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决胜执行难|北京密云法官田间地头促邻里关系和解

2018-08-03 13:3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WechatIMG355

在北京市密云区,邻里关系的案件大约占执行案件两成,经常出没田间地头也便成了北京密云法院执行二庭副庭长韦培成工作的常态。图为执行法官韦培成与双方协商将越界的树木进行移除。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WechatIMG354

在北京市密云区,邻里关系的案件大约占执行案件两成,经常出没田间地头也便成了北京密云法院执行二庭副庭长韦培成工作的常态。图为执行法官韦培成查看树木越界现场。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在北京市密云区,邻里关系的案件大约占执行案件两成,经常出没田间地头也便成了北京密云法院执行二庭副庭长韦培成工作的常态。

2018年是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执行法官韦培成每月执行案件的总数是60余件,意味着每日平均需要处理两至三件执行案件。

然而,破解邻里纠纷案件的执行难题不仅需要执行法官公证无私,还需要具备特殊的“智慧”。

“邻里纠纷案件不好执行,村民之间不仅有约定俗成的乡规民约,还存在着一些感情纠纷,常需要多次协调沟通。”法官韦培成说,邻里案件的执行过程常需要在情与法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这个平衡点是什么呢?“简单点说,就是听他们真正的需求是什么。”韦培成解释,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往往和实际的需求不太一样。曾经的他以为,案件执行完了就可以了,但是后期发现,虽然案件执行完了,但村民依然有诸多的意见,事情并没有最终解决。

十余年的摸索中,法官韦培成总结出一套自己的“小技巧”。除了前期的多次电话沟通,现场的执行过程中,韦培成也给予双方足够的话语权。

“他们想说什么都可以,等他们说完,这件事可能就成功了一半。”韦培成清楚,邻里之间有一些情分的基础,说过了,心里的气消了,这个时候法官需要做的就是适当引导,找到双方满意的渠道,促成他们之间达成和解。

地界边种树近百棵 “越界”树枝侵犯邻家权益

7月末的一个下午,顶着烈日,法官韦培成与双方当事人相约在密云双井村旁的板栗地。希望通过约谈双方,协商被执行人刘僧德将树木移除。

十年前,刘僧德在地界边种了一排栗子树,紧挨着申请人常玉芹家的地。常玉芹的地块在东,刘僧德的地块在西。生长的树冠常常伸进常玉芹地里。因树叶遮盖,缺少阳光,常玉芹这些年种植的菜和树苗很少存活。

2017年常玉芹向密云法院提请诉讼,希望刘僧德移除地界边上的树木。

刘僧德一亩六的地块里种植了约500棵栗子树,靠近地界边种植的一排树木约94棵,距离地界约40厘米到45厘米。

“刚开始种的时候,连续找了刘僧德3年,但刘僧德每次说移,最终都没有移,第三年的时候则说树大了移不了。”常玉芹代理人段宝华说,刘僧德曾栽上了篱笆,后经村委会调解,篱笆被拆除,但刘僧德侵占的土地一直未归还。

密云法院审理后认为,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刘僧德种植的树木距离地界仅有40厘米至50厘米,且树枝已经伸至常玉芹承包地内,客观上妨害了常玉芹对承包地的经营使用。

法院判决,刘僧德将其种植在地界边上的90多棵树木予以移除。然而判决生效后,近一年来,刘僧德并未执行。

在法官韦培成现场沟通过程中,刘僧德表示,天气炎热,外加身体不适,儿媳也即将生产,短时间内实在无力顾忌,希望延长执行时间。

最后双方达成和解,刘僧德一个月内将地界边的树木移除。

“和解意见已记录在案,一个月后,将再次到现场查验。”法官韦培成如是告知双方。

自家地里“无意间”多了两块坟地 村民申请迁坟

一件案子告一段落,此时法官韦培成需要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地点——大石门村。

村民李德来家地里“不知不觉”多了两块坟头。询问后得知是邻里李德会在自己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爷爷、父亲的骨灰迁至自家地中。

说起这件事情的缘由需要追溯到20多年前。1994年,李德会与李德来协商,因为一时之间无法找到合适的地块,希望将其弟骨灰埋在李德来家程峪南坡地里,等后期找到合适的地块再迁出。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李德来未见李德会有任何迁坟的动静,还在自己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另外两块坟头迁至自家地中。双方也因此多次发生争执和冲突,而后双方经大石门村民委员会于2014年签订迁坟协议,但签订的履行期限已过,李德会拒不履行迁坟协议。

随即,李德来向密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由于涉及乡俗民约,密云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对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

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李德会于2018年4月20日之前将埋于李德来程峪南坡地块内的三个坟迁出,并赔偿李德来经济损失二千元。

协议虽已形成,但李德会依然未履行。查看完坟地后的韦培成法官随即前往李德会家中进行沟通。

法官韦培成沟通后发现,当下,被执行人李德会的执行意愿并不明显,为了督促执行,法官在李德会门前张贴了法院公告。

“迁坟的事件比较特殊,尽量不采取强硬措施,而是希望督促被执行人主动自愿去执行。”韦培成表示,希望最终在不迁坟、按照村里习俗,支付一定补偿费用的情况下双方能达成和解,并依照和解协议确实履行。最终达到尊重风俗、邻里和睦、案结事了的统一。(文/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

WechatIMG770

图为执行法官韦培成与被执行人沟通,将越界的树木进行移除。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WechatIMG359

图为现场执行法官与申请人签署和解协议。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WechatIMG362

图为执行法官韦培成与申请执行人一同前往坟地侵占现场。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WechatIMG360

图为现场执行法警在被执行人门前张贴法院公告。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WechatIMG364

图为执行法官韦培成与被执行人沟通,协商坟地侵占事宜。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责任编辑:王大治(QJ0026)  作者:查甜甜(QJ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