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三城生活

2015-10-26 17:29

打印 放大 缩小

文/千龙网记者 秦胜南 马文娟 张志兴

我想有个家,让心安居

京津冀协同发展成为国家重大发展目标,三座城市希冀通过这样一个大行动,来改善环境、发展经济、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三地的百姓期待着,也正在逐渐感受到协同发展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改变。

自从知道要京津冀协同发展后,工作在北京的河北人张华是期待而兴奋的。5年的北京、河北的双城生活,已经让她有些无奈,有些尴尬,她希望早一天全家团圆。

图片来自网络 

北京——忙碌的工作 孤寂的生活

工作在北京:重复、准确、忙碌

9月的清晨,太阳已经没有那么早出现在天空了。

5:30  熟悉的手机闹铃叫醒了耳朵,在北京工作的张华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今天睡得比较沉,大部分时候,张华都是到了那个点就自己醒了。穿衣、洗漱、上厕所,完成了这一套动作后,轻声关上屋门,因为是合租,怕打扰到室友。五年的早班,让她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论寒暑,她几乎没有迟到过。

5:45  出门,空气略凉,张华加了一件薄薄的毛衣。“这个天儿对于我们这种上早班的人来说,穿衣服很麻烦。”因为早班是从6点30分到下午3点30分,所以早上毛衣、中午短袖,让她得随时为自己准备好适合两种温度的衣服。

6:20  准时到公司,打卡、开电脑、接上一杯温开水,又是一套习惯性动作。每天早上是张华最忙的时候,因为做的是媒体行业,早上更新最新信息让张华顾不上交谈。

8:00  工作告一段落,这也是张华比较轻松的时候,因为可以毫无顾忌地吃上一顿美味的早餐。“早上多吃点不用担心发胖。”张华选择了一家常去的早餐店,一份粥、一根油条、一个鸡蛋,一个包子,10分钟匆匆吃完,就得赶紧回去接着上班。

7年前,家住河北衡水的张华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硕士研究生,2010年毕业后,想都没有想就留在了北京。“一是北京好找工作,二是家人觉得在京工作有面子。”这就是张华选择留京的最朴素的想法,从此,她便开始了北京、河北的双城生活。不过,这让现在的张华有些后悔。

生活在北京——尴尬、孤独、焦虑

在南二环一个老旧的小区里,张华已经住了5年,毕业的时候,她没有通过中介,直接找到了一对老夫妇的房子,做起了二房东。“当时我租下来整套房只有3200元,现在涨到了4500元,我那个次卧的房租也由之前的700元涨到了1000元。不过在南二环,这个价格算是很低。”

三室一厅,是现在张华在北京的家,不过,只有一个次卧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空间。在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摆着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桌子。“没有电视,电脑也坏了,唯一的娱乐工具就是手机,这个夏天房东为我们装了空调,再也不会出现起床的时候像躺在游泳池的情况了。”张华笑了笑。

作为二房东,愁的就是找合租伙伴,这几年来,她经历的室友一拨又一拨,有习惯好的,也有不太顾及他人感受回来很晚,动静还很大的。“因为我一直上早班,所以晚上10点多就睡了,但是有的人加班很晚,半夜12点回来也是常有的事儿,我睡觉轻,被吵醒就很难睡着。”

前几天,住在主卧室的室友又是夜里12点才回家,回家后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张华被吵醒了,她知道得赶紧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闭上眼深呼吸,继续睡觉。十分钟以后,就在张华房间隔壁的卫生间内又传出“哐哐”的声音,张华知道,肯定又是那位室友半夜洗衣服,把铁盆碰到地上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6回了,跟她说了好多遍。怎么合租会面临这么多的不愉快!”张华告诉记者,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很多次她都想合同到期后绝对不再租给这个室友。但真的到了租期满的时候,张华最担心室友的离去。“谁来跟我合租,房租减半,水电全免……”在张华的微信朋友圈里,记者看到了去年10月她发布的信息。

