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排爆手闫群:爆炸前三分钟拆除了炸弹

2017-04-20 13:4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闫群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工作肖像照。王全福摄

闫群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工作肖像照。王全福摄

“每一次出现场,都要做好回不来的心理准备,只要犯了错误,就是最后一次,没有改正的机会。”在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和特警总队,记者见到了五支队排爆大队副大队长闫群警官,他曾经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直面死神弯刀的闫群和妻子一起,回忆并讲述了他从警23年以来,那些惊心动魄的“拆弹”瞬间。

对于普通人来说,排爆这种事情既遥远又神秘。排爆工作简言之就是检查、甄别、排除爆炸物品。绝大多数人都只在电影中看到过排爆过程——一身是胆的男主角在炸弹即将爆炸时,仍沉着冷静、小心翼翼地排除炸弹,场面惊心动魄、紧张刺激。而现实生活中的排爆工作却不是可以由导演掌控的。危险往往深藏于无形,谁都无法预知。

“那个爆炸物就在更衣室的柜子里,计时器已经停了,柜子里空间不够,没法拆,我就把它挪到地上,结果就在我拿工具的时候,计时器突然又开始走了。”闫群回忆起离死亡最近的一次经历拆弹经历,至今历历在目。

闫群清楚的记得,在十多年前的某洗浴中心里,更衣柜里的一个闹钟下绑着个圆盒子,定时器的表针已经被剪掉,但能看到它定下响铃的时间是5点,而闹钟开始走的时候,已经是4点53分了,按照操作规程,这时候包括排爆警察在内,所有人都得紧急撤离。可是闫群说:“这个炸药量,要是爆炸了,影响太大了。我非拆了它不可。”

当炸弹拆除之后,闫群看了一眼闹钟,指针清晰的指向4点57分,他距离死亡的时间,只有3分钟!

听到惊心动魄处,坐在闫群旁边的妻子突然开始抽泣起来,闫群说,他从未跟给妻子细谈过他的工作,即便在刚结婚时,也只是告诉妻子,“我就是在街上巡逻的民警。”

闫群警官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工作肖像照。王全福摄

闫群警官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工作肖像照。王全福摄

从1996年成为排爆警,闫群的秘密一藏就是8年,直到2004年一次家庭聚会,闫群刚执行完任务赶回家,被问及“干什么去了”,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排爆”,才被家人发现。如今,闫群妻子辞职在家照顾父母孩子,全心全意支持他的工作,“两个人中有一人坚持梦想就够了”。

带63号帽子,被同事称为“大脑袋”的闫群,脑子里装满了各种爆炸装置的数据,他只要看一眼,大致已经能判断其中的炸药量、爆速等。在很多时候,厚重的防护服抵挡不了冲击波,50克的炸药,如同一个包子大小,就足以置人于死地。

排爆队员留给人们的,往往是危险中逆行的身影,他们与死神做着一次次搏斗。让闫群他印象深刻的是,1998年他刚刚考取了公安部排爆手证书,而在朝阳区的一个餐馆里,出现了可疑爆炸装置。闫群穿上防护服,独自走进餐馆,“当时没想太多,所有人都在外面,我一个人进去了,在防护服里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有点儿悲壮。”他说,最终爆炸装置被成功拆除,脱下防护服的时候,里面全是汗。“现在已经好多了,之后的26次手动拆除,我再也没紧张成这个样子。”

闫群警官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王全福摄.jpeg

闫群警官曾200多次现场排爆、27次直接手动拆除可疑爆炸物。图为闫群。王全福摄

有人问闫群最大的愿望是什么?闫群说,排爆大队有一个传统,每当主排手穿上排爆服走向可疑爆炸物前,都要拍一张照片,以防不测。“当我老了退休的时候,翻开排爆大队历年来拍的全家福相册,看到里面的兄弟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涉爆现场处置中伤亡,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和愿望。”(文/千龙网记者 李金鑫)

责任编辑:王大治(QJ0026)  作者:李金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