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军VS破烂王,电子垃圾出路何在?

2015-10-26 17:1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科技的便利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着人们的生活。除了传统的电视、电冰箱、洗衣机等家用电器,电脑、手机、平板电脑,甚至电子手表、手环等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标配。然而,多数人不曾考虑过的是,这些电子设备寿命用尽之后该怎么办?

今年7月,路透社发布一组被称为“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的照片,对广东汕头贵屿镇采取古老的拆解和焚烧技术拆解电子垃圾进行了直观的展现,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反思。此前,中山大学曾在贵屿镇进行调研,结果发现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这里的地下水已遭重度污染,无法饮用。

在北京,也不乏与贵屿镇类似的地方,著名的电子垃圾村后八家村就是其中之一。

电子垃圾村的失落:2015年春节后,电子垃圾回收市场急转直下

距离中关村五公里,自月泉路与双清路的交叉口向北,道路两侧的景象泾渭分明。路西是高大的公租房、整洁的学校和公园,路东则是由长达数百米的简易围栏围起来的垃圾场。这里是后八家村,曾是北京远近闻名的电子垃圾村。

2009年,中国青年报曾对后八家村做过报道,当时,这里的电子垃圾回收一派红火景象,号称“家家户户都囤着四五十万元的货”。六年之后,情况却大不相同了。在几百米长的路段,聚集了六七家垃圾回收站,每个回收站又由几户共同使用。在这条路上,随时可见堆满各种垃圾的三轮车,挨户进入这些垃圾站卸货。

进入一家堆满网线、电线的垃圾站,询问之后,记者得知,附近专门回收电子垃圾的,只剩下门口的刘月一家。

电子垃圾回收站门口,“回收电脑”的招牌在风里摇摇欲坠。天上下起小雨,刘月从院子里跑出来,把门口的旧电脑和净水器拉到雨棚底下。

路边一辆三轮车停下,车主向刘月推销其刚收来的旧电冰箱,她问了问价格,摇头走开。对刘月来说,现在只剩下整理和收尾工作,她打算干到8月就收手。

最早,后八家村一带就以垃圾回收为生,2000年以后,一些河南信阳人来到这里,靠电子垃圾回收赚了钱,带动起周边的生意,不少人专职做起了电子垃圾回收行当。

刘月是五年前入的行,主要做电脑和手机的回收,一直到2014年,生意都非常好。2015年春节过后,电子垃圾回收市场急转直下,价格跌了四五倍,“过年后就开始赔钱,6月的时候赔了有一两万元。”刘月说,以前电器的零部件,比如光驱等都会被单独拆出来卖,现在,由于价格的下降,都是按斤卖,“跟塑料一样”。

刘月告诉记者,去年,村子里做电子垃圾回收的还有很多家,价格下跌之后,几乎都转了行。如果没有小商贩,电子垃圾的处理该如何进行?刘月对此并不了解:“要是我们都不做了,北京城以后不得堆满电子垃圾了?”

刘月正在清点自己收来的各种废旧电器。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 

回收途径不通畅:垃圾分类有待细化、人的环保意识有待提高

电子垃圾究竟该如何回收和处理?连刘月这样的专业“游击队”都不清楚,更遑论普通的公众了。

事实上,在目前已经实行垃圾分类的小区中,部分电器可投入可回收物桶。在分类标准中,可回收物是指纸类、塑料、玻璃、金属、织物、瓶罐、橡胶、木材、硒鼓废旧电器等。硒鼓是一种铝制基材,多用于打印机。而对于其他电子垃圾,北京市现行的垃圾分类标准中并未体现。

记者在朝阳区弘善家园、劲松社区、东城区永外社区随机对20名居民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影响他们处理电子垃圾的要素中,价格是第一位的,方便是其次,考虑到环保的人较少。

