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贵州精准扶贫五部曲系列报道之“三区”凭啥斩断“穷二代”

2016-07-25 15:4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2016年1月11日,中央网信办在北京启动历时1年的首次全国网络媒体“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大型活动。12日下午,来自全国40余家中央和地方重点新闻网站的首批全国网络媒体记者齐聚贵州,开展“脱贫攻坚看贵州”的主题采访。

千龙网记者通过一周的时间,深入到贵州六盘水、遵义、安顺、毕节、铜仁、黔东南等贵州脱贫攻坚的典型地区,进行实地采访和体验,与群众打成一片,倾听群众的心里话,用心发现基层群众身上向上向善、艰苦奋斗的精神。千龙网记者将以讲述一系列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感人故事,展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开拓奋进的新实践、新成就,体现习近平总书记新理念、新思想对实践的巨大指引作用。


初中生池小红是贵州省江口县闵孝镇三河村人,她刚一出生,父亲就去世了,她和患有精神病而失去劳动能力的母亲一起常年住在三河村石山上的岩洞里。近几年,当地镇政府出资为她们母女两修建了一栋小平房,才把他们接下山来安家。由于家庭贫寒、母亲又经常在家犯病,池小红内心产生了自卑心理,还在上初二的她却不听任何劝告坚决选择了退学……

2015年12月底,江口县教育局局长秦杰、党组书记陈均波等领导得知此事后,立即派出一个专项工作组赶往山区找到池小红劝说她回校就读,并以该局结对帮扶的办法让小姑娘重返校园。

在贵州石山区、深山区、边远山区这“三区”中,像池小红这样的大中小学因病致贫、因贫失学的学生还有很多。而贵州“三区”中人口教育素质低下又会导致贫困人口出现代际传播,精准扶贫该如何发力,凭啥斩断“穷二代”呢?

初中女生全家搬出岩洞又辍学后再获资助

贵州省江口县闵孝镇是典型的石山区,全镇多半以喀斯特地貌为主,山多、谷深、平地少,地势呈高山包围平地状态,全镇基本农田为992.3公顷,人均基本农田仅为0.48亩。多年来,闵孝镇由于农田水利配套灌溉设施和防洪堤坝年久失修,田间田埂坑洼不平,外运通道不畅,河流两岸村民只能在田土上种植稻谷、油菜等常见农作物,农民增收十分困难。

而闵孝镇的气候属亚热带湿润季风性气候区,每年雨水充沛,空气湿度大,冬无寒冷、夏无酷暑、年温差小。闵孝镇三河村就是坐落在这个石山区的一个自然村,十三、四岁的池小红就是这个村的村民,她和母亲都没有房子住,曾经常年住在一个岩洞里,后来闵孝镇党委和政府为其修建了一栋小平房,母女二人才从山间岩洞里搬出来安家。

池小红原为闵孝镇中学初二年级的一名学生,2015年秋季学期间就辍学在家半月有余,校方曾安排教师3次去她家家访,动员她回到学校就读都没有结果。

2015年12月25日,江口县教育局局长秦杰、党组书记陈均波获知此事后,立即安排该局资助中心主任杨学龙、营养办主任向军等人组成专项工作组,与闵孝镇中学教师一起前往池小红的家中开展劝学动员。临行前,陈均波书记语重心长地嘱托该工作组成员:“一定要将该生动员回校。我们的教育扶贫既要扶在学生身上,更要暖在学生心里。”

工作组一行人来到三河村池小红的家里,经了解得知,小红是多年单亲家庭子女——她刚出生时就失去了父亲;而她的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多年丧失劳动能力且时常发病。

“虽然住上了小平房,但是由于家庭实在困难,池小红心里产生了很强的自卑心理,因此辍学在家。”江口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何兴荣向千龙网记者介绍说。工作组成员都为池小红的境遇扼腕心痛,当即对她给予了300元现金资助,并表示自2016年起每月资助她100元用于学习和生活,池小红听后高高兴兴地应允返校入学。同时,闵孝镇中学也表示,自当年下学期起免予池小红所有学习费用,并每月资助她一定的生活费。

2016年2月15日,正值大年初八,池小红一家的新年过得好不好令江口县教育局干部职工时刻牵挂。秦杰局长、陈均波书记再次安排资助中心主任杨学龙等人,前往池小红家进行慰问。杨学龙等人来到池小红家里,详细询问了她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并送上了大米、食用油、面条、衣物及200元慰问金。如今,池小红该上初中三年级了,她表示初中毕业后还要继续深造……

2016年2月15日,正值大年初八,贵州江口县教育局局长秦杰、党组书记陈均波再次安排资助中心主任杨学龙等人,前往池小红家进行慰问。杨学龙等人来到池小红家里,详细询问了她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并为她们家送上了大米、食用油、面条、衣物及200元慰问金。(江口县教育局供图)