“我跟房东签订的合同是每年的11月到期,现在我就得问室友们要不要续租”。她害怕室友离去,尽管她对室友也有些意见。去年11月,另外一个次卧的小姑娘没有和我再续租,“她人特好,没有那么多事,做事动作很轻,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如果今年有人离去,她就得在网上寻找新的室友。“得找靠谱的女孩,而且还是提前找,要是10月份找不到新室友,11月份空房间的租金就得她自己承担。”

每年有室友退房的时候,她就会惆怅好长时间,怕找不到新的室友,更怕新室友不好相处。“那段时间我都不能再回河北老家,因为有人来看房。我连休5天的时候就只能在北京等着,那个时候是最难熬的。”

随着年纪的增长,同学们都差不多结婚生子了,而她本来就不太社交,所以很少有朋友找她逛街、聊天。“本来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今年也生了孩子,当妈妈的一忙就不能陪我了。而且我周末都在上班,只有周一至周五能休息,很少能约到朋友。”目前,她依旧单身,“周末一直上班,跟同学时间上合不来,哪有时间约会”。

“毕业那会儿没有考虑找一个解决户口的工作,现在太后悔了,如果当时考虑一下家里的工作,也许过得比现在好。”张华有些惆怅,同学大都找了一份有户口的工作,虽然没有户口也能买房买车,但户口对于一个在京漂泊的人来说太重要了。没有户口、没有婚姻、没有房子,这是30岁张华的现状,尽管工作单位听起来还算体面,但是内心的孤独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河北——心的归宿,却没有事业的方向

“河北是我的家,两周就要回去一趟”

“为什么一直上早班?因为能多回家。”张华说。

张华告诉记者,她们公司有早班、晚班、白班,但是她只愿意选择早班,连上9天早班就可以休息5天,这样我就能回河北老家了。对于张华来说,早班制最合适她这种家在河北又没有恋爱的人了。五年来,她过着北京、河北衡水的双城生活。一个月中有一小半的时间都能回家住,让她觉得生活不再那么孤单枯燥。

从北京坐火车到河北衡水,路程274公里,3个小时左右可到达。没有动车、没有高铁。每周日下午3点半下了班,张华就拎着小包往北京西站赶,“除了暑运、春运,基本能买到坐票,所以回家的路上也不觉得很难熬”。下了火车,哥哥或者爸爸就会骑自行车到车站接她,家离车站不远,一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回家时正好吃妈妈做的美味晚餐。

这种生活,让张华很开心,爱说爱笑的妈妈、哥哥家两个调皮可爱的孩子,让她在河北衡水老家的生活忙碌而充实。

张华的妈妈退休以后,就在小区里开了间小卖部,店面不大,每个月挣的钱也能管住一家吃喝。爸爸因为身体不好,所以退休以后就是买买菜、做做饭,出去溜溜弯。哥哥和嫂子白天要上班,9岁和3岁的两个侄女都是跟着张华妈妈在小卖部里长大的。

“我一回到家,我妈就轻松了,她可以趁着这个时间进点货,专心打理一下小卖部的生意。”在河北的这一段时间,她的任务就是为家人做饭、看小侄女,给大侄女辅导作业。“小侄女刚刚送到幼儿园,所以最近回家就轻松了点,不过也特别舍不得,家里没有了玩伴儿,我一个人在家就觉得好难熬。”

“我,30岁,多次在河北相亲,至今未恋爱”

尽管家里的小卖部就在小区里,但张华很少去那里。“每次去,小区里的阿姨就会问有没有对象,然后就开始不停地说该找对象了,不能挑这挑那了,我一听这些头都要炸了,我何尝不想找对象!”

