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精彩故事]曹钊:老民警的无悔人生

2016-07-01 16:3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7月1日讯(记者 张利涛)眉眼慈祥、精神矍铄,这是年过六旬的民警曹钊给千龙网记者的第一印象。熟悉的人,都喜欢喊他一声“老曹”。

14岁时,曹钊和父亲一起从北京下放到江西峡江县,他以为自己一辈子就是农民了。上世纪70年代,父子返城,曹钊加入了地质队,天南地北地跑。80年代,老曹回到年迈的父亲身边,入职公安,先是在里面当司机,后又调入缉毒处,直到快50岁时,他才真正来到中关村西区派出所做侦破工作。

正在办案的曹钊。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正在办案的曹钊。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成名战:从无照游商到摸清盗版盘的产供销模式

2004年年底,所长找到他,“老曹,最近中关村地区压缩盘卖得挺凶,你觉得该怎么管管?”

所长的这番问话让连电脑都不太会用的曹钊一头雾水:什么是压缩盘?寻思半天才恍然大悟,就是街头孕妇或抱小孩的妇女兜售的盗版光盘吧?

调查了几天,曹钊发现因为卖盘妇女都处在孕期或哺乳期,即使将其抓获也很难依法处理。而且,这些妇女一般随身只带四五张光盘,涉案数量也不达起刑点。不过,细心的曹钊了解到她们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取的货——辖区一所大学附近的一个拆迁工地。

曹钊先从外围观察了一下工地,发现附近一所大学里的一座水塔是非常好的蹲守地点。经沟通,校方同意曹钊带领专案组在此监视。但很快,曹钊又发现了问题,人一走到外面就会暴露,只能用摄像机透过水塔窗户监视。这样一来,自己的吃喝拉撒就只能被“囚”在水塔里。

大冬天的,啃着干面包,水塔里又冷又臭,但必须从早晨7点干到晚上7点。这种日子,曹钊忍了40天。

其间他发现,每天8点,都有一男子骑着摩托车在工地里转悠,途中不时有人会塞给他一些纸条。

半小时之后,男子离去。再过十分钟,一辆汽车开进工地,“哐哐”扔下两个大包装箱后立即调头开走。曹钊由此判断,骑摩托车的男子负责收集“下线”所需的光盘种类和数量,汽车则按需送货。

经过一番缜密侦查,曹钊发现摩托车男收完纸条后就到银行向广东汇款订货,货物以服装的名义通过物流送到北沙滩,男子取货后,先送回自己在朝阳的暂住地,然后雇黑车向附近的工地等“网点”投放。

“这是警方首次从无照游商查起,摸清了盗版盘的产供销模式。”曹钊说,当时抓获摩托车男李某后,起获了七万多张盗版光盘。

曹钊正在仔细研究对比正版和盗版U盘的差异。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曹钊正在仔细研究对比正版和盗版U盘的差异。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代表作:历时半年查获一起盗版微软软件案

2015年,由于盗版微软软件的案件层出不穷,曹钊又跟假微软较上了劲。

他先到微软公司了解正版软件的价格、防伪标识等信息,然后就开始整天在中关村各大电子商城转。看似漫不经心的闲逛,其实,老曹的眼睛和耳朵一刻也没闲——紧盯柜台标价,竖耳监听商户向顾客的报价。

“有货,400元一套。你要多少?”某商户的这句话,吸引住了老曹的脚步。

他盘算着:400元的价格跟正版一千多元的标价可差远了。肯定是盗版!还问要多少,看来他手里还有不少货啊。

就此,老曹就盯上了这个商户。

终于有一次,商户带着顾客到仓库取货,老曹紧随其后,远远观瞧。只见商户抱出一箱盗版微软系统软件,数量绝对够立案了。但老曹没有动手,他分析这个商户顶多算是分销商,其背后应该还有供货商。

“和其他犯罪不同,售假是个小圈子,如果警方贸然抓人,就可能‘惊’了整个链条,必须要有耐心。”老曹说道。

于是,他跟踪这个商户将近半年后,终于查到最高层供货商是一个叫商某的中年男子。

正在工作中的曹钊。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正在工作中的曹钊。北京市公安局供图

2015年7月,商某到丰台大红门取货时被老曹抓了个正着,当场起获盗版微软4000多套,假微软标识36万枚及货款五万多元。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2015年,海淀分局成立了“曹钊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共有五人,是名副其实的高龄探组,曹钊岁数最大,相对年轻的民警也已40多岁。

他们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共同爱好——把正品和假货混在一起“玩”,还经常比赛,看谁能最先分辨出正品!

“盗版软件是最好的教材。我可能不懂上面的英文意思,但仔细观察字母大小、包装颜色,就能判断其真假。”老曹道出他多年的“常胜秘诀”。

这个高龄探组每年每人抓获犯罪嫌疑人平均都在17人以上,案值累计数额达数千万元。

如今,年逾六旬的老曹虽然已经退休,但是他依然坚守在岗位,悉心经营着工作室,利用自己的经验,指导探组破案抓贼,继续发挥着一个老共产党员的余热。

责任编辑:张林桐(QJ0022)  作者:张利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