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戒毒所里父与子的两小时

2017-06-11 10:4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1

6月10日,北京天堂河强戒所举办司法行政开放日,小鱼儿半年来第一次和戒毒所的父亲团聚。图为小鱼儿喂父亲吃蛋糕。北京市教育矫治局供图

早上4点钟,住在密云一家儿童福利院的小鱼儿(化名)高兴地睡不着觉,等待着福利院的叔叔阿姨,送他到相隔一百多公里外的天堂河强制戒毒所,那里有他已经半年未曾见面的父亲。

11岁的小鱼儿,瘦弱的像个8岁的孩子。他不是孤儿,但是现在的境况让他只能待在福利院。他是一名吸毒人员的孩子,半年前,爷爷因为一场车祸躺在医院不省人事,父亲也因为吸毒被送到强制戒毒所。

6月10日,北京天堂河强戒所举办司法行政开放日,这是半年来,他第一次和父亲团聚。

上午9点,小鱼儿到达天堂河强戒所,在强戒所举办的“亲子情深助戒毒”活动中,小鱼儿见到了日思夜想的父亲。坐在父亲身旁的小鱼儿,一直挽着父亲的胳膊,头依偎在父亲的肩头,开心的笑着跟父亲说着话。好久没有看见儿子的父亲不时地抚摸孩子,拿着强戒所送给孩子的玩具,逗孩子开心。

在亲子活动中,小鱼儿和父亲,以及其他的家庭一起做游戏,分享爱的话语。游戏结束后,小鱼儿拿着民警准备好的蛋糕,悄悄地送到父亲跟前,为父亲提前送上生日祝福。父亲给小鱼儿切了一块儿蛋糕喂给他吃,小鱼儿推脱不吃,没有说话,父亲看懂了孩子的意思,先泯了一小口,小鱼儿才舍得吃一口。

在福利院的老师和戒毒所的民警看来,小鱼儿懂事,超同龄孩子懂事。这么懂事的孩子,却有个不一样的童年。

小鱼儿出生不久,父母离婚,跟着父亲老李(化名)独自生活。老李靠开车拉活维持俩人生计,生活还算幸福。然而,老李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冰毒。“起初并没有成瘾,直到我妈去世,心里空虚,压力大,就成瘾了。”老李说。

老李是北京密云人,每月靠做司机拉活,挣钱不多,随着毒瘾越来越厉害,买毒品花的钱就越来越多,钱实在不够花了,就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以前我们家有房子,也有车子。”在小鱼儿成长中,经历了家庭由幸福到破裂。

但是,小鱼儿从来没有埋怨过父亲,在他心中,父亲是英雄。“我从小没有妈妈,他一个人把我养大,他就是我的英雄。”小鱼儿心里知道,父亲也不容易。即使犯了错,“只要改正就好。”

在老李心中,孩子是他戒毒的动力,但这个动力在毒瘾侵袭时,就变得不够强劲。“我一般不敢在家里吸毒,我父亲能觉察到,所以我会避开他和孩子。”老李说,真正让他对孩子有所顾忌的是那次饮料瓶事件。

“那天我带着孩子玩,毒瘾突然发作了,当时就想用矿泉水瓶子坐一个简易的工具吸毒,我刚把矿泉水瓶放凳子上,孩子就拧开瓶子喝了下去,我当时吓懵了,还好,毒品没放。”回忆起那一刻,老李心有余悸。从此,老李决心戒毒。

两年半的时间里,老李确实没有复吸,也主动定期社区矫治所报备。然而,家中的又一场突变让他又走上了吸毒的路。

“去年12月的一天,父亲出门吃早点,突然被一辆拉猪肉的电动三轮撞倒了,送医院后昏迷不醒,一直住在ICU,肇事方家庭也很困难,付不起药费,我手里也没啥钱,跟亲戚朋友也借不来钱,愁的快疯了,没把持住,就又吸上了。”老李说。

负责管教老李的天堂河强戒所第五大队副队长隗世纪告诉记者,老李复吸后不久,就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决定自首时,他就跟当地民警说了孩子的情况,当天晚上派出所就把孩子接到福利院,照看孩子。”

“被送福利院的时候,知道爸爸去哪了吗?”“不知道。”“以前家里去过警察吗?”“去过,警察叔叔到了之后,会让我爸爸去厕所,然后拿个白板纸测试。”

这是记者和小鱼儿之间的一段对话。戒毒所的一位民警告诉记者,小鱼儿心里模模糊糊能了解父亲是“犯了错”,但是他却从来不主动向外人说起。在他心里,只愿意留存和爸爸的幸福时光,“爸爸接我上下学,带我去公园,教我游泳……”

而在老李心里,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责任编辑:戴琪(QY0021)  作者:秦胜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