张华告诉记者,她的姨妈、舅舅、妈妈的朋友都在河北给她介绍过男友,有的见了一面就“默契”地没有问对方要电话,有的是互相看上了,但是工作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双方都没有辞职去对方城市的意愿。

“找个投缘的太难了。”张华说。

令她最难受的是,偶尔介绍人介绍的对象会让她有些自卑。她的朋友圈这样写道:“相亲这种事的价值就在于,当你看见相亲对象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在介绍人眼中是个什么形象了。”

很多时候,张华都不愿去相亲,也不愿意去想爱情这事儿,因为在北京工作忙碌,回河北依然充实。

河北的生活充满了家庭的乐趣,7口之家住在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温馨幸福。“我妈心疼我,给我在衡水买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今年也刚刚装修好,可能她心里也想着我如果实在不愿意在京呆,就回家。”

张华的妈妈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也不愿意给孩子压力,非常尊重张华的意见,他们母女的关系非常好。如果张华休假没有回家,张华妈妈就会打电话给她。“我妈就会说很想我,有时候我刚到北京,我妈就要跟我视频聊天,她现在上了年纪越来越离不开我。”

“我妈有时候也会说一句让我回来工作,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一提出回河北,妈妈就会觉得我没出息。”张华说,在妈妈眼里,女儿读到名牌硕士又能在北京有个好工作,非常给妈妈争光,她的那些阿姨也认为她在北京生活过得光鲜亮丽。

双城生活——理想与现实交错 仍将继续 

无奈,落寞,但还要继续漂并奋斗着

一直就在北京漂,没房子、没车子,30岁了还要跟别人同在一个屋檐下,说话不敢大声,晚上没有好的休息环境,一个人的晚饭不是麻辣烫就是米线、面条,生病了没有人照顾,遇到难事了没有人商量,这就是北京的张华。

“只有回到河北,才有家的感觉。”张华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伤感,也有些不好意思。同学大都结婚生子,30岁还没有结婚,对于女孩子来说是得着急了。她也由之前的幻想恋爱变成现在的不愿意恋爱,过惯了这种生活,用她的话说:“挺好!”

那为什么不回河北工作?记者问到这个问题时,一开始张华是不想回答的,因为在她看来这是一个令她伤感的回忆。“文科在地方不好找工作,我没有什么关系背景,也考了几次公务员,初试都没有过。”在张华看来,名牌大学文科硕士研究生,省公务员的初试几次都没有过,这是让她不愿为人知的事情。

衡水这个城市很小,没有太多的工作机会,大公司少,留在衡水的同学现在大都有个一官半职,要不就是嫁得好,做全职太太。“我当时风光地考出去了,结果回来没有工作或者工作不如他们,我还有家人的脸面何在?”

张华的这些话,是许许多多北漂的心声。张华说,她认识的一个老乡张宇,八年前就来到北京,在南五环近六环租了一间一百平方米的房子,前年她和朋友们去找张宇玩的时候,才发现这个2年前月租仅有700元的屋子就像个大仓库,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仅有一张床和桌子,以及一些简单的家具。

张华告诉记者,张宇去年回老家了,自己多少也受到了打击。张宇在北京熬了这么多年,他的父亲是河北一个县里的官员,也有能力安排工作,但是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几年来再苦没有动摇过。可能到了该结婚的年纪,而张宇每个月的工资不到四千,让他最终向现实屈服,“我不知道哪天也会屈服”。

上周五的中午,回到河北老家的张华一口气吃了4个妈妈蒸的包子。“特别好吃,中午吃饱了晚上就不用吃了。”吃完包子,妈妈让她带几个回京,她没有带。“我住的这个地方没有冰箱,带回来就坏了。”

北京——河北、河北——北京,每次都是开心而去,伤感而归,“许多次我都是哭着回来的,尽管已经30岁,但少女般的多愁善感依然没有褪去”。

今年夏天,张华妈妈带着侄女来到北京玩了一周。“虽然北京河北这么近,但妈妈很少来,她们走了之后,我一天都没有缓过神来,甚至对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些恐惧,我也想在这里有个家,能把妈妈爸爸接过来住,一起享受北京的公共资源,逛公园,吃美食,可我没有这个能力,一个月六七千元的工资想在北京买房太遥远。”

