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党员精彩故事]刘华苏:记述新四军革命史 唤起党员奉献精神

2016-07-18 16: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为北京党史宣传月的重点活动,少将刘华苏以主题为《奉献——共产党人永恒的品格》的演讲拉开了“将军讲党史”系列讲座的帷幕。刘华苏现任北京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对新四军的革命历史可谓如数家珍。千龙网记者对话刘华苏,讲述一群忠于理想、不畏牺牲的新四军战士的故事。

千龙网记者:在“将军讲党史”的首场讲座中,您的演讲题目是《奉献——共产党人永恒的品格》。为什么选择了“奉献”这一主题?

刘华苏:对每个党员来说,最熟悉的可能就是入党誓词。入党誓词在不同年代有不同表述,但有两句是一以贯之的,即“牺牲个人(牺牲一切)”和“永不叛党”。

开国上将李聚奎,1928年7月参加平江起义,8月加入共产党,12月上了井冈山。初上井冈山时,朱德给官兵们训话:“当红军要有三条,一不要钱,二不要命,三不要家,有了这三条才能当好红军。”“三不要”的中心意思,是干革命要准备牺牲个人的一切。六句入党誓词和朱老总的话,李聚奎记了一辈子。

对我们今天的党员来说,也需要时时提醒自己不忘“奉献”精神。

千龙网记者:您是北京新四军研究会的成员,很多人会疑惑,新四军的活动范围基本在南方,为什么会在北京成立这样一个学会?

刘华苏:我们有很多新四军的老同事现在在北京工作和生活,年龄最大的已经103岁了。成立新四军研究会,既是利用这些珍贵的资源,也是尽我们的努力来为还原历史做点贡献。

千龙网记者:在新四军众多的革命先辈中,让您感触最深的有哪些?

刘华苏:新四军中有很多娃娃兵,在国难当头、民族危亡的关头,他们用柔弱的肩膀担起救国的责任。

我们有一张研究会老同志留存下来的老照片。照片上是一位小战士,来自新四军1师3旅7团2营,名叫王桂林。在残酷的反“扫荡”战斗中,他在与鬼子拼刺刀时英勇牺牲了。

还有一位小战士张一阳。他是我党早期领导人张太雷烈士之子,父亲牺牲的时候他只有4岁。张一阳不满16岁就参加了新四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我党决定保护这些烈士遗孤,想把他们转移到江北安全地区。但张一阳说,自己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要跟战友在一起,坚持不肯走。皖南事变,他在激战中被俘,被押解到上饶集中营。

在集中营那种非人的条件下,张一阳染上回归高热病。特务得知他是张太雷的儿子后,一手拿着特效药,一手举着“悔过书”进行诱降。他始终坚贞不屈,最后被折磨致死,牺牲的时候还不满18岁。临终前,他把自己的头发和指甲剪下来,包在一起交给难友,说:“如果你们能出去,把这些交给我的姐姐。”他姐姐如今还健在,叫张西蕾。但遗憾的是,张一阳的遗物在苏北反扫荡中遗失,没能保留下来。

千龙网记者:像张一阳这样,一家人为革命奉献的战士,在新四军中也不是个例。

刘华苏:是的。新四军中还有一对革命伴侣,周山和施奇。和张一阳同样,施奇在皖南事变中不幸被俘,被关押在上饶集中营。期间,来探望她的战友准备带她越狱,但她以不能拖累战友为由拒绝了。她托付战友转告党组织,至死心也想着党,但却不让战友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周山。为了寄托对恋人的思念,施奇在狱中化名“周琳”。

1942年6月8日深夜,施奇被敌人活埋于上饶集中营雷公山麓,牺牲时年仅23岁。

施奇牺牲4年后,1946年11月24日,时任苏中区社会部部长的周山在反“清剿”斗爭中,为了掩护同志和群众转移,被敌人重重包围,他打光了手中的子弹,纵身跳入大河,献出了29岁的生命。当地政府和人民为了纪念他,把他牺牲的地方命名为周山区,也就是现在的江苏省高邮市周山镇,设立了周山烈士纪念碑。

千龙网记者:新四军长期在南方战斗,靠近南洋,也得到了很多华侨的支持。能给我们讲讲那段历史吗?

刘华苏:我举一个例子,华侨兵陈子谷。他1938年参加新四军。1940年1月以叶挺军长秘书的名义,赴泰国为新四军募捐。回国后将继承的遗产20万法币及募捐所得的6万法币全部交给新四军,解决了全军两个多月的军饷和军部的冬装,而他自己过着与战士们一样,每月只有3元5角薪贴的简朴生活。

1941年,陈子谷在皖南事变中被俘,在上饶集中营里遭受严刑拷打,始终英勇不屈。后来转移到茅家岭监狱,组织了茅家岭暴动。越狱后,他辗转到上海寻找党组织,认识了地下党成员张雁并结婚。岳父提出给他们10万元,希望他们留在上海谋生。但夫妻二人放弃富裕的生活,同返抗日队伍。

1956年,陈子谷任北京地质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期间,将泰国家中寄来的近4万元人民币,作为党费上交给党组织。陈子谷和张雁的子女现在还生活在北京,他们住的,也就是四五十平方米的一室一厅。

叶挺曾称赞陈子谷是“富贵于我如浮云的爱国赤子”,可以说,他的一生都无愧于这句话。

千龙网记者我们了解到,新四军里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就是日本兵。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刘华苏:在真理光辉的感召下,昔日的日本鬼子转变为新四军中的日本战友。他们成立了反战同盟,向日本军队宣传和平,有些甚至直接参加抗日战斗。

1944年3月,新四军发起车桥战役,新四军战士、中国共产党党员、日本反战同盟苏中支部宣传委员松野觉,拿着铁皮做的喇叭,到距离日军营地30米的地方喊话,后来直接拿起枪投入战斗,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6岁。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夕,松野觉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二批抗日英烈群体名录》。

新四军中的日本炮兵教官日向胜,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归国。后来,他每次来华,都要看望自己的老首长张藩将军。张藩将军去世后,他还专门到张家的墓地凭吊。

这些也充分说明,抗日战争是正义的,侵略不得人心。(文/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责任编辑:王丹(QJ0014)  作者:马文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