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文学要有体恤式的人性之味

2016-10-27 13:3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作家协会、十月文学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联合日前举办了“北京十月文学月·叶广芩京味文学创作研讨会”。图为施战军参加此次研讨会。

北京作家协会、十月文学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十月杂志社联合日前举办了“北京十月文学月·叶广芩京味文学创作研讨会”。图为施战军参加此次研讨会。

千龙网北京10月27日讯(记者 秦胜南)近年来出现这样一种现象,京味文学创作日渐式微,有人认为,京味文学不好写,会说北京方言的越来越少,有传统北京生活经历的人越来越少,这让许多新一代作家对京味文学创作望而却步。

不过,在《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看来,这不能成为新一代作家放弃京味文学创作的理由。

日前,千龙网记者在采访施战军时,他表示,作家老舍奠定了京味文学创作的基础,老舍之后也有许多作家写了新的京味文学,他们各有各的特点,有的是描写胡同生活,有的是描写苦力,有的是描写胡同串子的生活……。

“京味文学作品的题材非常广阔,新一代作家可以从中学到精髓,然而却不应该成为 ‘ 小老舍’ ‘小叶广芩 ’,他们应该创作属于自己的独立个性的作品,创作出体恤人性之味的文章。”施战军说。

施战军以叶广芩文学作品创作发展为例,谈到了新一代作家如何写好京味文学。

在施战军看来,叶广芩长达二三十年的京味文学创作,是不断革新的过程,从她的作品中愈发能感悟到人性之味。

“叶广芩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脉络,从上个世纪90年代她创作的《祖坟》《黄连厚朴》再到后来结出硕果的长篇小说《采桑子》等,创造的视角大都展现北京八旗子弟的生活,随着她人生的沉淀,这些年她作品的视角发生了变化,开始以广阔的视角,重新打量北京普通人的生活。”施战军说。

由单一的特殊群体,到普罗大众的小人物,这一转变被施战军称之为叶广芩“审美的变革”。

“叶广芩早期的作品主要局限在北京皇城根的生活,后来她的作品逐渐外延,从《去年天气旧亭台》一书中,就能体味道它的变化。比如书中 ‘鬼子坟’一篇中,介绍的是一个墓园里少年的群像,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相,苦孩子有苦孩子的命运,贵族孩子有贵族孩子的挫折。读者从里面可以体验这群孩子当时的生活,但是又能映射到自身的成长,她的小说不再是局限于京味,主要是表现一种人生的味道、命运的味道、平民的味道,这些味道是自然而然的人性的味道。”施战军告诉千龙网记者,这部作品背景是北京,而叶广芩的创作已经超脱了狭义的京味,体现的是对每一个人物的体恤关怀。

施战军告诉千龙网记者,从叶广芩小说的发展脉络可以看到,中国的文学创作也正在由传统的观念式写作,上升到了观察式、体恤人性的创作。这对于新一代作家来说,也是一种引导和启发,脱离出京味文学的传统写作手法,从人物命运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判断这个世界,让读者从每一个人物的命运中体会人生。

此外,施战军还表示,新一代作家创作京味文学作品,不应将视角局限在狭窄的空间。“不是只有北京人才能写京味文学,外地人有北京梦,北京人有自己的生活梦,追梦的过程必然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有不同的内容,这种复杂的东西就构成了北京味道。”施战军表示,每个人要从心底里感悟别样的北京生活,忠实于自己的经验感受,用贴近人性的方式表达,就能创作出具有北京味道的京味文学。

责任编辑:李金鑫(QJ0025)  作者:秦胜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