张华一直在努力实现这个目标,她吃饭基本都在公司食堂,有饭补,回家后一顿饭也只是十几元,因为减肥,晚上经常不吃晚饭,加上一个月千元的租金,她每个月可以存上四五千。“我不怎么买衣服,买也是去优衣库这样的稍微平价一点的店去,同事朋友总是说我不打扮穿衣怎么能找到好对象,可他们不知道我是想攒钱给自己在京买套房子。”

去年夏天,张华报了驾校,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拿到了驾照。因为今年纳税就满五年了,她可以买辆车了,“每次回家都要挤火车,我也想买辆经济型小车,这样我妈来京也方便,我回河北也方便。”

在张华看来,离开北京回到河北生活工作可能很不现实,继续过着双城的生活才是今后她要继续的路。

京津冀协同发展 心中的新希望

图片来自网络 

日前,中新网发布一篇文章,河北省衡水市人民政府市长杨慧在河北衡水湖国际商务洽谈会开幕式暨京津冀协同发展重点项目签约仪式上称,京衡客专有望列入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专项规划及国家高速铁路干线等相关规划。

“京衡客专”让衡水与北京的交通时间缩短,将来引进新的项目也会为当地百姓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张华知道这个消息后,心里有些小激动。“京津冀取消漫游,就让我觉得和家人的距离又拉近了。如果交通更便利,以后我回家就会更方便,可能那个时候找个在衡水工作的对象也不会觉得困难。”

“京津冀肯定会带动衡水的发展,如果将来有大型公司入驻,我也会及时关注信息,回家应聘,现在还是先等待机会吧,感情的事在我看来不重要,如果能回到衡水有个很好的工作,我就不留恋这里的生活了。”张华告诉记者,去年她的一个同事因为找到了老家的好工作,毫不留恋地回了家,如果她有这样的机会,也会这样。

“我现在就盼着京津冀便民的成果赶紧显现,说实话现在还没有体验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惠,发展也需要时间,这个我能理解,我还是希望这个时间再快一些吧……”  

记者手记:

没有勇气在京换工作,没有勇气辞职回河北工作,这就是30岁的张华目前的心态,在记者看来,有这种心态的北京外地人不少,尤其是80后,大都还没有在京站稳脚跟,面临着买房、养家、照顾父母的重任。

今年的7月份,张华30岁生日,当天她和两个要好的同事一起吃她很爱吃但不经常吃的鱼火锅,但她没有告诉两个同事她那天过生日,因为在她看来,30岁就是人生的一个门槛,30岁之后对于女孩子来说意味着更难找对象,因此她不想让任何人提起她的年龄,只是默默地和同事吃了饭,自己从心里庆祝了一下。

记者听到这以后,有些为她心酸,她的生活状态与北京万千北漂一样,有对生活美好的憧憬,也有梦想难以落地的无奈。张华对记者说的最多的就是这辈子可能就这样在北京孤独终老,“等攒够了钱就买个小点的房子,现在我也就这点目标了”。

对婚姻不抱幻想,起早贪黑打拼只为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小房。当记者试图给张华慰藉,却发现对于经济基础薄弱、人脉关系稀少的北漂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满足基本生存,而后才是有更多的精神追求。对于“张华”们,想要改变除了自己努力工作以外,就是寄希望于京津冀协协同发展带来的交通、经济的发展。

“也许今后交通方便了,我可以白天北京挣钱,晚上一小时就到河北的家中,这样找个河北人结婚生子也行。也许将来河北经济发展了,有更多知名企业,我也可以在那里谋求职位。”张华说,现在的她只能走一步说一步……

资源平衡内心才有归属感

轨道交通网络日渐完善,通讯漫游费用取消,北京非首都功能向天津河北疏散,让京津冀三省市成为有机整体。几年前还是一句猜想的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如今正切实发生着。

根据对三省市的发展定位,北京市为“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天津市打造“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河北省是“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抛却宏观层面的政策和规划,对于生活在三地的普通百姓来说,京津冀一体化,究竟带来了哪些变化?还有哪些他们希望发生的变化?

