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墙意识新实践|北京动批转型纪实:从练摊到区块链

2018-04-24 08:2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点击上图在线游览昔日“动批”的“腾笼换鸟”新面貌。制图/千龙网记者 梁泽瑛

4

2018年4月3日,北京西城区政府与北京建筑大学签署推进“动批”转型升级框架合作协议(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文/千龙网记者 刘美君

昔日,这里是“动批”,35万平方米面积,12个市场,1.3万个摊位,3万多家批发商户,吆喝练摊,代表一个时代的符号;今日,这里是“金融创新中心”,现代化办公空间宽敞明亮,入驻企业有无人机、聚合支付、区块链相关,融合创新,成就一份多赢的样本。

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年)》,是北京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重要抓手,要把握好“都”与“城”、“舍”与“得”、疏解与提升的关系。新总规中提出,疏解腾退区域性商品交易市场,严禁在三环路内新建和扩建物流仓储设施,严禁新建和扩建各类区域性批发市场。

从2015年1月到2017年11月,历时两年多,在疏解非首都功能实践中,北京西城区最终啃下“动批”硬骨头,实现“腾笼换鸟”。

在“动批”疏解中,西城区把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同区域科学治理结合起来,坚守以“绝对忠诚、责任担当、首善标准”为内涵的“红墙意识”,从疏功能到转方式,从治环境到补短板,从促协同到惠民生,一根红线隐现其间,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手笔”,一以贯之,一气呵成。

腾退带来更多获得感

“动批”是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标志性项目。

北京动物园地区批发市场,中国北方最有影响力的服装集散地。疏解前,此区域聚集3万多家批发商户,市场日均客流量6、7万人,高峰期达到15万人,外埠进货的商户超8成。人群与车辆聚集,导致交通拥堵严重,周边环境脏乱差,“动批”与北京的发展定位不再相符。

疏解,意味着真金白银的收入损失。据统计,仅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每年营业额就超过350亿元,占据动批市场交易额的半壁江山。

西城区一位负责人表示,按照过去的思路,是把能够聚拢的资源都聚拢过来,地方上的企业越多,政府的税收越多。“有了钱才能给老百姓多办事儿,办好事儿。”

然而,“动批”每年给西城区创造的经济效益约在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管理费用则超过1亿元。

地处北京核心区的西城区,是首都四个核心功能的重要载体,如何面对疏解“动批”这一重大课题?

倘若疏解过渡不当,造成对传统商业业态的“疏解后遗症”,怎么办?

必须确保市场平稳、有序地完成疏解。西城区说干就干!

2014年,西城区通过制定产业禁限目录,改革市场准入机制等,全面疏解非首都功能,全力提升城市管理和品质。

启动疏解后,税收暂时减少了,但疏解整治几年间,城市面貌发生巨大改变——

人流量少了:高峰期日均10万人的客流量,锐减至不足1万人。

车流量少了:黑车、黑物流急剧减少,困扰多年的拥堵问题也迎刃而解。

产业升级了:升级8万平方米,实现疏解产业升级24.3万平方米。

居民笑声多了:“我家住在红墙周边,和谐家园,大家共建,红墙意识,深入群众心间。”幸福的歌声唱不停。

大数据时代要靠数据说话:2017年全区地区生产总值达到3900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422.12亿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65万元。

从腾退空间利用到加强综合整治,我们看到了整治提升后的崭新面貌,听到了市民发自内心的称赞。

用大家的话说,环境变美了,今后的日子更有盼头了。

转型引来更优新产业

北京立足首都城市战略定位,积极调整发展思维、发展方式,破解“大城市病”,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动批”疏解,正是其中一个精彩样本。

“动批”疏解,直接涉及上万名商户的切身利益。不理解、不支持,是商户们最初最普遍的情绪。

“市场撤了,我们去哪儿?”“交给市场的押金、保证金,能不能保证要回来?”“补偿标准你们到底怎么定的?”从2014年起,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每周四天设立商户接待日,每个接待日,会议室里都是人头攒动。

疏解背后,利益关系复杂。指挥部副指挥李云伟说,“动批”12个市场,有央企产权、有市属国企产权、有民营企业产权,产权方把大楼出租给市场方,市场把摊位租给商户,商户又层层转租……疏解就意味着利益的损失,哪一方都不好谈。“特别是市场经营方,指挥部约谈,能不见就不见,几乎僵持了多半年。”

从分析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大形势,到“动批”地区未来的发展规划,再到市场本身的运行走势,市场产权方北京建筑大学也多次上门做工作,推动市场尽早疏解,“疏解后企业本身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面对资金难题,西城区凝心聚力迎难而上。指挥部、产权单位和区政府动脑筋想办法,最终决定以“产权换疏解”的方式,解决了难题。

