”“账单式”“补位式”吹哨执法模式,要求乡镇“吹哨”后,相关部门必须在30分钟内到点执法。

金海湖镇“蹚”出来的经验,被平谷区委、区政府总结提炼为“乡镇吹哨,部门报到”。一年多来,哨声响遍平谷,乡镇不再“两头”受气。“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制度也应运而生,有效破解了多年基层治理的难题。

资料图:北京市密云区果园新里中区街道开墙打洞整治后。密云果园街道供图 千龙网发

资料图:北京市密云区果园新里中区街道开墙打洞整治后。密云果园街道供图 千龙网发

密云:“五箭齐发”为吹哨报到量体裁衣

河南寨镇吹哨搬走“砂立方”,果园街道吹哨提升精细化管理,穆家峪镇吹哨打造温情棚改……2018年以来,密云区依靠“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啃下了许多社会治理的“硬骨头”,但始终因缺少区级层面的统一规范,存在执法力量分散、统筹协调不够等问题,而《密云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及4个配套文件出台,“五箭齐发”从区级层面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量体裁衣,制定统一工作规范,让“街乡吹哨、部门报到”驶上规范化道路,同时改变过去镇街吹哨此起彼伏的现状,使密云区逐步呈现出协调统一的吹哨新面貌,奏响吹哨报到工作“最强音”。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重在解决抓落实“最后一公里”,如何办好群众家门口的事是破题的关键。其中《北京市密云区基层治理重点问题清单》和《北京市密云区街道党工委办事处职责清单》就从切实解决群众身边事作为切入点,将大到散乱污企业治理、乱堆砂石料,小到私装地锁、流浪狗收容等16类99项长期困扰百姓的问题逐一列入清单,作为吹哨报到工作的依据,明确报到部门及职权内容,要求不同部门根据不同“哨声”及时报到,针对重点难点问题开展靶向治疗,直击痛点办好群众家门口的事。

延庆:新型自治方式使脏乱地摊蜕变整洁商业区

破旧的地砖、昏暗的路灯、采光顶破损漏水……昔日的绿韵广场在延庆人眼里就是夏日里不堪其扰、脏乱吵闹的烧烤地摊儿;如今,绿韵广场已经“脱胎换骨”,升级成了整洁繁华、秩序井然的商务区。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延庆区香水园街道以联合党支部、业主委员会、商户自治协会的新型自治方式,听民意解民忧。

群众的诉求就是哨声。在了解到居民的需求后,延庆区香水园街道下定决心治理群众心中的这块顽疾。香水园街道创新治理方式,强化党建引领,把党建工作融入绿韵广场规范管理的各方面、全过程,构建以党建为引领、统筹推进绿韵广场规范管理各项工作的新机制,推动绿韵广场提档升级。

“绿韵广场这边停车一直都是市民心里的‘老大难’,为了让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安装了停车管理系统,并对广场核心区即将投入使用的车场进行升级改造,水泄不通的景象得到改善。”绿韵广场负责人介绍,针对广场路面破损、和广场中间采光顶漏雨的痼疾,开发商重新改造铺设一层中心广场防水及路面,并更换了采光顶,整个广场焕然一新。(文/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

编者按: “一枝一叶总关情”转眼间,奋进的2018年即将过去。这一年,首都北京,扩大基本公共服务、改善群众居住条件、提升市民生活品质、方便市民出行、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消除安全隐患、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只争朝夕,惠民为民,日新月异,实事、好事、暖心事,无不关联一个“情”字。千龙网重点新闻报道中心策划推出“关情2018”年终融合盘点报道,以情为题,从我们全年报道的视角,用文图音视频动画VR等融媒体形式,回眸2018年。敬请关注。

(点击图片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查甜甜(QJ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