没有归属感的双城生活

每天早上8:00,张一新总是第一个到达办公室。公司实行8小时弹性工作制,8点打卡的话,下午4点他就可以下班,错开回程的晚高峰。

家在东北、燕郊置业、北京工作,张一新是潮白河畔30万跨省北漂的一个缩影。大学毕业之后,他留在了北京,一直从事美术设计类工作。2012年,在燕郊贷款买下了现在的房子,并把父母从东北老家接了过来。

住着三居的大房子,用着先进的密码锁,亲自精心装修布置,但每日往返于潮白河两岸的路上,张一新还是时不时会有一丝疑惑:自己真的就在这里安家了吗?

每天上班,交通是张一新最头疼的事。814路从燕郊上上城直达大北窑南,总站就在家门口,但早上6点,站前就会排起长队,人多的时候,40分钟都不一定能挤上去。“北京城里的道路刚刚开始忙碌,燕郊的早高峰已经热闹过一波,城里最繁忙的时候,燕郊已经安静下来了。”现在回忆起开发商“30分钟直达国贸”的广告词,张一新只能报以一声苦笑:“是从天上飞吧?”

张一新的妻子在来广营工作,上班路程更加漫长。心疼媳妇儿挤车辛苦,张一新给她报了燕郊到北五环的班车,单程17元/次,办月卡能够便宜一些。“花销虽然大了许多,但不用再绷着一根弦,还是值得。”

因为是独生子女,买房之后,张一新就把退休的父母接了过来,本意是让他们好好享清福。但父亲送他出了几次门之后,就不肯再多休息,坚持要早上帮他去车站排队。在燕郊,这些清晨就聚集在公交站前,只为换子女多几分钟睡眠的老人也成了一种现象。“本想着一家团圆,现在看,父母可能比在老家更累了,虽然他们总不觉得委屈。”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早在1992年,燕郊已成为河北省的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资料显示,燕郊开发区正在“大力发展以汽车配件业为龙头的现代制造产业,以大型物流和娱乐休闲为龙头的现代服务业,以影视制作、美术动漫为龙头的文化产业”。但对居住在这里的30万跨省上班族来说,这座小镇对他们的意义是“北京的睡城”。不论是房价还是建设,燕郊紧跟着的,都更靠近北京的脉搏。

京津冀一体化概念的提出,北京行政副中心东移,让燕郊又获得了新的关注,这是张一新盼望了许久的事。不过,对他来说,现状始终离想要的生活差了那么一点儿,“最大的问题还是归属感,无论离通州有多近,总归不是北京。”

理想在现实面前越来越薄弱

随着经济交流增多和交通的日渐发达,京津冀三地间的人才流动也越来越频繁,但这种流动,更多的还是从冀到京津的单箭头。

“交通方便了,回家路变得很短,但在北京待久了,想回家扎根,却更难了。”

2011年,范丽大学毕业后来到北京,进入一家杂志社工作,当时她的计划很明确,在北京积累两年工作经验,然后回河北邯郸老家,照顾父母,结婚生子。

四年过去,她的计划并却没能如期进行。两个地方,两种生活,利弊是显而易见的,在家乡,能够照顾日渐年迈的父母,生活、工作都将十分平稳;在北京,一个人打拼,生活节奏快,负担重,但也更丰富,具有更多选择性。