弘善家园的张阿姨告诉记者,淘汰的家用电器,例如洗衣机、电视机、冰箱等,一般优先卖给旧货市场,走街串巷回收电器的小贩依然会偶尔在附近出现;如果实在卖不掉,就扔在楼下的垃圾桶,让收垃圾的人自己来捡。

对于90后小张来说,他需要烦恼的主要是旧电脑、手机等产品。“手机隔一两年就要更新换代,淘汰下来的不一定是坏的,只是跟不上时代了。在我们家,我用完的手机会给爸爸妈妈继续用,他们用坏了也很少卖,就在家里放着,也不占地方。我有部手机已经在家里扔了三年了。”

在多数人看来,报废的电子设备中,大件还是比较好处理的,有时候小件更让人犯难。大学生黄玲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更换一次电子秤和计算器所使用的钮扣锂电池,但小区中没有专门的电池回收点,四处找回收箱又太麻烦,所以在家里放几天后,最终还是和普通垃圾混在一起丢掉了。

不过也有人试图寻找正规的电子垃圾回收途径,但往往苦于周边没有回收点。一位居民告诉记者:“虽然回收企业可以电话预约上门,但不是所有人都了解这种方式。如果在每个街道都能设置一个专业回收点,像快递公司一样,我相信情况会好很多。”

正规回收企业与个体游商的博弈:居民更倾向于回收报价更高者

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2014年,全球产生电子垃圾总量为4180万吨,中国产出量全球第二。

《北京市“十二五”时期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显示,在北京市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产生源上,居民家庭处于主要地位,所占比例约占总产生量的85%。北京市2009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处理率仅为15%,大部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流入二手市场、手工作坊或者外地。

令人无奈的是,无论电子垃圾的市场行情如何,居民都更倾向于将废弃电子产品卖给报价更高的个体商户和小型回收企业,正规的回收企业很难占领足够的市场。

2015年民进关于推动并规范我国电子垃圾处理的两会提案中提到,目前,我国90%以上的电子垃圾是由个体户回收,并由小作坊处理,形成一条年产值千亿元的灰色产业链。与之相对应的是,2014年获得环保部门技术资质认证的104家电子垃圾回收企业,因成本过高、电子垃圾回收量低,导致亏损,无法开工。

此前,我国已出台多部法律规条对电子垃圾处理进行规范管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管理办法》、《电子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中,均对电子垃圾回收处理做出了相关规定。

在后八家村的一家垃圾站,网线、电线等和普通生活垃圾堆在一起。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摄

2008年开始实施的《电子废物污染环境防治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从事拆解、利用、处置电子废物活动的单位(包括个体工商户)应当按照环境保护措施验收的要求,对污染物排放进行日常定期监测。2011年开始实施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规定,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资源综合利用、环境保护、劳动安全和保障人体健康的要求。

那么,占到市场主体地位的个体商户组成的“游击大军”,是否能满足这些标准呢?答案是,很难。他们多数并不具备科学的处理设备,而是以人工焚烧和浓酸提取贵金属的方式来完成拆解。

在广东贵屿,人们采取古老的焚烧和填埋方式来处理电子垃圾,造成地下水污染,严重影响了当地人的身体健康;在后八家村,电子垃圾的堆放和处理与普通生活垃圾并无太大不同,垃圾带来的印记明显地刻在了这条街道上:刘月堆放废旧电脑的位置后面,是一家难以分辨外貌的公共澡堂,每天无数垃圾车经过,一到傍晚,陆续有人踩过地上的沟壑和污水来洗澡,而还没到学龄的孩子们,就在一旁缠绕的电线中玩耍。

“拆解正规军”寻求生存之道:提升回收货量、降低竞争成本

在电子垃圾灰色产业链的挤压下,正规回收企业也要寻找各种各样的方式谋求生存。

2007年4月,北京市规定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报废电子垃圾需无偿交给指定的华星环保公司进行处理。2009年6月,我国推出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电子垃圾的供应量。该政策的实施,从两个方面解决了正规回收企业的困境:一是回收的货量,二是在与游商的价格竞争中增加的成本。