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孙硕说,为了顺利完成疏解任务,同时保证商户的基本合法权益,西城结合实际探索出“产权换疏解”“股权换疏解”“一楼一策”“税收推动”“减量平移” “腾笼”与“换鸟”6种疏解工作模式。

前面的路蹚平了,市场疏解的步伐大大加快了——

2015年1月,天皓成市场整体撤市,“动批”的疏解正式开始;

2017年6月,万容、众合、世纪天乐、天和白马、东鼎市场,以及万通、阜成门天意两个小商品市场,相继关停;

2017年11月,随着最后一家市场的闭市,“动批”彻底告别西城;

2018年4月,西城区政府和北京建筑大学签署推进“动批”转型升级框架合作协议;作为高科技企业,360企业安全集团也将进驻曾经的万容天地服装批发市场。

目前,旧的批发市场已经变身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北矿金融大厦、首建金融中心等,容纳以科技、金融为主的“白菜心”产业,昔日的“动批”正迎来凤凰涅槃与华丽转身。

“红墙意识”是一种担当,也是一种责任。关键时候站得出来,重要时候豁得出去,无疑是展现首都形象的最大担任和责任。

创新迎来更好新机遇

腾退排上优先项,并非意味着不发展,而是按照党的十九大要求,通过聚焦发展“高精尖”产业,打造“科技金融创新中心”。

12家市场闭市、1.3万个摊位疏解,完成疏解腾退的35万平方米空置楼宇如何腾笼换鸟?

西直门桥西行约两公里,橙色和蓝灰色交织的建筑外墙透着简约、时尚。昔日的天皓成市场,已挂牌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8家企业相继进驻,9300多平方米的可租用空间全部租出。

走进宝蓝金融创新中心,从一楼到三楼都是明亮宽敞的大开间。走在静谧而充满现代感的楼道中,很难将这里与曾经档口林立、逼仄难行的服装批发市场联系在一起。

“进驻到我们这里的企业,既有‘艾肯拓’这样的无人机企业,也有‘现在支付’这样在新三板上市的互联网企业,既有聚合支付,还有区块链……”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总经理李然对入驻企业如数家珍,每家企业在科技创新、金融创新方面都有各自的优势。

大家的直观感受也与数据吻合。据估算,2017年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入驻企业年营业收入5亿元,实现利税5000万元,差不多相当于原动批12个市场一年的利税额。

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是西城区重新布局“动批”亮出的第一张牌。另外30多万平方米腾退空间,西城区正在制定详细的设计规划,但关键词还是离不开科技金融创新。

西城区一位负责人这样解释,“动批”区域具有金融街和中关村的叠加优势,在北京聚焦发展“高精尖”产业的大趋势下,发挥优势打造“科技金融创新中心”恰逢其时。

该退,就壮士断腕。宝蓝金融创新中心一层招商消息刚一传出,老字号、儿童培训机构等30个项目都被打了回去。从“宝蓝金融创新中心”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这座大楼的定位,为了把符合条件的企业引进来,西城区建立业态准入联审机制,楼里引进的每一家企业,都需要通过中关村西城园管委会组织的相关政府部门联审,审核未通过,再“招财”的项目也不允许进。

该进,就全力以赴。动物园门前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到了节假日更是人流爆棚。2017年12月,一家对公众开放的云计算企业签下了一楼的租赁合同,动物园周边人流量大,正合企业的心意。

下好创新“先手棋”,西城区产业转型升级风生水起。据统计,2017年全区各类金融机构达到1866家、总部企业175家,科技服务业收入超过1600亿元,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产业单位677家,实现收入751.9亿元。

细胞有生机,肌体才有活力。“红墙意识”引领行动,进退之间,北京正奋力书写创新发展新故事。

正如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所言,西城区长期以来坚持“红墙意识”,不仅仅因为中南海在西城区,更重要的是确实是从心里、从思想上能够有政治意识,和党中央贴得最近、保持一致,也是维护核心的体现,跟党走,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

这是一份肯定、也是一份鼓励,在“红墙意识”指引下,在广大西城党员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昔日“动批”所在的北京西外,将会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融合创新示范区,承载新经济业态的展示和体验功能,核心城市资源将会再次交汇,发挥多功能互融的最大效能,展现大国首都魅力。

5U1A1212x

2018年4月3日,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入驻的企业,科学技术人才正在打磨无人机(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5

2018年4月3日,首建金融中心中核中原集团展厅(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5U1A1136x

2018年4月3日,首建金融中心入驻企业北京市科学技术研究院科技创新智库(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点击进入红墙意识新实践专题

责任编辑:李贺(QE0011)  作者:刘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