“我觉得更多还是观念和机会的区别。”范丽说,四年时间里,她换了三份工作,每次跳槽,都会回老家休息上一段时间,却发现自己的工作经验越丰富,越难在家乡找到合适的位置。“我做了一年旅游资讯、两年娱乐新闻,而这种环境在北京才有,回老家的话只能转行,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

经济条件逐渐好转也是促使她留下的另一个原因。刚刚毕业时,范丽在五道口以500元/月的价格租了个床位,一个房间里住8个人,上下铺,比大学宿舍还挤;现在2100元/月的主卧房间,虽然仍是与人合租,但至少有了自己的空间。

在范丽身边,有在北京坚持过,但最终回到了家乡的朋友。“生活环境改变了,关注的地方也就不同了。大学毕业之后,我是和最好的朋友一起来的北京,她像预期的那样回了老家,进入一家事业单位,结婚后当了全职妈妈。我们都喜欢文艺,以前就算很穷,每个月也会省出那么点钱去看戏、看展览、看演出。但是现在,很难找到能聊下去的话题了,特别无奈。”

也正是因此,范丽说,虽然切身感受到了交通、通讯等方面的改变,但这对普通百姓来说,京津冀一体化仍是一个相对遥远的名词,起码在她的感受中,家乡、北京,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成为有机整体的程度。“虽然关注的并不多,不可能要求每个地方的经济文化都并重发展,但我认为有一点应该相同,就是为人的发展和我们切身的生活提供更多可能性。”

失衡何时可以变为平衡

来自天津的网友@“果果黄”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他曾有数年严重的抑郁史。国企铁饭碗,有着让人羡慕的好工作,却因抑郁症难以与同事正常交流,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参与了目前国内最大的抑郁症帮扶组织。

来自全国各地的抑郁症患者聚集起来,互相帮助、互相慰藉,但依靠网络上的关怀还远远不够,线下的读书会、踏青等等成了他们重建和谐人际关系以及健康的爱的重要途径。由于总部和主要负责人都在北京,他们的线下活动基本也只在北京进行。

由于距离近,@果果黄也经常会来北京参加活动。每当他觉得自己“快要出现问题,需要排解”时,就会在活动当天一大早乘坐城际列车赶到北京,下午结束后再回去。在自己的努力和郁友的帮助之下,@果果黄正在逐渐走出来。作为受益者,他很认同这种互助的形式,但苦于天津没有类似的组织。

“需要帮助的不止有我一个人,还有很多人,他们没有勇气或是没有条件走出来。确实,天津离北京很近,想要来这里参与也很容易,但是,不同地区人们的接受程度不一样。就全国整体来说,资源有些失衡。”

@果果黄说,他认识的一位天津女大学生,正在经历抑郁症最痛苦的阶段,他希望牵头,在天津也组织起类似的互动机制,帮助更多的人走出阴霾。在社会帮扶组织方面,他最大的寄望是,不论是北京与天津,还是与其他地区,这种差距能渐渐弥补,让社会组织资源的失衡变为平衡。

记者手记:

第一次去燕郊是在去年夏天。晚高峰时,大北窑南公交站绵延数百米的长队、一辆接一辆的黑车、燕郊终点站众多的售楼部、夜晚随处可见的大排档,是我对这些跨省上班族生活的第一印象。

张一新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在燕郊买房的人。我们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那时,我的住处离公司只需要走路10分钟,于是,他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我刚刚起床,他到家时,晚下班一小时的我也到家了。

像燕郊这样,地属河北,却离北京一线之隔地方,渐渐脱离了它们原本的定位,成为北漂们的筑巢之地,也是是京津冀三地紧密联系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张一新说,既然已经选择在燕郊安家,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两地的政策“尽量没有差别”。

而对范丽来说,在北京与在家乡,区别不仅仅是经济水平,更多的是经济水平差异带来的文化、观念和社会交往关系差异,这也是阻碍很多在大城市接受教育或工作的人回到家乡扎根的原因。这部分的协调发展,更是与三地人才流动切切相关之事。

我想更多时间陪着家人

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脚步的加快,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的百姓是欢呼雀跃。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有专家称,廊坊将是京津冀一体化的最大受益者。京津冀一体化到底给百姓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带来了哪些好处呢?