即便是在这期间,电子产品二手市场也并未因此沉寂。2001年就开始从事二手电脑回收的李师傅告诉千龙网记者,那段时间,二手笔记本的价格反而有所提升。原因在于,如果消费者想要购买电脑,以旧换新可以省下三四百元,相比直接购买,不少人选择到旧货市场先淘一台旧的,再拿去家电市场换购新机。因此,以旧换新虽然为正规企业提供了货源,但却并未动摇竞争者的地位。

2012年以旧换新政策结束后,多数居民仍然选择将淘汰的电器卖给二手市场,正规拆解企业“无米下锅”的问题再次出现。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2013年6月15日,在北京市政府支持下,华新绿源推出国内首家电子垃圾回收网站“香蕉皮”,用户可以通过网上预约的方式来进行电子垃圾上门回收。

为了鼓励用户积极性,在香蕉皮网站,每回收一件电子产品可以获得一定积分,用于兑换礼品。例如,交投一台电脑主机可以获得400积分,一台滚筒洗衣机600积分,29英寸以上彩色电视可获得770积分,可兑换的礼品大至家用电器,小至文具。

遗憾的是,上线两年,了解这种“互联网+垃圾”模式的人并不多,香蕉皮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其母公司华新绿源的公开数据显示,自2012年8月28日至2015年7月,该公司处理电子垃圾350万余台,其中,2015年7月单月处理近9万台,平均年处理量超过百万台,较2008年同类企业21万台的年处理量有很大提升。

但是另一方面,据北京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的数据,2014年,北京市三家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利用处置单位共接收各类废弃电器电子产品仅为182.72万台。按照《规划》的预测,到2015年,按拆解处理率50%来计算,全年处理量应为262万台,目前的数字距离目标还有44%的差距。这也意味着,拆解正规军的崛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链接:国外如何处理电子垃圾?

A.欧盟:企业付费

欧盟2005年8月起实施《报废电子电器设备指令》,规定生产商、进口商和经销商负责回收进入欧盟的废弃电子产品;出口欧盟的生产企业,必须支付相当于电子产品价格3%~5%的费用给专业回收公司。

B.德国:免费回收

德国是欧洲最早关注电子垃圾管理的国家,1991年就颁布了《电子废弃物法规》。

2005年8月,德国政府通过《电子和电器法》。规定电器制造商必须承担回收利用废旧电器的义务,消费者免费送还废旧电器。德国负责回收废旧电器的机构是各市区直属的市政企业,保障废旧电器的回收途径通畅。

家用电器如洗衣机、电冰箱、电脑、电熨斗均纳入循环再利用范畴。而手机、电脑键盘、MP3播放器等小家电必须扔到居民楼前的橘黄色专门垃圾桶里。

C.日本:缴纳“回收费”

2001年,日本出台《家用电器回收法》。根据这项法律,日本消费者在丢弃空调、电视、电冰箱等特定的大型家电垃圾时,需要缴纳一定的“回收费”。回收费根据家电的型号、厂商、大小等条件有所不同。

电脑的回收费用采取“随机征收制”,消费者在新购电脑时就要负担回收费用。

小型电子垃圾可以分类成不同垃圾进行处理,或者是送到指定的回收窗口,以便于对垃圾中的资源进行有效的回收再利用。

D.美国:企业开展回收计划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垃圾出产国,同日本一样,美国部分地区也采取了缴纳“回收费”的做法。2005年,加州立法机构通过一项提案,要求顾客在购买新的电脑和电视机时,必须缴纳10美元的“电子垃圾回收费”。加州参议院同年批准《电子废物再生法》,要求电子制造商制定回收计划并提供回收资金。

美国政府、制造商、回收商、公益组织等在各地开展了数百项回收计划,包括苹果、戴尔、惠普在内的一些计算机厂商已经采取了回收旧计算机的措施。(文/摄 千龙网记者 马文娟)

责任编辑:王双(QJ0014)