2016年2月15日,正值大年初八,贵州江口县教育局局长秦杰、党组书记陈均波再次安排资助中心主任杨学龙等人,前往池小红家进行慰问。杨学龙等人来到池小红家里,详细询问了她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并为她们家送上了大米、食用油、面条、衣物及200元慰问金。(江口县教育局供图)

贫困大中小学生因贫失学得到社会救助

现在福建闽江学院就读大一的杨竟峰家住贵州江口县坝盘镇合寨村,一家两口,父亲患有精神疾病,已经丧失劳动能力。杨竟峰就读大学前,江口县帮助其获得了“雨露计划”4000元资助金,又为其办理了6000元生源地助学贷款。后来,杨竟峰在获知自己已被该县报送为教育精准扶贫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的资助对象、将会获得每年4830元资助金时,他兴奋地说:“感谢党,感谢国家!有了这笔资助金,我再也不会为学习和生活费用担心了!”

而对于该县2010年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的陈永斌来说,他患病在床更是贫上加贫。陈永斌家住民和镇军屯村老寨组,曾于2009年办理有4000元生源地助学贷款,但是,他在2013年患强直性脊柱炎瘫痪在床,父母务农且年迈多病,家庭负债累累、生活举步维艰。2015年1月,江口县教育局党组书记陈均波将陈永斌作为因丧失劳动能力无力还款情况,向国家开发银行进行了详尽报告,并帮助他争取到了免予还款处理。

由于家庭的贫困与不幸,陈永斌的妹妹陈永燕,虽然正就读于该县淮阳中学高一(15)班,但是她也陷入无钱上学的困境。陈均波书记获悉后,又帮助陈永燕落实为普高国家助学金资助对象,让她每学期获得了1000元普高国家助学金,并向上级部门争取到2000元资助金,及时帮助她解决了就学困难。

在按照精准扶贫政策之外,江口县还多方渠道筹措资金开展教育扶贫。2015年11月27日,江口县教育局职工杨某联系他的小学同学——温州吉德鞋材有限公司董事长钱忠华等数位同学,共同发起的“合寨村爱心同盟老乡会”,为建设家乡、反哺母校坝盘镇合寨小学进行捐助,共筹集到3.78万元,购买了学生课桌椅130套、教师办公桌椅12套、空调2台、打印机1台捐赠母校。

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推进职教扶贫是江口县教育精准扶贫的又一举措。正在江口鸿源汽车修理厂上班的杨仕峰,于2014年从江口职校汽修专业毕业,他如今每月拿着3700元的工资,一人工资能够一家人用。

江口县职校开办了汽修、旅游、护理、物管等专业,外聘了专业教师,配置了实训室,联办了学校,教学和培训工作开展有声有色。该县副县长刘鸿丽视察该校,看到学校良性发展的喜人局面,高兴地说:“我们县的职业教育就是要走这样顺应时代发展、紧跟社会步伐之路,坚持职教扶贫,继续办出特色专业,培养出合格劳动者,真正实现‘就业一人、致富一家’的目标。”

在江口县职校,职业体验是学生们最喜欢的一项活动,因为这项活动既促进了学生的智力提升,又鼓起了学生的“钱袋子”,让学生还未毕业就能为家庭经济出力,真可谓“双丰收”。据千龙网记者了解,江口职校平均每年约有300名学生参加该项活动,创收资金约200万元,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至今,江口职校已向社会输送合格劳动者12000人,就业率达100%,这些学生均已成为其家庭经济的主要创收者。

山区各县兴教办学不遗余力精准扶贫

“因贫失学、因学致贫”是教育工作中不容忽视的两种现象。贵州江口县教育局局长秦杰在2015年12月召开的全县教育系统扶贫工作会上说:“教育扶贫不是表面文章,需要的是更多的身体力行。我们的工作目标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不让一个孩子因家庭贫困而失学,不让一个家庭因子女入学而致贫!”

近年来,江口县委、县政府提出“小县办大教育、穷县办美教育”战略。2015年年底,在该县脱贫攻坚誓师大会上,江口县委书记袁刚斩钉截铁地表示:“实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全县人民群众的心声,更是我们的使命所在。我们要攻坚克难、锐意改革,务求做到‘应扶尽扶、应脱尽脱’,才不负人民群众之所盼!”

