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千龙网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

2016-12-09 15:0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12月9日讯(记者 李金鑫)相信很多人看过《大宋提刑官》这部电视剧,它讲述的是“法医鼻祖”大宋提刑官宋慈的故事,因为这部剧,很多人对法医产生了好奇。那么现实生活中的法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12月7日,千龙网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为广大网友揭秘“现代提刑官”背后的故事。

12月7日,千龙网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图为陈庆拿着留下了的标本,向记者讲述案子。千龙网记者 张瞳摄

12月7日,千龙网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图为陈庆拿着留下的标本,向记者讲述案子。千龙网记者 张瞳摄

准确推断致伤工具 三天破案

“法医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第一时间判断致伤物,缩小侦查范围,为侦查方向作出指导。”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病理室主任陈庆这样向记者描述法医的工作。

言谈斯文,举止儒雅的陈庆,已经度过了十五年的法医生涯。血腥的案发现场、被分解的腐烂尸块,是他工作中经常要面对的场景。

发生在2011年冬天的一起命案,让陈庆至今印象深刻。

不同于以往一眼就能辨别的常见创伤,死者身体呈不同创伤形状,让陈庆一时摸不到头绪。尸检过程中他不停的思考。带着这些疑问,陈庆当晚就进了解剖楼。其实在做尸检的过程中,陈庆在看到死者头上的钝器伤和躯干解剖以后的贯通伤后,心里就对致伤工具有了一定的分析,但是真正使他坚定信心的还是他把死者头皮挑开的一刹那。

陈庆在死者颅骨内发现了一个完整清晰的月牙型的缺损,综合这些特征,陈庆想起自己以前看到的老电影情节中经常有类似特征的管叉,由此,找出了这个案件的致伤工具。

侦查员迅速找出工地上平常用管叉工具做工的几个人,并且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据凶手交代,他与死者一直有矛盾,案发当晚,他拿着刚刚做的管叉,悄悄溜进死者屋里,看死者醉酒躺在床上,将其杀害。

因为致伤工具的及时发现,从接警到破案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时间。这个案子后来成为全国公安典型案例。

火眼金睛 还死者妻子清白

法医的岗位虽小,从事的却是罪与非罪、人命关天的大事,对一名法医来说,每一具尸体都记录着丰富的隐形信息,必须小心翼翼地通过读取它们无声的证言,以还原事实的真相,“给生者安慰、让死者安息”。

2011年3月,北京某小区楼房内发生一起死亡案件。死者长期瘫痪在床,只有左上肢可以活动。案发当天死者的妻子正准备将死者所用的席梦思垫子拿下楼进行清洗。因为死者喜欢抽烟,所以邻居好心帮忙一起把垫子拿下去的时候,还顺手递给死者一根点燃的香烟。然而,就在洗垫子这18分钟,楼上冒烟了,他们冲上去以后发现死者待的地方已经起火,全力灭火也无法挽救死者的生命。

陈庆到达现场,初步判定死者主要损伤为烧伤,但死者最后的体位却让人颇有疑虑,死者左手撑在一个小的凳子上,上身基本是一个右侧卧位,给人想要离开火源的感觉。一个瘫痪在床的人,一根香烟,没有助燃剂,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活活烧死?18分钟,死者为什么没有呼救?会不会死者被先杀死再造成意外身亡的假象?

为解开这些疑问,陈庆带领他的团队迅速投入到工作中。有不少法医发现死者身上有类似尸斑的血液斑迹,同时死者左侧面部有大量的血痂。陈庆观察发现血液流注的方向是从外耳道流出,流到嘴里与死者当时的右侧卧位吻合,而红色印记是皮肤出现烫伤形成的烧灼痕,不是死后的尸斑。同时,通过对尸体及器官进行详细的解剖,推断死者系短时间内被高温作用于呼吸道,造成喉头闭锁导致窒息死亡。

为了验证18分钟能把床烧成什么样,陈庆在实验室模拟了当天案发现场的全部环境。通过实验他发现,高位截瘫的死者在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的时候,已经身处火海。

其实此刻,陈庆已经对自己的检验胸有成竹,但一个细节却成为了法医中心讨论的焦点。不破解这个难题,之前的全部推测有可能完全被推翻。有人在咨询专科医生后提出,以死者的身体状态不可能独立翻身躲避火源,而现场死者却是右侧卧位。陈庆走访多家医疗机构,通过询问多位护理经验丰富的护士,得到的答案是如果侧臂很强,可以借助旁边的物体,用手能借力推开。陈庆再次试着还原现场,在大火起来的时候,死者借助左侧的大衣柜翻身,他使劲一推,出现了上身基本是一个右侧卧位,左手撑在一个小凳子上的蹊跷动作。

就这样,经过陈庆和法医中心团队的不懈努力,案子所有的疑点都被解释清楚。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并非他杀。

有人说,选择了一种职业,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作为一名人民警察,陈庆说,选择了法医这个工作,就是选择了以不同于其他警种的方式为冤屈死难者申诉代言,将罪恶奸邪者束之以法。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李金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