家住河北廊坊市区,在北京南三环刘家窑附近一家出版社工作的张晓红女士很有切身体会。今年34岁的张晓红,2005年从河北大学毕业后便来到北京工作,漫漫十年,跨省上班与生活,她的点点滴滴,个人感悟,算是对京津冀一体化的一个注脚。

今年34岁的张晓红,跨省上班已经整整10个年头。图为张晓红。

来回7个小时的十年上班路

2005年刚刚从河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张晓红,和其他大学生一样,对未来的工作和生活充满了憧憬。

张晓红当时之所以选择来北京工作,一是觉得北京是首都,是大城市,就业机会多,工资待遇高;二是因为离家近,回家方便。还不错,没多久,她就在一家出版社找到了一份编辑的工作,一干就是十年。

刚开始的几年,她感觉每天上下班都特别辛苦,特别累。因为她家住在廊坊市区,离北京城区有40多公里远。

据张晓红回忆,当时每天都得五点多起床,快速洗脸刷牙后,就往廊坊的万达广场跑,然后坐上18路公交车,辗转到北京亦庄坐上地铁,在宋家庄站换乘5号线,最终到达刘家窑下车,然后步行到公司。

她说,这一路上得花费她三个半小时。她们公司是上午9点上班,起的早的话,能踩着点到公司打卡,有时候路上堵车,就会迟到,被扣钱。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每天上下班路上花的时间和工作的时间几乎一样多。毕业后,人生就这样一路走来,走出校门的她是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和美丽而催人奋发的梦想,以及对人生的热爱,投入了社会的怀抱。虽然当时很辛苦,但是有工作干,有钱挣,张晓红感觉还是美滋滋的。

后来,家里买了车以后,上班就方便多了。现在她来北京上班,基本都是7点20分才出门,早上她老公开车把她送到亦庄,然后再坐地铁过来,到单位也就是9点多,一般不会迟到。偶尔老公出差的时候,她就拼车到宋家庄或者刘家窑,上班时间也能保证。晚上回去也是,拼车就从刘家窑拼,一个小时到小区门口,不拼车时就坐自己家的车。

当记者问及为何会选择拼车而不坐高铁时,张晓红说,廊坊市区往北京目前还是不太方便,之所以选择拼车,是因为便宜,一次才15元。但是高铁的时间点不合适,而且太贵,坐一次高铁就要花29块钱呢。

据了解,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目前从北京到廊坊开发区已经通公交车了,可以说拉近了两地的距离。但是她还期望北京能往廊坊市区通公交车,像她一样住在市区的很多人上班都享受不到这个福利。

最近,张晓红通过新闻报道得知,目前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正在全力打造“一小时交通圈”,希望以“交通先行”破局,京唐城际、京滨城际有望2015年内开工,廊涿城际、城际铁路联络线也有望2016年开工。此外,廊坊已立项准备修建对接北京的L2轻轨延长线,起点为北京亦庄轻轨站,未来将一站直达廊坊城区。

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甭提有多高兴了,以前她上班路上需要四个多小时,现在需要差不多两个小时,没准以后她也能一小时就能公司。张晓红期盼早日往廊坊通地铁,这样对于她们这种跨省上班的廊坊人就更好了。

希望一体化脚步能再快一点

当谈到在北京工作是否感觉压力很大时,张晓红向记者讲述了一件事。

2009年10月份,自从她休完年假,从苏杭逛了一圈回来之后,她的人生就进入了史上最紧张而忙碌的时刻。有时真的觉得睡觉都是很奢侈的事情,每天都跟同事重复那句做梦般的话:“时间能为我停止片刻吗?”