而江口县教育局正以政策扶贫抓落地、资助扶贫求精准、均衡扶贫保公平、质量扶贫促提升、职教扶贫谋致富、产业扶贫助发展6大举措,努力达成“杜绝因贫失学、因学致贫”目标,因地制宜下好教育扶贫这盘棋,助推江口经济社会事业的腾飞。

“在贫困山区,教育事业也要优先发展。”黔东南州丹寨县委书记侯美传告诉千龙网记者,近年来,丹寨县开创全国教育均衡发展新模式,大力实施“教育崛起”工程,建成5所规范性乡镇幼儿园,改扩建36所村级幼儿园,基本解决农村幼儿入园难的问题。丹寨县实施27所学校的校舍改造工程,新建成一所初级中学,撤并薄弱的校点,目前丹寨民族高级中学新校区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

目前,丹寨县在贵州省率先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被授予“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称号;全县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6.76%,2011年,该县被教育部评为“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先进地区”。该县学前3年毛入园率达98.69%,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92.96%。全县小学寄宿率达45%以上,初中寄宿率达81%以上,均高于省定标准。

5年来,丹寨县全县本科以上高考录取率平均为82.88%,高考综合成绩排位稳居全州前列,多次获州“高考成绩突出奖”“高考教学质量提高显著奖”“高考培优突出奖”。该县职业教育以“校企互动、产教融合”为抓手,基本实现了“职教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户”的工作目标,2015年,丹寨县职校成为黔东南州示范学校、省级重点职校。如今,万达职业技术学院又在丹寨县启动建设,将为该县实现职业高等教育的突破打下基础。

2016年1月15日,贵州丹寨县职校一位学生和同学们一起在该县的汉诺威公司车间实习,制作手机配件。(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摄)

2016年1月15日,贵州丹寨县职校一位学生和同学们一起在该县的汉诺威公司车间实习,制作手机配件。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摄

“三区”教育精准扶贫斩断贫困代际传播

近年来,贵州省副省长刘远坤一直分管农业、水利、林业、粮食、扶贫开发、农业综合开发、水库移民安置、国际组织农业合作项目、对口帮扶贵州、夹岩水库建设、烤烟和卷烟生产等工作。由于贵州的农村贫困人口数量是全国第一,扶贫开发就是他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日前,刘远坤副省长在接受千龙网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从贵州层面看,按照国家现行扶贫标准,截止2015年底,预计还有493万农村贫困人口,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人口最深的省份。到2020年,贵州要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任务艰巨繁重。从这个意义上讲,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决战区,同时又是“短板”中的“短板”。

中央明确要求贵州省补好这一“短板”,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都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为此,贵州把大扶贫作为“十三五”的两大战略之一来抓,这是贯彻落实中央部署的一项重要举措。

刘远坤表情凝重地说:“未来5年能否实现同步小康,不拖全国的后腿,我认为,这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重大的政治问题,所以,贵州省委、省政府明确把大扶贫作为‘十三五’贵州最重大的战略来抓,举全省之力坚决打赢脱贫攻坚这场输不起的攻坚战。”

谈起贵州精准扶贫的难点,刘远坤也毫不避讳。他给千龙网记者举例说,当地政府部门将价值几千甚至上万元的公羊送给当地村民喂养,并派出一批技术干部驻村帮扶,等到这些技术干部春节回家过年了,这些村民居然将公羊宰了吃了。当技术干部回来问他们养羊养得怎么样了?村民回答说:“这羊肉味道不错。”因此,贵州扶贫攻坚的难点就是剩下来的这些人,他们都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边远地区,而且都是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群众。

“面对这些群体和现状,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境况,这是难点。”刘远坤认为,剩下来的都是深山区、石山区、边远地区这“三区”人。这些人受教育的程度低,自身素质都比较差,贫困人口数量最大,这就是全党的重中之重、全社会的重中之重,“我们要动员一切力量,动用一切资源,来确保最大数量能够脱贫。”

刘远坤指出,针对“三区”人,“我们可以采取异地扶贫搬迁,尽可能把他们搬到城里来,搬到中心区来”。而针对这些受教育程度比较低的贫困人口,贵州有一项很重要的措施,即凡是在2015年底623万贫困人口中涉及的14.6万小孩,他们从小学到大学,由政府全包了,不让贫困人口的小孩上学花一分钱,这是从下一代开始,就不再让受教育成为贫困代际传递的因素。(文/摄 千龙网记者 于振华)

记者手记:

这是我近年来最难写的一篇深度报道,因为在描写贵州“三区”贫困学生们的人生经历时,他们命运多舛令我数次忍不住抽泣、直至泣不成声,而无法正常地敲击键盘继续写下去……但是,我还是要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坚持把他们的故事写完,尤其是把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关怀和帮助的故事写完——因为扶贫是整个人类都要共同面对的问题,而中国共产党在建国不到67年里,领导13亿人口的大国让6.6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致富。这是一个世界奇迹。

对于中国来说,通过扶贫,我们可以总结出两条基本经验:一是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要消灭贫困、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社会主义就是要共同富裕。二是只有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领导中国人民艰苦奋斗,才能带领全国人民脱贫致富,才能让中国人民增加道路自信——更加坚定不移地跟党走社会主义道路,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

责任编辑:张林桐(QJ0022)  作者:于振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