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在北京]这里让我感觉更舒适更安全

2017-08-03 10:3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文/千龙网记者 戴琪

一个夏日的午后,阳光灼热,裴安平照例从医院步行十几分钟去上课,带教和睦家家庭科医生培训。

他来自英国,毕业于剑桥大学皇后学院,是英国皇家医学院全科医师成员。2000年,他和妻子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妻子到中国科学院从事研究工作,他则到北京和睦家医院做医生。

0803_1_副本

裴安平来自英国,毕业于剑桥大学皇后学院,现在是北京和睦家医院医生。受访者供图

在这里生活17年,步行和公交一直是他最爱的出行方式。“一来安全,二来环保,而且也不用操心停车位和保险”。裴安平说,他还会自己摸索一些小窍门,“我不会直接从家门口坐公交,而是会走到四环路附近坐另外一条线,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就下车,步行过来,这样既省时,又没那么挤。”

这些年来,他的生活几乎三点一线:北京的家、医院、英国的家。即便如此,“曾经,我一到医院就有一种离开中国的错觉,因为这是一个完全国际化的环境,同事、病人都是外国人。但现在其实已经差别不大,这里有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同事,70%的患者也都是中国人,而且一出医院就见高楼林立,遍布国际化的商场。”裴安平说。

妻子工作很忙碌,他就承担了照顾孩子的大部分责任,对孩子的爱也让他对中国多了一份好感。“中国人特别关心小孩子,对他们非常友好。邻居经常会提醒我们给孩子多穿衣服,我们家老大常常忘记带手机,有急事就求助周围的人,大家都很乐意帮忙。”裴安平说,“孩子在这里很安全,我们很放心”。

自小就上中国本土的幼儿园和小学,现在两个孩子中文说的很溜,已经完全听不出是外国人,甚至说英文的时候都会犯一些中国人常犯的语法错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两个孩子带着中国的国旗去鸟巢体育场看比赛,大喊:“中国加油,中国加油!”

就连裴安平本人现在也越来越“中国范儿”。

“大概五六年前,我回英国想装一部固定电话,可工作人员却说三个星期以后才能安排!回到中国以后我们要装宽带,打电话预约,没想到40分钟的功夫,工作人员就上门了。”裴安平说,在英国,大部分事情都至少要提前一两个月安排,甚至是见朋友。

有一次,他们一家准备回英国看亲戚朋友,回去之前问朋友什么时间方便聚一聚,朋友想了想说:“大概下个月吧”。裴安平很尴尬:“后来,我们干脆换了个‘中式’的法子,回去之后直接问朋友,‘你今晚有事吗?我们带饭去你家’。”

习惯了中国的节奏、工作、美食,裴安平说这里让他感觉很舒服。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戴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