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研究3000万卡车司机群体发布调查报告

2018-04-10 16:0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454534141341

4月10日上午,首部《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在京发布。图为新书发布会现场。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摄

千龙网北京4月10日讯(记者 于振华)卡车司机小吕晚饭还没有吃完,就放下碗筷去“开夜车”拉货,这是他买了一辆卡车之后的日常生活状态……4月10日上午,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传化慈善基金会、社科文献出版社在京发布首部《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生动形象地描绘了我国3000万卡车司机的群体特征与劳动过程。

“卡车司机工作强度较大,每天驾车平均时间在8-12小时的占42.1%,12小时以上的占9.2%。”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调查中心主任、传化慈善基金会公益研究院院长、《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主持人沈原教授告诉记者,很多司机为了行车方便,常常在夜间上路工作。长期、繁重的劳动,加上不规律的饮食和休息,使得卡车司机往往罹患各种疾病。样本数据表明,32.77%的卡车司机患有颈椎病;23.5%的卡车司机患有胃病;22.71%的卡车司机患有腰痛。

对于中国卡车司机的劳动过程,沈原解释称有五大特点。其一是卡车司机大部分都是自雇体制。调查样本中71.2%的卡车司机开的是自己的车。这说明他们既是司机又是车主,既是劳动者又是小私有者。卡车司机很少选择全款购车,而是使用多种金融手段举债购车。自雇型卡车司机构成当代最大的债务群体之一。购车债务对他们构成沉重压力,驱使他们为了还贷而不得不拼命工作,由此造成“疲劳驾驶”、货运市场恶性竞争等多方面的问题。

其二是“在路上”的劳动形态。“货在哪里,人就在哪里,货指向哪里,车就驾驶到哪里”,沈原介绍说,“卡车司机工作具有个体化和原子化的劳动、流动性、不确定性、脑力与体力劳动的复合性这4个特征。他们大多通过初级社会关系得到入行的资源,入行之后则随着各自的劳动轨迹独立地展开劳动过程。几乎所有的卡车司机都是日复一日地单独或两人一组地奔跑在途中,每一个地点都不一定是一个固定的落脚点。卡车司机的劳动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过程。高度的不确定性主要来自路线的不确定性、雇佣司机的不确定性、货源的不确定性以及收入与支出的不确定性。”

资料图:停放在新发地市场的卡车正在卸货。(2018年2月13日摄,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樊甲山摄 千龙网发

由于卡车司机劳动的特殊性,他们一般不得不吃住、休息皆在车上。因而,卡车司机的第三个特点就是生产与再生产的融合。此外,由于雇佣司机价格较高,“卡嫂跟车”成为比较普遍的现象。因此,卡车司机的再生产被深深地卷入到其劳动过程之中,他们在车上从事劳动生产的同时完成自身的再生产。

“卡车司机是一个以男性为主的职业。在这个男人的世界中滋长出一种特殊的‘男性气质’,是中国卡车司机的第四个特点,它作为文化符码贯穿于劳动过程始终。”沈原教授详细解释说,这种气质包括:基于高技术、强体力、应对风险与处理事故能力,而建构起来的“支配型”男性气质;基于妥善、圆润地处理劳动过程中复杂人际关系,而建构起来的“共谋型”男性气质;基于养家糊口,成为家庭经济主要支柱,而建构起来的“家长型”男性气质。

沈原教授还指出,卡车司机群体的工作第五个特点是“虚拟团结”。原子化、高流动性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劳动过程,使得卡车司机高度依赖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他们也因此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建构起特殊的团结形式。卡车司机通过互联网彼此互动,实现公路救助,并以“卡友”名义建构和巩固了群体认同,同时他们也通过在各种网络论坛中的议论、批评、表达和诉求,进一步建构起群体团结。这种“虚拟团结”并非虚假团结,而是对卡车司机而言最为重要也是最基本的团结形式。

对于卡车司机的“虚拟团结”,还有不少“卡嫂”也不理解这种行为。“卡嫂”赵兰芹向记者补充说,她的丈夫只要一听到“卡友”在微信群里呼叫救助,他就放下家里的事情,直接开车去救助“卡友”。“哪怕是晚上深更半夜,我丈夫也会跑出去帮忙。”

据传化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涂猛介绍,随着我国经济快速走向现代化和国际化,物流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渐凸显。到2016年,我国的公路货运卡车已达1500万辆,卡车司机达到3000万人。该项调查报告课题组依托“传化安心驿站”分布在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的217个站点,发送、回收问卷和开展个案访谈。经过一年的工作,该项调查报告课题组共获得来自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的有效电子问卷1779份,座谈、访谈130位各类人员。基于对这些调查资料和搜寻所得各类其他资料的分析,该项调查报告课题组完成了本调查报告的撰写。

责任编辑:张启新(QE0002)  作者:于振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