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奖得主与中国科幻作家畅谈中外幻想小说

2018-07-18 15:5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0715-WechatIMG789

2018年7月15日,雨果奖得主荷兰幻想小说家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与中国著名科幻作家韩松进行了一场关于中外历史、“风土”和幻想小说的对话。图为活动现场(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 )。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千龙网北京7月18日讯(记者 宋鹏飞)15日,北京“北京阅读季·名家面对面”系列活动迎来一场重磅活动,雨果奖得主荷兰幻想小说家托马斯·奥尔德·赫维尔特与中国著名科幻作家韩松在北京后山艺术空间进行了一场关于中外历史、“风土”和幻想小说的对话。

托马斯虽然是第一次来到中国,但中国的幻想小说书迷对他并不陌生。2014年,他在“豆瓣阅读”首次授权发布了翻译版《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次年,这部小说斩获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与刘慈欣同榜,成为继大刘之后第二位以翻译作品(原作为荷兰语)获得该奖的作家。

中国科幻作家韩松:你的故事吓到我了

“我是写过鬼故事的人, 但读到《欢迎来到黑泉镇》的时候也被吓住了,特别是结尾,非常震撼。看到最后发现它内涵有非常多的政治、社会、文化蕴意,是一个带有批判性的小说。这对我冲击很大,我觉得我也应该写这么一本书才对,不是再写科幻小说,这是真实的想法,一定要写这样一本书,向他(托马斯)学习。”

韩松说,托马斯的小说让他想到家乡重庆,唤醒他儿时的记忆。谈到中西文化差异,韩松分享了他的作品《再生砖》翻译成英文出版的经历,他说:“翻译版本要跟人家讲清楚,比如中国人对死去亲人的一种感觉、认知,我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理解。”

而托马斯对这个问题表示乐观,“人类有很多共通的东西,比如都害怕黑暗、害怕未知,这是我的书能吓到并打动全世界读者的原因。”

托马斯:故事中的科幻元素吸引了雨果奖评委,但在我看来它是一个爱情故事 

托马斯在活动上以自嘲而又充满感激的口吻讲述了自己成为一名作家的经历。

他在十几岁时读到了斯蒂芬·金的书,当时便暗下决心,长大后也要成为这样的作家。他在读高中时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当时在家乡举办了一场小型发布会, 来了100多人,我看到这个场景觉得太酷了,想以后一定要继续做这件事情。后来我又去另一个城市做了一次推广,那次活动只来了3个人,我瞬间跌入现实,后来就潜心去提升写作技巧,以写短篇为主,因为写短篇就像写诗一样,每个字都非常关键。大家也知道有很多很著名作家尽管他们写长篇小说,但是他们的短篇作品也非常好看,比如斯蒂芬·金便是如此,在我看来短篇可以体现一个作者的水平。”

托马斯介绍了自己即将出版的短篇小说集《雷沙革村的读墨人》。当《那天,天地翻了个个儿》获得雨果奖的时候,他曾说过:“男主角在跟女朋友分手之后心理上受到了重创,在他看来,世界完全翻过来了,在天上的东西变成了在地上,在地上的东西变成了在天上。他把家里的金鱼还给前女友的过程非常特殊可能在这个故事当中科幻的因素吸引了雨果奖组委会评委,在我看来它也是一个爱情故事。” 

托马斯:中国是第一个把我所有短篇汇集出版的国家 

他还提到另一个短篇作品《无影男孩》,他说:“小说里面讲一个高中的男生,因为他的基因和别人不一样,光能够穿透他的身体,所以他其实是没有影子投在地上的。后来这个‘无影男孩交了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玻璃做成的,有跟玻璃一样的表面,任何一个人站在他们表面,都可以从玻璃男孩的身体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大家可以想象,对于没有一个影子的男生,当他看到玻璃男生的时候是有一种多么奇妙的连接,这两个人就彼此联系在了一起。后来这个故事在荷兰赢得了一个当地的科幻奖项,后被翻译成了英文在美国传播开来,也入围了雨果奖。正是这些短篇作品让我一步步得到读者的认可,成为一名国际作家。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短篇小说集,中国也是第一个把我所有的短篇汇集成一本书进行出版的国家。”

托马斯还分享了他和两位美国重磅作家的交往趣事。斯蒂芬·金的推文宣传是他始料未及的事,被乔治·马丁邀请去他的博物馆更是令他意外。“后来我就对自己说真的非常喜欢自己的职业。作为一个作家,有的时候很难去期待自己有什么样的体验,这些体验对我来说都是非常独特的。”

责任编辑:巢晶(QN0034)  作者:宋鹏飞(Q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