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晏彪:好的作品中有读者的影子

2016-10-25 09:3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赵晏彪

10月24日,作家、编辑、评论家在“北京十月文学月·叶广芩京味文学创作研讨会”上对叶广芩作品的文学价值进行研讨。图为作家赵晏彪。千龙网记者 鄂晓颖摄

“好的作品,可以使读者在阅读中勾起回忆,同时找到自己的影子。”在满族作家赵晏彪的心中,叶广芩的作品让北京人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找到了儿时的回忆。

10月24日,作家、编辑、评论家在“北京十月文学月·叶广芩京味文学创作研讨会”上对叶广芩作品的文学价值进行研讨。

叶广芩的京味别具一格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赵晏彪说,“叶广芩的京味小说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这种回忆不是带有个人的亲近感和崇拜感,而是文章里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

叶广芩的“京味”是别具一格的。赵晏彪认为,叶广芩的小说是贵族的优雅与平民幽默的共同体。曹雪芹写了京城的贵族,老舍写了京城的平民,而叶广芩的京味小说则综合了曹雪芹的皇家气派和老舍的平民味道,在两者的有机结合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京味文学是北京文化的代表。赵晏彪告诉记者,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北京文化的核心不能变。北京人那种溶于血液中的气质和幽默不能变。

叶广芩的京味文学正是用北京人的味觉、视觉以及根植于血液中的那份情感在书写北京,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语言之上。

赵晏彪说,“叶广芩的作品不是简单的文化叙述,也不是历史的回顾,更不是简单的文学表达。而是在贵族、士大夫、平民的三者结合中形成了京味文学。”

被定位为京味作家的赵晏彪认为自身还不足以称为真正的京味作家。“纯正的京味文化应该是汉、蒙、满文化的结合。我虽然写过一些京味的文章,但是没有地地道道的把这三种文化很好的结合起来。可能在七十岁之后,会拾笔写我经历过的北京时代。”

好作品应为时代而书写

在赵晏彪看来,叶广芩的小说书写出了时代的变迁。“她的作品是延续的,通过时间这条线将北京人各个时期的生活串联了起来。阅读叶广芩的小说,可以了解到完整的北京人的生活状态。北京人可以从中找到儿时的回忆,外地人则可从中了解到真正的北京模样。”

“作家的作品应该为时代书写。”这也是赵晏彪对自己创作的定位。

2016年,赵晏彪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中国创造》问世。这部以国企改革为背景的工业题材小说被称之为史诗般的作品。

赵晏彪表示,当下工业题材的作品稀缺,没有一部长篇小说来体现中国四十年的工业化进程。中国已经从一个农业经济大国转变为工业经济大国,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已经完成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蜕变。

“我是职业编辑,每天接到大量稿件,都市爱情、乡村爱情、官场贪腐、农民工的题材居多,工业题材极为少见。但我们不能视而不见,中国工业的发展彻底改变了现代人的生活、思想和情感。在中国的GDP构成中,工业占了近一半,全国有近千万的石化工人。他们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个领域需要作家给予更多的关注。大国之文学,若缺少工业题材的小说出现,无疑是一种缺憾。”赵晏彪讲述着自身创作的初衷。

作为作家,赵晏彪希望用“厚重”的书记录下时代的脉搏,给历史留下印记。他还表示,期待越来越多的作家投入到工业题材的创作中,把那些受工业生活影响和塑造的鲜活人物形象,以最美的文学样式呈现出来,为中国文坛留下几部抒写中国创造者奋斗历程的工业题材作品。

而工业题材的创作需要专业的知识储备,这也是工业题材创作的难点之一。赵晏彪表示,《中国创造》的问世得益于他在中国化工报15年的工作积累。同时,他为此书的创作特意采访了百余位企业家。

赵晏彪说,“很多工人、企业家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文/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

人物简介:

赵晏彪,满族。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少数民族电影工程领导小组成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杂志社副主编。已出版《真水无香》《雁过皇城根》《与波光水流对话》《译道与文化》《中国创造》等九部专著。

曾获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获、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文艺作品佳作奖等多个奖项;多篇散文、小说被各省市选入高、初中语文课本,并被译成英、蒙、藏、维、哈、朝等多种语言。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查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