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拿出千万身家 带领志愿者在沙漠造绿:廖理纯

2016-08-02 14:0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多数人对于草原的印象可能依然停留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中,但在距北京近200公里的内蒙草原上存在着这样一片黄沙漫漫的沙地——浑善达克沙地。据资料显示,浑善达克沙地是京津主要风沙源之一,每当风沙起,距此200公里外的北京也成为了直接受害者,现如今这片沙地上已经围起了一片绿荫屏障,变成一块绿化基地。

在这片基地上,每周都会上演这样的一幕,一群人带着新奇的眼神,围站在一位头戴黄色毡帽的男子身旁,细细的盯着男子手中的动作,给苗圃换新苗,为小树修剪枝丫……这位年过五十的男子是基地的建设者廖理纯,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绿化志愿者。

廖理纯正在浑善达克沙地为种植的苗圃除草 千龙网记者查甜甜摄

廖理纯正在浑善达克沙地为种植的苗圃除草 千龙网见习记者查甜甜摄

志愿者精神是荒漠里的一抹绿

如同往常一样,廖理纯驾驶着一辆特殊的“航班”,从北京奔向海拔1800米的浑善达克沙地。“航班”,是志愿者们对一辆蓝色大巴的爱称。

“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相约在寻找共同的根……”行驶的“航班”上回荡着宏亮的歌声,《我和草原有个约定》、《鸿雁》、《走向复兴》等歌曲也成为了“航班”上的必唱曲目。

为什么一定要唱歌呢?廖理纯有着自己的见解,绿化不仅仅是绿化大地,更需要绿化人们的心灵。他努力将绿化活动与爱国主义教育结合起来。

路途中,他带头吟唱歌曲,讲述中国传统文化以及革命先辈无私奉献的崇高精神,他希望能唤起当今人们缺乏的危机意识和奉献精神,并传播“人人可为,人人能为”的志愿者精神。

同时,廖理纯也常常面对这样的质疑,“为什么每周千里迢迢,大费周章从两百公里外的北京带着志愿者去植树?为什么不直接雇佣当地人?他们一人的工作量可以抵三四个志愿者,这样还可以节省成本呢。”

廖理纯徐徐的道出自己的故事,“我曾经在库布其沙漠恩格贝地区做了5年的志愿者,见证了恩格贝如何从当年的黄沙漫漫发展到今天的国家4A级景区。日本、韩国等外国志愿者们在流沙中种下的300万棵高大乔木,改善了当地的环境,几十毫米的降雨量变为了400多毫米,为农牧民带来福音。外国的志愿者可以来到中国植树,改善沙地环境,为什么我们中国的志愿者不能自己去播种绿意呢?”

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为志愿者讲解如何为基地的苗圃换上新苗 千龙网记者查甜甜摄

廖理纯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为志愿者讲解如何为基地的苗圃换上新苗 千龙网见习记者查甜甜摄

带领先遣团为万亩沙地换新装

五年来,它载着来自各行各业的7000多名志愿者,“飞”向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源,种树育苗,播种绿色。这支由廖理纯带领的绿化志愿团队,有着一个特别的荣誉称号——“走进崇高先遣团”。

此次首都文明办的“V蓝北京——传递榜样力量”绿化植树志愿服务活动的三十多名志愿者则成为了这支先遣团的第199批次志愿者。

每一批次的志愿者都会在荒漠里呆上两天,共同挖掘苗池、建立苗圃,种植志愿林,挖掘灌溉蓄水池,以及为苗圃修剪枝干,盖上防寒被。

浑善达克沙地是廖理纯2011年建立的第一绿化基地,记者在基地中看到,第一批次种植的树苗已经与人齐高。廖理纯告诉记者,五年来,该基地选择樟子松、赤峰杨作为进军坝上荒漠的先遣军,以营养杯的方式种植樟子松60万棵,赤峰杨育苗10万棵,目前第一基地已基本完成苗木储备任务,70万株树苗以4米的间距种植,可以覆盖3万亩绿化面积。

2013年,廖理纯又在河北省张北县馒头营乡建立了第二基地,该基地一期计划是5千亩,记者了解到,3年来该基地共培育樟子松、油松、云杉营养杯60万,培育赤峰杨近7万棵,每个批次的志愿者们都会在这块基地上种上一棵属于自己的纪念树。

先遣团的工作人员王若涵告诉记者,今年的目标是通过绿化志愿平台,尽可能多的为志愿者提供绿化实践的机会,今年希望增加20万棵苗木,新增绿化面积2000亩,参加志愿活动人数新增1500人次。

在沙地中种植苗圃,亟待解决的则是水源问题,廖理纯意味深长的说道,地下机井的过度使用是地下水丧失和地下水污染的罪魁祸首,“而我们挖掘的开口井是从地表取水,不会污染到地下水,目前的挖掘工作已经完毕,准备建立水塔,铺设水管等灌溉设施。”

志愿者们正在为绿化记得的树苗修剪枝干 千龙网记者 查甜甜摄

志愿者们正在为绿化记得的树苗修剪枝干 千龙网见习记者 查甜甜摄

绿化公益的种子在志愿者心中传承

2005年,廖理纯辞去董事长职务,专事公益。作为北京市政协委员的他,先后建立的两个绿化基地总投资达到一千多万元,这些钱几乎全部来自于他的个人积蓄。由于坚持不懈地走公益绿化之路,廖理纯成功当选了2014年度十大“北京榜样”,并获得了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廖理纯总是不厌其烦地讲解,示范种树的各个环节,志愿者们亲切地称他为“锹王”。通过不断的实践,昔日的成功企业家,已成为育林治沙的生态修复专家。他表示,希望每个前来植树的志愿者都是一棵种子,让这棵种子不仅在志愿者心中发芽,同时传递给身边的人,带动更多的人走近公益。

此次志愿者中65岁的杨贵森植树之后说道,“虽然年龄大了,但是此次的活动让我重新认识了草原,重新认识了沙漠化的现状,有生之年能为祖国的绿化做一些贡献,为改善环境尽一些自己的绵薄之力,很开心。”

每个志愿者都有不同的收获,“种下一棵属于自己的纪念树,瞬间觉着自己与这棵树有了联系,”一名90后志愿者表示,种下一棵树,也就是在心中种下了一份牵挂,同时也种下了一份对社会的责任。

廖理纯的心中埋藏着一个远大的目标,要推动中国每位国民每个人一生义务为国家种活100棵树。廖理纯说,生态环境的恢复,不仅是靠说,一定要做,大家一起做。他愿意做一颗行动的种子。

知天命的他已经开始了“向死而生”的逆向思维。他把余生一万多天,做成台历,每天倒撕一页,向死而生倒着过,由此思考活着的意义,思考一个人对于社会的价值。(文/千龙网见习记者 查甜甜)

责任编辑:王丹(QJ0014)  作者:査甜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