一开始就是准备出版资格考试,毕业后第一次拿起书本,张晓红想象进入考场的情景,一阵阵畏惧感袭来。但还是硬着头皮突击了一个多月,这段时间白天忙工作,下班回家后看书学习,神经都高度紧张。

幸亏有老公在身边,做她的后勤,洗衣、做饭等一切家务全包,任劳任怨,全力支持她。有了老公这个坚强后盾的支持,接下来的张晓红就是考试工作两头忙。为准备考试工作也给耽误一些,只能加班加点赶上。

不过由于一直处于这种高度紧张和疲劳状态,很多次回到家她都累得浑身酸痛,失眠也日益严重了。还好,那段难熬的日子终于过去了,考试很成功,工作也没落下。

每当张晓红回忆起那段时光,她就感慨万千,真的是累并快乐着,生活很充实、很有意义,有痛苦、煎熬,也有感动与收获。

目前张晓红已经在出版社工作10年了,各项工作业务进行得有条不紊。9点上班,到公司后就开始忙碌,中午12点吃饭,1点上班,然后5点下班,上班期间还算好,没有忙到不可开交的状态。但是说实话,在北京工作肯定不如在廊坊上班那么安逸,“但北京工资高呀,而且我已经适应了这方面的工作习惯。”

最近,张晓红通过媒体报道得知,廊坊将承接北京产业外移。自8月23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印发实施以来,京津冀协同发展由“顶层设计”进入“全面实施”阶段,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角色定位渐趋明朗。

张晓红听说,河北的定位就是承接北京产业输出的角色,并且廊坊市由于地处北京、天津之间,成为收获交通、空港经济利好的重点区域,有望成为“最大受益者”。

当千龙网记者问及有没有打算离开北京回老家工作时,张晓红表示考虑过,她也盼着回去呢,毕竟那样离家近,但就是不知这些企业何时能落地,而且也不知是否有适合她的工作,感觉除非改行,否则很难找到与她对口的工作。

张晓红,这个跨省十年上班的廊坊人,希望京津冀一体化的脚步能快一点,再快一点。她对京津冀一体化充满了期许,最大的期许就是交通更方便,工作机会更多,能让她在家门口上班,关键一点是工资也要提上去,目前廊坊和北京工资差距太大。

记者手记:

张晓红,这个跨省上班十年的廊坊姑娘,在与记者攀谈之中,流露出对北京的热爱之情。正如她所说的一样,北京是首都,大城市,工作机会多。她在北京打拼的十年,收获了很多,增长了见识,增加了社会阅历,扩大了人脉社交圈。

与此同时,她身为燕赵儿女,廊坊人,又对家乡充满了无限的眷恋,毕竟廊坊才是她的根儿。目前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但是她不能守护在孩子身边,看着孩子快乐的成长。这难免让她有点愧疚。

对女儿是这样,对老公也是如此。她是幸运的,有一个很体贴入微的好老公,但是作为妻子的她,不能经常陪伴老公左右,问寒问暖。偶尔她老公去外地出差的时候,她只能通过打电话来关心一下,“在外面出差,注意安全,学会照顾自己的身体。”

张晓红作为一个平凡的人,一个平凡的女人,她何尝不想尽到自己的义务,作为妻子和妈妈的义务。

这几年,她经常关注京津冀一体化的消息和动态,她在生活中也经常留意着一体化给她带来的变化。现在都说北京、天津、河北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越来越像一家人了。在张晓红的心里,也期盼着京津冀一体化的脚步能快一点,因为这样,她离老公和女儿就越近一点。

张晓红告诉记者,假如北京的产业外移到廊坊,比如首钢搬迁到河北唐山一样,她能在廊坊家门口就找到一家不错的工作。这样,她的梦就算实现了,一方面可以和现在一样,能有一份稳定并且薪酬待遇不低的工作,一方面还可以经常陪伴在老公和女儿身边,岂不美哉?

责任编辑:王双(QJ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